陈情

哈哈哈!

昨晚半夜睡着了脚痒不停在睡梦中挠,脚心脚背脚趾头挠,迷迷糊糊间痒到难以忍耐,挠破了都。

结果醒了,又不痒了,安然无事。盯着自己一双被挠出血的脚满头问号。

所以……我是做梦梦见自己jio痒????

今天脚破皮了好痛嘶……贴几张创可贴,穿袜子都疼。

昨晚做梦,梦见自己是个干啥啥不会做啥啥赔本的傻姑娘。

我没爹,有娘,我娘出身江南世家,泼辣能干又是个经商天才,后来和家里闹翻了出来做生意还成了江南女首富。可惜好景不长,我娘在我五岁那年挂了。于是偌大的家产落在了我后妈头上。

我小后妈应该……是我娘姘头。年纪不大,只有十四五岁,人生的美艳绝伦精致秀丽,然而婊里婊气,很有手段,把我娘迷得神魂颠倒,撒手人寰后还把所有家产都给她了。

我小后妈一看我这个拖油瓶,冷哼一声,一边涂指甲油,一边给我报了十多个兴趣班。奥数国文洋文物理化学生物琴棋书画,学的我那叫一个生不如死。学不好还不许吃饭,站在墙角罚站。我小后妈特爱拿个藤条看着我写大字练琴跳舞,凶的要死,要是偷懒就...

妈妈˃̣̣̥᷄⌓˂̣̣̥᷅ !

不知道为什么,手痛。整条左手臂肌肉酸痛,连着肩膀。酸痛难忍。打字用的一只手。

晚上回家忘带钥匙,我妈出去吃饭了回不来。没带伞,手机没电。一个人站在雨中里无处躲藏。

心好痛。

【周叶】潜龙在野 20

前几天出去玩了,今天回家了。啊,坐飞机坐的好晕啊。


20


  周泽楷在自己的床上醒了过来,他好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他在自己床边上坐了一会儿,感觉头有点疼,却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卧室外有人敲门,他的江副官拿着一份早饭走了进来,看到一脸瞌睡未醒的周泽楷,甚至笑出声。


  江副官:“小周少帅,真是新奇。您平常不是每天天不亮就起来还要晨练一个时辰的么?一向雷打不动的,今天是怎么?难不成是近日镇压暴乱太累了?”


  周泽楷没有回话,良久,他小小的打了个哈欠。...


【周叶】潜龙在野 19

19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水下的东西似乎被无形的刀刃伤害了。那影子在水中剧烈挣扎,隔着水都能听到它在底下愤怒发狂的咆哮。好像此时对它来说,每一滴水都成了抹了剧毒的刀刃,要置他于死地。


  那怪物怒号一声,直接破水而出,腾云驾雾。过于巨大的身体遮天蔽日,冲着叶秋叶修发出威严的怒吼。


  眼前的巨物,赫然是一条巨龙。拥有着眼、鹿角、嘴、头、腹、掌、爪、鳞、身,无论它原本是什么,如今看上去已然和真龙无异了。


  “哇……”叶修抬头看,开始冷静甩锅,“叶秋,你看,它长得好像你啊...

……总算………

嘻嘻嘻嘿嘿嘿!咳咳,感谢我就不用了你。这都是本master应该做的。

抱着他打滚儿。

【周叶】潜龙在野 18

  18


  自从上古神族共工怒触不周山,水神的精魄化为水灵散尽天下,天下每一滴水每一片沼泽都应水神的怒意蒸腾而起,要灭天下于洪涝之中。上古龙族不得不分化四部,用龙神之力镇压四海,施云布雨安定一方已经是龙王的固有职责。


  西海龙王叶修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当年双龙出世,天生异象,四海欢欣水云蒸腾。如今数千年过去,不老不死的两位龙王各司其职,都成为了一方之主。


  叶修看着他弟弟,仿佛在照镜子。两个人踩在云端,日行千里。


  叶修询问:“这世上还有你搞不定的东西,需要我来出手?”...


太棒了太棒了我晕过去酿总太厉害了我晕过去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