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甜蜜蜜 9

9



  周医生被这样一番话耍了个流氓,丝毫不觉得生气,居然还有些通体舒畅。他耳尖有些红了,觉得长这么大头一次有人给他说流氓土话,又新奇又不好意思。


  他将两人合在一起的手握偷偷紧了些,眼神本撇开一点,又偷偷回过去想看叶修有没有在看他。但叶修却坦然直视着前方,漆黑如墨的眼睛因为太过唐亮澄澈,倒是让一片灯色在他眼底落下金光。


  周泽楷看得心里微乱:“我……我……”


  一句我喜欢你差点脱口而出。却因为不善表达,卡了几下没及时讲出口。


  叶修权当他一个omega害羞的一批,也没打算他能够这么快回应自己。他看着眼前绚烂的旋转木马说:“你知道么,这里原来是一个幼儿园,但是后来搬迁,就给废了。我挺喜欢这儿的,有事儿没事儿就爱在这边上晃悠。”


  周泽楷要说的话停了一下,到是顺着他,听下去了:“为什么?”


  他本以为叶修会说因为这里安静之类的理由,结果却看他十分自豪地叉腰一笑:“因为我和我前任就是在一个幼儿园认识的啊!”


  周泽楷:“……”


  这,这是什么旷世不锈钢直男!


  约会最不能说的一百个话题里,最忌惮的一个——前女友,就这么被这位仁兄坦荡荡的说出来了。


  人美心善气质好有修养的周医生觉得自己应该有涵养,他垂了一下眼,努力把语气里的冷意藏起来,问:“哦。是么。”


  叶修一笑:“是啊,他又漂亮又可爱,我当初见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巴不得每天都见到他。”


  周医生把叶修的手松开了。


  叶修直接又抓了回来,笑意十足的看回去:“当初我还在想,我的初恋长大了一定很不得了。你看这都过去二十年没见了,还和我心里的白月光似得。”


  周泽楷觉得这话有点不对,他头顶问号,问了一句:“你们……那时多大?”


  叶修:“我九岁他五岁啊。”


  周泽楷满心不是滋味,本打算好好说一下叶修这种讲话讲一半的习惯。但是心头突然一跳,似有预感,喉咙里的话硬生生的换了一句:“你那个……幼儿园,在哪?”


  叶修突然觉得这医生还挺关心自己过去感情生涯的。这么在意他还打听他?是不是喜欢他啊?


  叶修回答:“珠星海。原本是我老家,后来我爸工作升职搬走了。怎么了?”


  周泽楷突然感觉到,自己一直以来带在脖子上的项圈因为他的短短一句话,变得分外勒人,甚至紧到呼吸不过来。叶修感觉到他的手陡然一下子变得冰凉,有些奇怪,还以为他哪里突然不舒服。


  虽然自己没见过说病就病的人,但也许人家omega体质娇弱呢?说不定是自己把人家拷久了,疼了还是咋的?


  叶警官心疼拿出钥匙给周医生解开手铐,正打算好好安慰一下。却看到眼前的人死死盯着他,目光复杂极了。


  周泽楷问:“珠星海……叶、小哥哥?”


  他把那个叶字念得很重,像是已经刻在骨子里的一个印记,被硬生生地拆了出来。


  叶修浑然不知,温柔回应:“做什么,周小哥哥?”


  周泽楷深深地看了他最后一眼,或许是童年带来的压力太重,让他此刻心跳如雷,甚至压制不住快要暴露出来的强大信息素。那是只有当alpha的情绪过度激动才会出现的症状。


  叶修看着毫不犹豫转身就离开,似乎在逃避什么的周泽楷,沉默了好半天都百思不得其解的不知道自己又哪里不对了。


  哎,O之心,海底针。


  第二天,叶修在警察局里百无聊赖,没什么精神的看档案。谁都能看出叶警官今天心情不是很好,也没人敢去招惹,怕迎来一箩筐嘲讽垃圾话。


  方锐哼着歌走过,他整天看上去都开开心心的,好似没心没肺。


  叶修看他春光灿烂,对比自己桃花不济,顿时心生一股找茬之意:“锐锐,过来。我有事情派你去做。”


  方锐转身,眼睛亮汪汪:“是什么好事呀?”


  叶修:“去N市出差。根据N市那边的林队长来消息,说他们那里最近要组织一届底下贼王争霸赛。要我们帮忙,好派个外地生面孔进去卧底几天。就你去吧。”


  “……”方锐脸上的开心迟钝了几秒钟,然后收敛了表情,正经的问道,“我怎么去啊?”


  叶修:“坐飞机啊。机票给报销,够意思吧?”


  方锐含恨大喊:“叶队长,不行啊!我不能坐飞机的!”


  叶修皱眉:“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让带易燃易爆物品。”方锐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而我,帅到爆炸。”


  叶修:“……”


  方锐当天就不得不立刻收拾包袱,哭着走人了。他坐的火车,还被特别安排买了硬座票,一路瓜子花生泡面脚臭味。到N市的时候,连那边给他接风洗尘的盐水鸭都闻不出味道了。


  叶修打发走了方锐,这边谁都能看出来他不好惹了。


  魏琛从外面回来,听说老叶心情不好,大发慈悲过去打算安慰安慰他。


  魏琛掏出两包烟:“老叶。来,别再腆着一张臭脸脸了。软中华和芙蓉王你要抽哪个?”


  叶修果然一听就放下了手中的案卷,立刻转过头去看向魏琛的双手中,盯着烟皱眉思虑了好半天。


  叶修:“……不行,我太难以抉择了。”


  魏琛:“快点儿选啊你!”


  叶修点头,伸出手从善如流的把烟接过来:“既然如此,那我就两个一起抽。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当然全都要!”


  不愧是叶修。成年人中的成年人,做事就是有原则和条理。


  魏琛大怒:“那我抽什么啊?”


  叶修充耳未闻。单位禁烟,但是不妨碍他拿出来闻闻过瘾。叶修打开盒子,深吸了一口烟草的清香,深深叹了一口长气。


  魏琛:“你到底怎么了啊?”


  叶修:“你说说看,如何才能追到一个omega呢?”


  魏琛:“这还不简单?送车送房,有几个能在S市的高额房价面前还端得住的?”


  叶修摇头,否认这个肤浅的看法:“他不会要这些的。我看上的人,视金钱如……你。”


  魏琛在叶修手里抢了根烟,狠狠瞪了他一眼:“如果一个omega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不要你的钱,那他们就一定是想要更加珍贵的东西了。”


  叶修来了点兴趣,认真坐直了些:“恩?比如说呢?”


  魏琛一笑,一撩头发,扬了扬自己的下巴:“比如说,颜值。”


  叶修:“……”


  他同事简直没有一个靠谱的。


  不过想来也是。他们兴欣都是一群大光棍,一点恋爱经验都没有。要是能靠谱那公鸡都能下蛋了。


  ……没准真能。走近科学栏目组前不久不就据说还发现,最近鸡也开始有分化ABO的迹象了么?叶修想。


  叶修心想,求人不如求己。山不就我,我便就山。叶警官拿好自己的警官证和配枪,穿好外套打算出门了。


  他轻车熟路的开到医院,停好警车以后就去找人了。


  结果在推开周泽楷诊室门前,就听见里面有些嘈杂,似乎有人正在里面大喊大叫。


  


评论 ( 29 )
热度 ( 340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