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ABO甜蜜蜜 13

13


  叶警官不愧为叶警官。


  能混到他这个等级的alpha,想必是经过大风大浪,混过三教九流,横行黑白两道。所以面对一些突发状况,想必也能云淡风轻坦然面对。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头还有点晕。他努力看了一下房间里,本来还想和电视剧里一样说说好话。然而造化弄人,叶修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自尊心极强的叶警官在宿醉醒了以后,就直接走了。


  叶警官身手出众,就算是腰酸背疼了一晚上,第二天走的时候依旧可以轻手轻脚不惊醒任何人。挥挥衣袖,只留下了床脚的一叠钞票。


  ……对,真的是一叠钞票。


  周医生坐在床上,盯着那叠钞票看了足足两分钟。不可置信的抓了过来,直到看清楚那上面的每一分水印和数字。房间里陷入死寂,唯独存活的男人本来应该是生气的,然而他面色沉稳,一点表情都没露出来。


  周泽楷起床穿衣,虽然动作很平静很稳,但仔细看可以发现他的手背上隐约有了点青筋绷起,一双漂亮的黑眼睛沉道没有反光。


  他穿好衣服,捡起床头那个已经破破烂烂的项圈,带了多年的旧物昨晚还被他用来搞情趣,如今他只深深的凝视了一眼就随手丢进垃圾桶里。再也不看身后满床狼藉,揣着叶修给他的“女票资”,走出了他家开的酒店。


  叶修好歹是知法明法的好警官,当然也知道酒驾的危害。在宿醉酗酒以后,叶警官走的匆忙,居然没开车。周泽楷盯着那辆实为警车的黑色轿车看了一眼,伸手拉了一下门,居然开了。


  鬼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是叶修早上本来想开车,后来因为醉酒头晕放弃了,临走的时候忘了锁车门。


  这辆轿车搭载了警局内线,启动方式除了钥匙以外,也可以用电子密码。周泽楷点开车内的电子屏幕,看到蹦出来的密码框,回想了一下叶修的病历,输入了他的出生日期。


  【系统提示:密码错误】。


  周泽楷深深皱起了眉。随即心头念头一转,莫名的有了些灵感。他修长手指在电子屏幕上方停顿了一下,不太确定以及比较迟疑地输入了一个日期。


  如果没有记错的,那应该是某个混蛋,小时候和他最后见面的那天的日子。


  这次,居然一次通过。


  周泽楷看着警车一下子启动起来,引擎和发动机的声音微微响起。他的手指有些僵硬。


  从早上开始,那种一觉醒来被抛弃冰凉的愤怒,居然被这一行简单的数字密码给默默抚平了。他的眼神有些无奈,轻轻用一次长呼吸代替了叹息。


  叶修没有手机,也不爱用。联系他的方式一般就是警务内线电话和互联网qq。周泽楷点开电子屏幕,看到有个通讯录,本想输入自己的电话号码,却发现已经存在了。


   周泽楷想想就明白,自己作为本市最大医院的医生,电话号码也不难找到。于是他打开通讯录,找到自己的联系方式。然而叶修给他的备注名却是……莉莉周。


  周医生感觉盯着这个备注名看了一会儿,深深皱眉。左右叶修不在这里,他把备注名“莉莉周”三个字给删了,重新键入:老公。


  然后果断上了锁定——禁止更改——确认!


  做完这一切,周泽楷脸不红心不跳,只有耳尖有些红。他握住方向盘,把车往警局方向开。他和叶修,还有很多很多要做的事情,以及要算的账。


  然而当他开车到警察局的时候,却被告知叶警官居然不在。


  唐柔看到眼前这个长得极为英俊的……Alpha,总感觉光凭脸和长相,他就有超越性别的资本,令任何人都沉迷。但是她也只是惊讶了一分钟,立刻就皱眉担忧告知:“是的,你是叶队长他朋友么?他今天……出了点事儿。”


  周泽楷一愣,原本那点想见到叶修兴师问罪的心猛地一下子沉了下去:“他怎么了?”


  唐女警长叹一口气:“……今天东区那个打架斗殴后逃逸纵火贩找到了,叶队长他接到消息以后直接前往案发现场实施抓捕了。然后在追逐罪犯的过程中,被一辆车撞上了……”


  周泽楷足足愣了两秒,感觉全身血液都凉下来了。有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他的心,用尖锐的指甲扎了进去。他一瞬间甚至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脚有些软,甚至站不住。


  他扶了一下墙,接着什么都没管,用自己从未知道的速度转身就跑向医院的方向。


  ……


  被自行车撞了的叶修躺在医院看护室的病床上打点滴,面色红润,眉宇却有些不耐烦,正在用左手拿着一个削了皮的苹果咔擦咔擦吃。


  边上魏琛使劲儿数落他:“你眼睛长在天灵盖上的么?啥也不管就去追犯人!巷子口转弯骑出个折叠儿童自行车都看不见,那俩车轱辘怎么不往你这目中无人的脸上压啊?”


  叶修吃苹果翻了个白眼。他手背上被折叠自行车的金属卡扣划破了,由于那自行车有点生锈,他还是被魏琛大呼小叫的抓到医院打破伤风了。


  叶修想到一件事,突然差点把苹果喷出去:“不行,我得出院!”


  魏琛:“你本来就没住院好么?你把这消炎点滴吊完了给我回去上班!”


  叶修有口难言:“不是!我,我相好在这医院上班呢。到时候见了我,非得弄死我不可。”


  魏琛立刻不怀好意:“好啊,合着你前几天老往医院跑是摸鱼谈恋爱来着啊?扣工资啊我跟你讲。”


 “滚滚滚。总之我现在不能打针了。”说着他居然就要拔针头。“等会万一他见面,我肯定没脸见人了。”


  魏琛按着他:“少废话!医药费交了钱的!给我安心躺着!”


  叶修:“我们单位不是可以报销么?”


  魏琛:“那也不能浪费社会主义纳税人的钱!你的党性呢?你的觉悟呢?你的社会主义公仆心呢!”


  叶修被他强行按着睡了回去,有点想骂人。


  魏琛把他按回床上,安抚道:“没事。不就是你老婆么?让她来就是了,我负责帮你搞定你们之间不和谐的夫妻关系。”然后把被子给他盖脸上了,看架势是要把他直接给闷死。


  叶修刚想揭开,就听见门口一阵脚步声。然后一个分外好听,却焦急不已的声音几乎沙哑的喊道:“叶修!”


  叶修:“……”


  叶警官干脆一动不动开始在被子底下装死。


  周泽楷看到被白被子盖住的叶修,顿时本来没有血色的脸更白了。他似乎都有些站不稳了,眼神都有些涣散。


  魏琛看到这位,比起先发觉第二性别,先被人家出色的外貌惊讶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咳嗽一声,沉了声音:“你好,想必你就是我们队长的家属吧?”


  周泽楷半天说不出话,想上前揭开叶修脸上的被子,手脚却有些无力。


  魏琛深沉了声音十分严肃道:“啊,不必担心,我们队长十分遗憾地还没作古。就是现在受了伤,刚才喂他吃的东西又坏了事儿。总之目前处于昏迷状态,已经食物中毒。”


  周泽楷大脑还有些空白,作为医生,顺着他的话本能地下意识问:“什么食物??”


  魏琛:“什么食物你就别管了。但是一刻钟之内,要是没有一个美若天仙的美人陪他睡觉,他就会立刻毒发爆体而亡。”


  被子里的叶修:“……”


  魏琛十分有深意的拍了拍人家周泽楷的肩膀,冲着病床挤眉弄眼了几下,万分猥琐地走了。


  周泽楷反应了一会儿,走过去用手抓住点滴架上的药看了几眼药名:“……”


  叶修还躲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周泽楷看到他床头吃了一半的苹果,以及整个人被被褥勾勒的轮廓,突然长出了一口气。


  叶修快被闷死了。他心里心乱如麻,昨晚那啥了以后,该清楚的事情都清楚了,彼此隐瞒的事情,以及改想明白的事情。万分头绪涌上心头,才导致他今天早上啥也没想就离开了。


  现在反应过来,一切烦恼的源头就在床边。隔着一层被子都能感觉到人家灼热的视线,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正当叶警官快憋不住,想要露面的时候,已经有人先他一步,把被子一把掀开了。


  叶修还没来得及睁眼,一个吻就落在他唇上。没有深入却冰凉到足以证明亲吻的人,先前到底有多惊魂不定。叶修直接睁开眼睛,和周泽楷视线相接。


  周泽楷直起身来,伸出手摸了一下他的脸,拇指指尖摸索过他的嘴角。


  叶修本来想说很多话的,但是最先问出口的是:“……你干什么好好地突然亲我?”


  周泽楷视线扫了一眼床头吃了一半的苹果,道:“白雪公主,该起床了。”

  


评论 ( 35 )
热度 ( 391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