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ABO甜蜜蜜 14

  14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噗嗤一声笑出声。然后把被子拉上又给自己盖上。


  周泽楷阻止他:“别逃避了。”


  “逃避什么?”叶修看着他,表情有些玩味和复杂,“逃避你隐瞒性别这件事实?”


  周泽楷看着他,突然叹了口气。


  叶修挑眉,觉得他这个态度很有问题,问道:“你叹气干什么?”


  周泽楷看着他,面无表情,“我努力了。”


  叶修一头雾水:“你努力啥了?”


  周泽楷:“成为Omega。”


  叶修满头问号:“……那努力的结果呢??”


  周泽楷的眼神在他身上扫了一下,他的眼睛往下移,虽然目光没有实质,但是那一瞬间,叶修还是感觉到了他的意有所指。自己的腰仔细感受还有些疼,昨夜一切都历历在目,叶某人打死都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有那种无法直视的AA经历。


  然而,这一切都是现实了。


  周泽楷无辜说:“没努力成功。”


  果然,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叶修想:你看,周某人他今天连项圈都不带了,干脆自暴自弃,身上的信息素也不像以前那样故意隐藏了。只要是有心去闻,都能感受到大海一般广阔的气息。这种信息素,绝不可能是一个omega能够拥有的。


  叶修满头长草:“不是啊,我说,你为什么要努力当一个omega啊小周先生?这世上的是有哪个缺德alpha对你做了些什么吗?让你要这样隐瞒排斥拒绝自己的真实性别?”


  周泽楷:“……”


  叶修感觉到周先生的目光毫无机质的落在他身上,并且开始了长久地沉默。


  叶·缺德·alpha·修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什么……意思啊?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周泽楷伸出手抓住了叶修的后脑勺,将他拉着靠近自己。叶修一怔要后退,就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说:“我想和你,在一起。”


  叶修被突如其来的告白弄得茫然了:“啊,那,谢谢啊。”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知道,你对我现在……是什么感觉。但我确定,想和你……在一起。”


  “对于你这种想法,我是很开心没错了。”叶修坐直了些,还没搞明白,“这和我们之前的矛盾有关系么?”


  周泽楷:“你说过,只有omega,才能和你在一起。”


  叶修下意识想反驳,想说自己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下性别观念平等的社会公仆,绝对没有说过这么性别歧视的话。然而对方的目光又十分认真,那双黑黢黢的漂亮眼睛没有杂质,干净漂亮的没有邪念,却满满都是诚心实意。


  ——周泽楷没有撒谎。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


  看到他迟迟想不起来,周泽楷张开嘴报了一串数字,那是叶修车上那串系统密码。在对方一下子瞳孔微微收缩的时候,他分开了一些距离:“在珠星海,我等了你很久。叶小哥哥。”


  叶修有些过于惊讶:“你……是?”


  “你让我做O,我做。”周泽楷轻声道,“你让我等你,我等。你让我娶你。我娶。”


  叶修皱眉质疑:“我什么时候说过?”


  周泽楷伸出手,尽量不碰到他打点滴的那只手,把人温柔的抱住:“你说的,我都答应。你想要的,我都去做。”


  “你看。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周泽楷闭上眼睛,搂住叶修的肩膀,鼻尖埋入他的肩窝,去闻他身上草莓一般隐约存在的清甜酒精味。那是隐藏在医院浓郁消毒药水下的味道,需要很仔细的去寻找。


  叶修也闻到了周泽楷身上的味道。两个Alpha的信息素本来就是反冲的,但是在那大海和空谷幽兰的味道之间,他闻到了一些更明显的味道——血腥味。


  他被周泽楷抱在怀里,微微侧目,就看到人家隐藏在衬衫衣领子下面的后颈上有一个醒目的伤口。那伤口呈现一圈圆形,是一个咬痕,看样子被咬的很重,破皮出血已经凝固结痂了。


  叶修想到了,昨天晚上他好像也是这样,被人抱在怀里,发狠一般的就把人咬的鲜血淋漓。


  他伸出手,摸了一下那块伤口周围的皮肤,似乎已经有点发炎红肿:“……对不起。”


  周泽楷以为叶修在为了当年的事情道歉,其实也没什么好再纠结的。此时他已经可以拥有这个人了,就像是走了一万里,已经到了终途。


  叶修想着一会儿周泽楷给自己上药,还得对着镜子扭头转腰。一想,他就笑了。无声笑了几下,微微叹了一口气。


 他说,“我也真的喜欢你。”时隔多年,无论是经历多少,时间过去多少,他终究会不由自主的爱上同一个人。


  叶修无奈笑道:“我其实也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周泽楷听他说话,呼吸停顿了一会儿。然后开始不敢相信一般,居然开始很神奇的抓字眼。


  ——“我其实也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是什么鬼意思?什么叫其实?听这意思叶修是要发好人卡了么?


  周泽楷分开他:“其实?”


  叶修看着他的脸,以及他微微蹙起来的眉心,努力试图和印象中那个快记不清的雪媚娘团子联想在一起。然而却无果,没有一点依据和照片,能够让他清晰想起周泽楷当年的样子了。


  于是叶直男很天马行空的想,要是以后科技发达了,小周给自己生个孩子,说不定就和当年他小时候差不多吧。


  小周……小小周……


  周某人还在抠字眼,没想到自己在某人眼里已经被色胆包天的臆想怀孕生子。只感觉叶修看着自己的目光十分奇怪,有一点猥琐,又有一点向往,还有一点幸福。


  周泽楷:“怎么了?”


  叶修收回目光,咳嗽一声:“没什么。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是不错。可是我认识你到现在,和你见面都每回都得往医院跑。这也太不吉利了吧?”


  不是他牙疼智齿,就是他送同事急救,还有这次打破伤风点滴。怎么想,这恋爱也谈的都快逼近《战地罗曼史》了。


  周泽楷看他点滴快打完了,按铃叫来了值班护士。


  然后在叶修拔完了针以后,把一把钥匙塞在了他手里。


  叶修一怔:“这是啥?”


  “我家钥匙。”周泽楷看着他,“要和我,同居么?”


  叶修手上还贴着止血胶布,捧着那把钥匙一下子感觉自己和捧了块烙铁一样。他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感觉这发直球太直接了点。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当初叶警官把人家周医生手铐一拷,强行带走约会。大概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被人强行从医院带走,回自己家收拾东西强行同居。叶修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周泽楷打开了自己的操作电子系统,熟练开车。


  叶修突然有了些倔强:“你死心吧。我不会告诉你我家在哪儿的。我非常的有骨气的。”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然后在警车的电子系统上输入搜索,点出了叶修的地址,开始了自动导航。


  叶修:“……”


  车上一时间安静的和空气凝固了一样。车上的导航让车开上了公路,然后左拐右拐,进入了一家高档小区。


  这家小区基本上都是富人,而且都是独栋小洋房别墅。


  当初叶修被调到S市内当警察,他弟弟叶秋大呼小叫,生怕他过得不好,给他买了本市刚开盘最好的楼房,装修好眼巴巴的希望他生活富足。然而叶警官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每天忙于维护社会稳定,一个月三十天有二十八天就是住在警察局里面。


  周泽楷看了一眼叶修,知道他的车子应该也不是警局提供的,而是自己的好车经过警局系统改装,成了他专属的警车。


  叶修手肘靠着车窗撑着头,突然道:“这么多年,我也不止一次地想找到你,然后对你天下第一好。我也曾暗自发过誓,只要你想要,只要我有,我全部都给你。”


  车停在地下车库,面前是一栋带花园的小别墅。


  叶修看着外面的风景,虎口卡着自己自己下半张脸,开始了他的土味情话表演:“周泽楷,如果你真的要和我在一起。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叶修转头看周泽楷:“如果假设哪天你要和我分开了,你想要我的什么我都给你,房子车子都不是问题。”


  周泽楷的手从方向盘上放下来,侧脸看他,蹙眉道:“……能不能,别分开。”


  叶修看着他皱眉不开心的样子愣了一下,仿佛在一瞬间,真的找到了当年在小小的幼儿园里,因为他的逗弄,而小小心烦的小孩儿。这个人,连烦恼无奈的时候,也非常可爱。


  周泽楷抓起他贴有止血胶带的手,有些委屈地轻声道:“我想要你。”


  


评论 ( 35 )
热度 ( 387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