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一起吃鸡 30


30



  挂了电话,周泽楷都觉得有点迫不及待了,叶修来上海找他这件事让他有点开心过头。


  他用牙齿咬住队服领子,单手拉开拉链,把轮回黑白色的队服边走边脱


  周泽楷边往门口走,却遇到了看着队员报告想和他汇报的副队。


  “小周,你看一下这份文件……”江波涛看到他的脸色,当即愣了一下,从善如流改口,“……文件里写的是你今天没什么工作,让你调休。你要是没什么问题,我帮你文件签字吧。”


  周泽楷感激的点点头,表示谢谢。


  江波涛把报告文件往手肘里一夹,把标题给藏了起来,微笑道:“回去路上穿件厚一点的外套,外面冷。啊,我这有副墨镜借你。”


  周泽楷没客气,从他手里拿过那副墨镜,陆家嘴那边人多,一会儿别给认出来了引起轰动。


  但到了陆家嘴以后,周泽楷站在国际金融中心一楼,有些茫然了。


  ……那么问题来了,叶某人没有手机,现在该如何联系到他呢?


  周泽楷的眼睛隔着墨镜有些困惑,他缓了缓心跳,冷静的想,也不知道叶修现在到没到。这应该可以算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了,而且现在是上海本地了。如果他又比叶修约会晚到……


  还是希望前辈没有迷路吧。


  叶修人生地不熟,顶多打比赛的时候知道场馆在哪。周泽楷沉默,想到叶修,心里莫名急促起来。


  他想要快点见到他,想要快点找到他。来到叶修身边和他早些在一起,是周泽楷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


  可是……在哪里……


  周泽楷正心急如焚找人,然后,恍惚间就听到了一阵钢琴的声音。


  不是只追求快速节奏的《野蜂狂舞》,也不是炫耀技巧的《悲怆》。那首钢琴曲像是一阵风吹过原野,像是一首流行音乐,又像是部浪漫电影中的插曲。


  周泽楷愣了一愣,循着那钢琴声,走走停停,像是顺着少年漂流过的痕迹。


  最后,在国际金融中心二楼,天桥入口处不远的地方,一架公共三角钢琴旁,他终于看到了自己从少年时候就一直憧憬着的那场梦。那人垂眸静好地坐在那里,指尖流畅在键盘上认真演奏。钢琴纯音乐声流泻,刹那间,周泽楷像是翻涌了自己多年来的青春。


  叶修弹下最后一个音,一曲完美罢了。他抬起头,从钢琴台上俯视下的一瞬间,看到了自己等的人,突然间满意笑了。


  周泽楷看着那猝不及防闯入眼中的笑颜,心蓦然间在寒冬腊月里快速地化开。


  周泽楷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曲,是什么?”


  叶修在金色的灯光下,呼出一口气:“《起风了》。”


  周泽楷愣了一下,想了想来时的天气:“嗯,外面,有点冷。”


  叶修顿了顿,有些暖意地笑了起来。他顺着说:“那可不好,我最怕冷了。”


  当年他从嘉世出走,本以为可以走的更远更长一些。结果实在因为太怕冷,毫无冷酷高手出走形象,过了个马路就直接找了个网吧猫着了。


  #屈服于寒冷的斗神#


  周泽楷道:“别怕。帮你挡风。”


  叶修听闻之后,盖好钢琴盖子,也从钢琴台上走下来了:“帮我挡?难道你不怕冷么?小周哥哥?”


  周泽楷很自然的小小的微笑了一下,然后说:“你在就不怕。叶哥哥。”


  叶修耳尖有些红,站在那里离他有些距离,让周泽楷看不到自己细微的变化:“大哥,你这么会说话的么?”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感到喜悦。


  周泽楷突然笑了一声,然后快速收敛了,但是肩膀还有些抖。


  叶修挑眉:“笑什么。”


  “前辈,说我会说话……”周泽楷眼里全是愉快,“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这么说。”


  叶修:“……”


  叶修:“你好像很高兴。”


  周泽楷:“嗯。”说着去牵他的手,打算带叶修四处逛逛上海。


  叶修脸色严肃:“不要高兴得太早。”


  周泽楷:“???”


  周泽楷心里一惊,心想叶修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后面有什么大坏事等着自己?叶修……难道是想要和自己说清楚,准备好好拒绝自己,然后彻底一刀两断了?


  他顿时紧张起来,墨镜下的眼神有些晦暗,纤薄漂亮的唇有些抿紧。


  周泽楷的心一下子掉下去,五脏六腑一阵寒意蔓延上来。如果是叶修,按照他那种做什么事都很认真的性格,跑到上海来做一个了断,确实是可能发生的。但是他怎么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周泽楷盯着叶修的目光凝固,好像已经是有些明白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如同接受一个审判。


  叶修没有发现周泽楷的僵硬,他看着和他隔了好几步的周泽楷,深吸一口气突然发问:“周泽楷,你是不是超级喜欢我?!”


  周泽楷一愣,立即回答:“喜……喜欢你!”


  叶修一挑眉,不满意:“你说个超级会死?”


  周泽楷下意识:“超级会死。”


  叶修:“…………”


  周泽楷在哪里一顿,等一下,这个和他想到的发展不同啊?前辈这是突然干什么?


  蓦然间,一种巨大的喜悦和不可置信袭击了他。周泽楷看着叶修用手抓了一把头发揉了一把脸,抬起另外一只眼,似是瞪了他一眼。


  周泽楷明白了过来,他从五脏六腑里呼出一口灼热的气息,巨大的快乐令他失去语言,只能够上前了几步伸手突然把叶修抱住了。


  周泽楷侧过头,用下巴蹭了蹭叶修的肩膀,认出来他身上穿的是自己的外套。


  他的外套叶修稍微有些大,但是也方便叶修往里面多穿了几件衣服。现在的叶修抱起来软软的,但是又充满了他的气息。这个发现,让周泽楷感受到了十分的满足。


  他垂着眼,抱着他开口:“我,周泽楷,超级,超级,喜欢叶修。”


  叶修听完他认认真真一字一顿的说完,感觉要不是自己衣服穿得厚,隔得多,自己异样加速的心跳声就要被察觉了。


  抱着他的人是个小傻子,叶修感受到了周泽楷身上无穷的快乐和紧张。


  都是初次谈恋爱。谁比谁厉害?


  叶修伸出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背部:“我也……”


  我也什么?周泽楷竖起耳朵来听。十分期待他接下来能够说出他期望的三个字。


  叶修回报着他,松了口气:“我也觉得你,很可爱。”


  ……不是这三个字。


  周泽楷有点点失望,他松开叶修,发现他多年来一直淡然自若的前辈,故意移开的眼神充分表达了局促,正盯着角落里一直看。


  这样的叶修也可爱。周泽楷十分耐心地等着他。


  等到叶修看角落看够了,重新把那双眼睛移回来的时候,已经可以和周泽楷平淡对视了。


  周泽楷:“?”


  叶修笑了:“小周,你很可爱。”


  周泽楷:“嗯?”


  叶修:“所以,有机会要不要一起放婚假?”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画着蓝天碧海的信封,十分自然地递了过去。


  



评论 ( 53 )
热度 ( 647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