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6

6



  读档。


  系统给出选项:


  【1,捡起馒头就吃。】


  【2,一脚踢开。】


  方锐看着地上那个馒头,深吸两口气。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就算这是砒霜馒头,他也有存档!


  选1


  他捡起地上那个馒头,正要视死如归地往嘴里塞。突然柴房门打开了,方锐手里抓着馒头,抬头一看,以为会是赵禹哲和他的跟班,结果进来的是别人。


  阮永彬。他们原先呼啸队的治疗,会玩牧师和愈灵者。


  阮永彬为人和善,愿听指挥,后来唐昊来了林敬言走了也没表示多反对。表面上看上去是个墙头草。但方锐知道,他还算是从一开始就留在呼啸的元老,跟他和老林历经过风风雨雨,是个值得依赖的队友。


  方锐抬头,眼神迷茫:“阮哥?”阮永彬比他大一岁。


  “锐儿!”


  方锐:“!?”卧槽,他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恶心?什么鬼?


  阮永彬抓住他手……里的馒头,放在鼻子下一闻,脸色大变:“这馒头有毒!锐儿!是谁要毒害你?”


  方锐挠头:“你咋知道有毒的?我都不知道。”先说个屁话,诈诈他。


  阮永彬目光复杂:“锐儿,我自幼学医,当年被你爹救下以后就一直在广东试图报恩。我俩青梅竹马,后来你嫁给呼啸大老爷,我也跟着你陪嫁了过来,成了这呼啸山庄的医者。这么多年了,我能看不出来什么有毒?你是不是傻?”


  “……”方锐一脸惨不忍睹,“谢谢你啊,阮哥。谢谢。”


  阮永彬痛心疾首:“锐儿,你过得不好。我都看在眼里。”


  方锐:“嗯嗯!”


  真希望下一秒他能说出来带自己远走高飞这种话。阮哥,看好你啊!


  阮永彬:“但出嫁从夫,嫁鸡随鸡,嫁鬼随鬼。你是庶出,娘家穷的一批。你年纪又大了,不好改嫁。你长得又……恩恩额,所以,还是打消离开这里的念头吧。”


  “……”方锐头上青筋暴起,“谢谢你啊!阮哥!谢谢!”


  阮永彬握着他的手:“但是!我俩情同兄妹!如果你有什么困难找我,我是一定会帮你的!”


  方锐想一脚踹飞他。


  方锐忍了又忍,说:“我饿了,有吃的没有?”


  阮永彬:“没有。”


  方锐大叹,甩开他的手背对:“滚吧!”


  阮永彬难过的看他一眼:“但今天晚上你可以吃顿好的!呼啸山庄祖奶奶七十五点五岁大寿!有很多好吃的!”


  方锐转身,很开心问道:“唐昊会放我出去?”


  阮永彬:“应该不会。”


  方锐想踹飞他,背对道:“滚吧!”


  于是阮医生真的滚了,他恋恋不舍地看自己发小一眼,跑了。


  结果到晚上的时候,柴房门又打开了,进来了一对红绿丫鬟,是没见过的样子。


  一开口,绿丫鬟声音像叶修,红丫鬟声音像张新杰。这么看来也是俩女装大佬。


  红丫鬟说:“老太君今夜喜逢七十五点五岁大寿,见女眷中缺了一人,特向当家大少爷说情,要奴婢前来迎接大奶奶。”


  绿丫鬟:“她说得对。”


  红丫鬟:“我等二人前来替大奶奶梳妆打扮,大奶奶跟我们走就是。”


  绿丫鬟:“她说得对。”


  红丫鬟:“今天来的客人多,老祖宗让我叮嘱大奶奶,千万记得规矩。”

  

  绿丫鬟:“她说得对。”


  方锐莫名其妙被女装大佬拾掇了一阵子,一身锦绣缎子浅色马褂,就这么被带着往后院去了。后院里灯火辉煌,有唱戏的,有喝酒的,有摆宴席的。看到方锐来了,都是静了一静。看过来的眼睛里都带着奚落和好奇。


  山庄老太君高声:“诸位,都盯着我家一个寡妇看做什么?若是今夜的戏不好的话,老身找人换一出就是。”


  众人纷纷不敢看了,转头接着看戏台子。


  老太君冲方锐招手。


  系统选项出来了:


  【1,坐过去。】


  【2,不理他,你才不要和唐昊他老母玩】


  ……人老人家一个,这么大岁数了不尊敬不太好,还是过去吧。


  选1


  方锐抓抓头,走过去刚坐下,立刻就被老人家拉着手:“最近受委屈啦?”


  方锐:“嗯!”


  奶奶!你原来都知道啊!你和我关系看来很好的样子!替我报仇啊!弄死他们!


  老奶奶抓着方锐的手,谆谆教导:“寡妇不好做,受委屈也没办法,毕竟没人撑腰了。有时候唐昊他管一整个家也很难做。你能忍就忍忍,毕竟咱们都是未亡人。”


  方锐点头:“阿昊真的很严格。”


  谈完屁话以后,总算可以吃饭了。方锐狼吞虎咽,吃嘛嘛香,一条松鼠鳜鱼一下子就成了鱼骨头。


  这时候边上有一个亲戚家的小孩,估计是被大人教唆了,看着方锐在吃饭,跑过来找他搭话。


  小孩眨眨眼:“锐大奶奶!你和林老爷成亲了么?”


  方锐在吃一个寿桃,满嘴塞得都是,圆圆的:“嗯嗯嗯嗯。”


  小孩故作天真歪头问:“那你的肚子为什么这么不争气啊?成亲这么多年直到林老爷死了,你居然都没有生小宝宝哇?”


  这肯定是大人让奚落问的。


  方锐喝了口茶,把东西咽下去,不以为然冲他和善一笑:“因为,我怕生出你这么又丑又烦的坏小孩呀~”


  小孩一听,顿时红了眼睛哭着跑回去找妈妈了。


  哼,臭小东西,和老子斗。方锐根本没把这事儿放心上,他干掉一叠虾仁炒饭,又吃了个冰糖大肘子,啃得满手油。也不顾全桌看他的眼神,轻松打了个饱嗝。


  系统给出选项:


  【1,你吃饱了,打算留下来陪老太君。】


  【2,回去睡觉。】


  唔……方锐看了一圈周围,没有美女,也没有啥好玩的,就一圈已婚妇女坐在一起唠嗑八卦,他实在是没兴趣。听了一会儿简直昏昏欲睡,还是回去吧。


  方锐选了2:“祖奶奶,我吃饱了先回去了啊。”


  老太君一愣,表示理解:“你一个寡妇,这么多人不好抛头露面。累了就回去吧,下次我们再聚着说说话。”


  方锐站起来,飞了个吻wink一下:“Goodbye~”


  说着双手插袖子里,溜达着往回走。他唱着《大花轿》边走边起颠儿:“抱一抱~🎵里个抱一抱~🎵~抱着我那妹妹上花轿🎵~”


  回去路上要路过一个小莲花塘,夜里已经深了,方锐吹着晚风没怎么在意,还在没心没肺的唱歌:“太阳出来我爬山坡🎵~爬到了山顶我想唱歌🎵~~歌声飘给我妹妹听啊🎵~听到我歌声她……哎哟哟哟哟!!!!”


  不知道谁躲在黑夜的假山后背,看着方锐路过池塘边,突然伸出了一只手猛地把他推进了水里!


  夜晚的水冰凉无比,池塘有两米深,为了种荷花底下全是淤泥和水草。方锐呛了两口水没游上去,他不会游泳。


  岸上一个恶毒女声:“让这该死的寡妇欺负我儿子!我儿子还是小孩子,一个寡妇都敢欺负到他头上?呸!”


  锐哥此时,脑子里突然一瞬间,只有一个词:完了。


  他忘了存档。


评论 ( 12 )
热度 ( 137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