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8

8


  祭祖完了,林敬言给委屈的方锐叫了一大桌菜。


  哎,队长还是自家亲啊。方锐看着桌上的糖醋里脊,龙井虾仁,酱爆板鸭,芙蓉蔬菜羹,冰糖肘子,蟹粉豆腐,红烧鲤鱼,感动的不行。


  他坐在那里扒饭,林敬言看着他吃:“慢点吧你。”


  方锐:“老林你可真够意思。来来来,你也吃。”说着给他夹了一块虾仁。


  林敬言挑眉,把虾仁夹还给他碗里:“我过敏。”


  “你过敏?”林敬言确实海鲜过敏,方锐知道。以前队里出去夜宵撸串他都不吃烤扇贝的。不过游戏里这个设定都用上了?够细节的啊。“那你为啥还让人给上一大盘海鲜啊?”


  啊你不是吃饱了撑的。


  林敬言给他加了一勺蟹粉豆腐,不以为然道:“你爱吃不就够了。”


  方锐一怔,低头扒饭:“谢谢谢谢,谢谢老哥关心爱护。”


  林敬言被他逗笑了:“多吃点。昨晚看你都没什么肉,和你说我可不满意啊?”


  方锐没多想,下意识顶嘴:“不满意你还退货咋的?”


  林敬言拍桌:“不成啊。你过保质期了,退不回去啊!”


  方锐怒:“什么!老子还有保质期的咩!”


  林敬言撑着头眼睛看他:“对啊,保质期在我这儿,我说什么时候到就什么时候到。在我这儿,你可得陪我一辈子的。”


  方锐差点被饭哽死。


  林敬言忙给他添了碗汤。


  方锐一口汤下肚,舒了口气,瞪着他:“以后吃饭不许说大骚话!”


  林敬言:“冤枉啊大大,我真心的啊!”


  方锐恨铁不成钢,叹息嗦汤:“肤浅,幼稚!男人,就应该学会虚情假意。凉薄啊,你的名字是男人。”


  林敬言哦了一声长的:“原来是这样的么?”


  方锐点头,呼出一口气,汤真鲜:“恩。”


  林敬言冷漠无情道:“那晚饭你别吃了。我让下人别做了。”


  方锐:“Q口Q???”


  林敬言看他被打击到,这才忍不出笑地扶额:“我们下午出去逛逛街,看看生意,晚上带你下馆子。”


  马车在山庄外面停好,方锐要踩凳子上去,被老林轻而易举给抱上去了。


  方锐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无力道:“卧槽,兄弟,别这样啊。”


  林敬言心里一转,点头同意道:“可以啊!若是不想要我这样做,你多吃点饭,长点肉,我不就抱不动了?”


  方锐:“好的好的。可以可以。我以后一顿吃三碗。”


  林敬言计划通,冲着他笑了一笑,拍了拍身边的软垫,让方锐挨着他坐。


  方锐还没坐过古代的马车,感觉挺新奇的。探着个脑袋往外面看。


  林敬言:“锐哥,灰不大么?”


  方锐:“大。”


  林敬言把他头转过来。


  方锐猝不及防,差点扭着脖子:“干嘛?”


  林敬言皱眉,心里忍着笑,面上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外面都是些枯树黄土,有什么好看的?看我!”


  “卧槽……”方锐心里飞过一群曹尼玛,“你有啥好看得啊林大老爷!”


  这看来看去四个眼睛一个鼻子,自己看了很多年了好吗?连你耳朵后面有个痣都知道好么?


  林敬言:“嗯,我也这么认为。”


  方锐得意:“哈哈!可以。”老林前辈很有自知之明啊。


  林敬言严肃:“我不好看,方锐大大好看。”说着抓着他的脸,就着这个姿势,在他嘴巴上快速亲了一下。


  方锐,彻底的煞笔了。


  林敬言噗嗤笑出声,松开他肩膀都在发抖。


  方锐有气无力,揉了把脸,有点恼羞成怒:“你笑什么?”


  林敬言:“我开心啊!”


  方锐:“有什么好开心的?”拿他寻开心么?


  林敬言:“看着你就心情好啊,怎么?呼啸快乐锐,不许人看了么?”


  方锐一脸惨不忍睹:“……随你随你。”


  呼啸山庄开镖局的,据说就是因为找押镖武师才去了广东那边的蓝雨训练武馆。但是其他的生意也略有涉及,就是做的不太深。比如布庄啊,茶馆啊,酒楼啥啥的。意思意思,做着玩玩。


  方锐走进布庄里,抬头毫无目的地看,心想几年以后,呼啸就由小流氓唐昊经手了。不知道唐昊是不是会发扬光大这些地方。


  林敬言指着对老板说:“那几块料子,拿下来包好放车里带走,我媳妇儿喜欢。”


  方锐一怔,无语道:“我他妈喜欢个屁的粉红缎子啊,你看着我真诚的眼睛好好说话?”


  林敬言耸肩:“那你盯着看啥?”


  方锐:“看鬼。”


  林敬言一愣:“嗯?”


  方锐眼神飘忽,看着房梁上:“你不知道么,其实我一进来就觉得那上面不干净。我定睛一看,发现那里有东西……”


  林敬言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布庄的匾额,煞有介事地认同赞叹道:“哦?厉害啊。”


  方锐突然一颤,然后垂下头,不说话了。


  林敬言:“锐哥,咋啦你?”


  方锐猛地抬起头,眼神凄厉:“什么你居然能看见我?我已经走十年啦!”


  林敬言理所当然拉过他肩膀:“废话,你脸这么大,我当然看得到。”


  方锐:“……你他妈的。”


  布庄老板看着这俩狗男男发狗粮,瑟瑟发抖:“大老爷,大奶奶,这些布还要不要了?”


  林敬言:“要啊。搬回家,给我家方锐大大当洗澡毛巾。”


  方锐匪夷所思:“你洗澡用这么大一块布当毛巾啊?你是有多少水要揩啊?”


  林敬言比划:“你洗完了,就拿粉红布一包,一卷,几个人一抗,床上一丢。听说皇帝都爱这么做,我也想试试看。”


  啊那你真的牛批。试你嘛嗨。


  方锐智商都快不够用了,感觉一直在被林敬言-1、-1、-1。



评论 ( 21 )
热度 ( 206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