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10

10


  晚上回家以后,隔着一面屏风,方锐泡在热水里洗澡。感觉压力山大,脸沉进洗澡水里,吐了一串泡泡。


  林敬言坐在床边上,灯下沉默地看一本书。


  林敬言抬了一下眼睛看琉璃屏风:“再泡皮要脱了,方锐大大。”


  方锐大喊:“你闭嘴!”


  林敬言放下书:“昨晚要看都看光了,今天你又在怕什么?”


  那是两回事!方锐脸都给热水泡红了,心里完全是抗拒的。他昨天还是个被全系游戏系统坑的五好青年,直得看魏琛夏天不穿内裤跷二郎腿都不会有半点动摇。如今突然遇到现在这么个情况,让他怎么反应?


  ……怎么办啊?


  林敬言走过去,走到屏风背后:“你没淹死吧?我来看看你。”


  方锐措手不及:“小心踢断你的命根!”


  林敬言拿了一件衣服:“小心伤了你的腿!”


  挖槽,好不要脸。


  林敬言:“我好困,别闹了大大,我想睡觉了。”说着把他的衣服给搭在水桶边上,揉了揉他有些湿气的头发,没忍住,低头亲了一下。


  这亲的一下,让方锐全身皮都一下子给热水泡红了。


  方锐洗好了出来,发现林某人已经躺床里面,安稳睡好了。他犹豫了一下,爬上去扯开被子。林敬言闭着眼睛挪了挪,露出已经被睡热的一块窝。


  方锐吹灭灯心情复杂,背对着他躺下,有点紧张。


  黑暗中,有一声噗呲的笑声。


  方锐:“……”


  林敬言:“哈哈哈哈哈哈。”


  方锐转过身恼羞成怒:“你他妈笑屁!”


  林敬言:“不是,你怕我的样子太好笑了吧。我又不是老虎,会吃了你不成啊?怕我干什么?”


  他这么一说,方锐也有点泄气。毕竟现在这个设定里,自己是大奶奶。大老爷要对自己做点啥,那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之前已经都搞完了。


  方锐:“呼……妈的,感觉老子被你耍了一样。”


  林敬言在黑暗中哼笑。


  方锐有点懊恼:“成成,你对我没啥反应就好,这样我也能安心睡了。”


  林敬言闻言突然靠近,一条腿抬起压他身上,差点把方锐压吐血。他在他耳边挺危险的说:“你说谁没反应?”


  方锐一愣,感觉这样跨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姿势,明确感觉到了是有东西顶着自己。


  林敬言笑了声:“对我来说,还是挺辛苦的。”说着撑起半个身子,在黑暗中猝不及防,也没有人能预料到,却准确的亲吻到了方锐的嘴巴。


  林敬言温柔的亲了亲:“睡吧。我们来日方长。”


  方锐快要窒息了。


  他捏着被子,感觉自己快要狗带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老,老林啊……”


  林敬言用鼻音哼了声:“嗯?”


  “我,我很喜欢……”方锐咬了咬牙,但第一次说大骚话还是不争气,“我喜欢……莲花灯。”


  林敬言无声的笑了笑,在被子里勾着他另一只手:“我也喜欢。”


  方锐的心蓦然就安稳的沉了下去。他勾了勾唇,感觉到了安心,于是紧紧回握住了被子里那只手,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


  【系统:副本——回梦旧乡已完成,玩家方锐阅历+20,经验+3000】


  方锐模糊听着机械无感情的电子音,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锐儿!”一个声音很八婆的在喊,“锐儿!你醒醒啊?你再不醒来就完蛋了啊!”


  方锐被那个声音喊得一阵心烦意闷,突然睁开眼睛,胸口一阵憋闷,转头把一口水吐了出来。


  咳咳咳。沃日,怎么回事?


  阮永彬扶着他:“锐儿!你怎么了?你怎么突然掉水里去了?要不是我刚巧路过你就活不过来了啊。”


  方锐喘着气,一身潮湿冰凉。身边只有一个牧师,除此之外,只有冰凉如刀子般的夜风和无人理睬的漆黑庭院。


  阮永彬伸手掀他眼皮:“锐儿?你该不会是溺水脑子缺氧傻了吧?”


  方锐一把把那只手打开,皱眉沉默。


  不知道为何,他感觉到了一股之前没有的萧索。


  以及突然明白了,之前一直没当回事的寡妇的悲催。

  



评论 ( 11 )
热度 ( 177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