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12

  12


  晚上睡觉的时候,方锐翻来覆去睡不着,点开系统页面。


  方锐:“我还能下副本么?”


  【系统:已经下过的副本有CD,您无法再次进入。】


  方锐:“那还没有下的呢?”


  【系统:视您的等级和奇遇而触发。】


  方锐翻了一个身,不开心了。


  方锐:“切。”


  【系统:您的不满意可以提交反馈。我们将会把内测玩家的意见上报给开发组。】


  方锐坐起来:“不满意!凭什么玩家想下副本还要看奇遇?这个太渺茫了吧!这大大缺少了游戏性啊!”


  【系统:正在记录您的宝贵意见。】


  方锐越说越起劲:“而且根本不给奇遇触发提示?你们这游戏怎么做的?难不成我还要跳一次塘才能开副本?”


  “来人啊!托他去跳塘!”


  方锐:???


  这时候,他房门突然被踹开了。有人一声大喝,弄得方锐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林枫瞬间出现,神出鬼没,拦在方锐面前。


  然后被一脚踹开。


  为首又是那个狗头丫鬟,又指着方锐:“就是他,我实名举报大奶奶和管家刚才眉来眼去!他们俩肯定有一腿!”


  方锐:?


  人在床上坐,锅从天上来。


  系统给出了选项,你选择:


  【1,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啊!】


  【2,你胡说!你讨厌!你不要冤枉我!】


  和对联似得。选啥感觉都一样。方锐想了想,选了2.


  方锐抬起头,目光委屈:“你不要冤枉我,这是根本没有的事情。”


  丫鬟气势汹汹:“大奶奶不守妇道!来人,大少奶奶说了,拖他去沉塘!”


  方锐匪夷所思:“我和赵禹哲那小混蛋到底什么仇啊,他咋老和我过不去呢?”


  丫鬟:“你害了他的孩子!还抢了他的位置!”


  方锐:“我不认他做妈了?还有我是抢了他上单了还是辅助啊?”


  丫鬟:“废话少说!伏法吧!”


  一通乱逮,方锐给绑住了。面无表情被带走。林枫面瘫地喊了一句“大奶奶”,就又被人给踢走了。


  来到一个大湖边,方锐手被绑着,身边是同样被绑住的管家。


  方锐叹息:“抱歉啊,哥们,连累你了。”


  管家原本还是面无表情的数据脸,和他一对话似乎触发了剧情,立刻一脸悲催:“大奶奶,我知道你是清白的,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啊!”


  方锐:“你还想有还是咋滴?”


  管家:“不敢不敢。”


  方锐:“算你客气。”


  哎,虽然是游戏,但是被无端宵小冤枉的感觉还是不好的。一直被欺负,而且毫无出头之日也挺烦的。方锐:这要是真人肯定的苦命到上吊。


  真是无1无靠,孤苦0丁。


  丫鬟吩咐家丁:“还废话什么?快把他们两个踢下去啊。”


  家丁NPC表示了为难:“他可是大奶奶,这样是不是坏了规矩。”


  丫鬟:“狗屁大奶奶,没丈夫的寡妇一个。仗着自己官人是短命鬼,就跑出去偷汉子,呸,我们才没这样的大奶奶。”


  方锐突然面无表情站起来,出其不意健硕一脚,把那个丫鬟瞬间踹下去了!


  什么是犀利!这就是犀利!绝地反杀!


  丫鬟不会水,大声尖叫。


  方锐冷漠无情:“骂我就算了,咒老林干嘛?你他妈才是短命鬼。”


  丫鬟被虚弱的捞上去,全身湿成一条狗:“把,把他们推下……去。”


  家丁来推,方锐一个秦王走位,一躲——嘿,我就不给你推!皮!


  家丁没推到人,自己掉下去了。水花扑通一声响。


  几个人全来逮人,调皮的大奶奶十分活泼,死活下不去水。


  这时候林枫带着祖老奶奶总算赶到了。


  同为寡妇,老太太给方锐撑腰。她抓了闹事的人以后,很不开心,说家里管家就这一个,要是给沉了水以后她开寿宴怎么办。回去要好好训斥为非作歹的大少奶奶。


  方锐被松了绑,心想,哦,感情老太太关心的还不是自己。自己现在在呼啸,地位连个经理都比不上。


  都要害死人了,老太太也只是说骂一骂罪魁祸首而已。这个惩罚太重了,怎么不让赵禹哲自罚三杯呢?


  方锐心里没多大波动,就揉了揉手腕,想去给林枫兄弟道个谢。


  结果一不小心,一脚踩中了地上松绑的绳子,神也难以抵挡的脚下一滑。整个人仰面朝上摔水里了。


  方锐:“哎哟妈啊!”


  自助沉塘,一步到位!


  在无意识地惊慌失措中,那熟悉的系统提示总算又出来了。


  【系统:您已触发支线剧情——泪别往昔。】


  【是否选择进入?】


  哇,触发副本居然真的是跳水么?


  Yes!


  方锐闭上眼睛,感觉周边冰凉的河水逐渐变得温暖。他因为不会游泳,在水里憋不了多久,一口气吐了出来开始呛水。


  突然,一只强壮的手伸入水中,把他一把捞了起来。这才让方锐免于淹死的下场。


  林敬言匪夷所思,心有余悸地问:“方锐你是还三岁么?洗个澡都能淹死自己?浴桶好玩么,还是说我以后要看着你洗才行?”


  方锐喘着气,略带咳嗽,还来不及顺气,盯着林敬言那张脸愣了两秒。


  林敬言还以为他泡傻了,刚想再说两句,就被一个湿漉漉的点心大大扑中并紧紧抱住了。


  方锐大喘息,抱着林敬言,头发还在滴水却十分激动,仿佛刚才被冤枉被轻贱的委屈全发泄出来了:“卧槽!老林!老林!!”


  林敬言一愣,拍了拍他背,声音温柔的问:“干什么?”


  方锐心里发酸,把还在滴水的刘海往对方干燥的衣服上用力一蹭:“没什么……我就叫叫……”





评论 ( 4 )
热度 ( 164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