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15

15


  老太太末了还是没说林敬言。毕竟人家都一家之主了,说啥都不好出口。


  林敬言挺温和的,叫了人上菜,准备吃晚饭。


  方锐:我最期待的画面出现了。


  也许是因为到了这个游戏里,经常有了上顿没下顿,还老被关柴房。而且饥饿感总是真实的,方锐对游戏进程都没啥注意的,心想宅斗不如吃饱睡觉。


  方锐低着头吃饭,默不作声心想。系统说游戏时间不影响现实时间。那么他真人或许还在兴欣宿舍里睡觉。也不知道老叶那家伙万一起夜,会不会发现他的异样。


  对了,叶修。方锐心中想到他,回想起来,好像记起来叶修昨天晚上压根没回宿舍,一直在网吧打荣耀来着。


  魏琛和他一起去了,包子晚上又睡得和猪似得,几个小辈住的房间又靠里面,睡着了很难听到门铃声。不知道他们带了宿舍要是没有,这俩习惯出门不爱带钥匙。要是没带,半夜回宿舍按门铃没人开岂不是……


  很爽?


  哈哈哈哈。


  一想到叶修魏琛俩猥琐的家伙,一起蹲在外面抽烟半夜进不了家门,方锐就爽得笑出声。


  方锐边吃饭边笑,在场其他俩个人看他的目光迥异。


  老太太:“你笑什么?”


  方锐收敛笑容,回过神,低头立刻面色愁苦道:“……我以前出身不好,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现在我实在是太开心了!”


  林敬言一下子就笑了。


  老太太皱眉:“你嫁进山庄快两年了,山珍海味吃了这么多,现在还这么大惊小怪呢?”


  方锐:“嗯。我是个念旧的人。”


  老太太被他这一句话说的戳中了G点,眼神一转,在林方两人脸上瞟了一眼。


  老太太:“念旧是好事。可是有新人也是好事。”


  方锐没咋听懂低头喝汤,也懒得懂。


  老太太:“锐儿。你们这么大一个院子,就你和阿言两个人。也没个孩子闹闹。不如再添个新人给你作伴,再生个小孩子闹腾也热闹。”


  林敬言放下筷子,看着老太太皱眉,有话要说。


  方锐根本没听她说啥:“老林,你碗里鸡腿上怎么有葱花?我帮你吃了吧。”


  林敬言要说的话被卡了一下:“好哦。”


  心想锐哥这么体贴的么?感动。


  方锐伸筷子绕过葱花,把他整条鸡腿都给夹了。然后迅速塞进了嘴里。


  林敬言:“……”


  林敬言伸手撑头,一下子笑开了。这个人是狗吧?


  老太太一愣,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指着方锐怒道:“岂有此理?你一点家教都没有的么?”


  方锐把鸡骨头吐了,叹了口气,道:“您消消气。您要说的我都懂,但是您专门一直怼我也没用吧?我也很无辜啊。”


  宅斗,真是令人头大。


  老太太:“你是家中庶出,本来身份就够不上我们家。如今你嫡亲的妹子要入门是名正言顺,你挡着正室位置本就不合规矩。如今你连个孩子都生不出,心里就没有一点有愧一点列祖列宗么?”


  林敬言开口了:“他不需要愧对任何人。是我对不起他。”


  老太太一愣。


  “本来他在蓝雨,做什么不好。一身好技艺,就算去了别的地方也绝对可以有作为。但如今来了呼啸,我状态逐渐下滑,也连累他明明正直青春年华当打之年,却没有什么大的作为和抱负。我有时候一个人静下来想想,觉得自己委屈他了。”在方锐觉得他说的话有些不对经的时候,林敬言很认真的边说着,在桌子上抓着了他的手。


  林敬言:“但是可以的话,我依然是一辈子不想放手的。虽然很自私,可我喜欢他,想永远和他在一起。”


  方锐一怔,感觉耳朵嗡鸣一声,呆滞的看着他做不出反映了。


  林敬言对着他游戏里的妈笑道:“他出身不好,做过盗贼。但我也是流氓出身,能好到哪里去?我俩天生一对,注定为伍。除了生死,是没有办法拆散的。”


  方锐:“!”他脸都红了,手忘了挣脱出来。


  最后,老太太貌似是被气走了。但方锐觉得老太太肯定是在气自己,好像认为是他的原因,老林才不肯听话的。


  但方锐已经无暇去郁闷这些东西了。林敬言说的话,让他心里简直一团乱麻。


  虽然知道这是一个游戏。但是当真的听到这一切的时候,方锐整个人心都被簒住了。他不知道自己以后回去了,怎么面对老林。


  当他曾经的队友,依旧温柔笑着看过来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反映了。


  ……还是说……方锐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这个全息体验的游戏,一切都是按照他的潜意识设定的任务角色。难不成,他内心深处,居然是存在着一个这样喜欢自己的老林的么?


  妈的?他原来是弯成回形针的么?嗯?


  方锐抱着头,坐在庭前台阶上,发呆呆。


  林敬言看着他坐了许久,心里有点软,以为他是被老人家骂了,不开心。于是他去庭前折了一支花,放入床头边的花瓶里。做完这一切,抓了把花生瓜子,出去坐在方锐身边了。


  林敬言:“吃瓜子么?”


  方锐接过,然后放在边上的青石板上。他转头,有些犹豫看着林敬言,问出了一个很困扰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喜欢我?”


  反倒是林敬言愣了一下,他想了想。最后回答道:“锐哥,你是个特别好的人。”


  方锐:“哦?何以见得?”


  林敬言抓了个瓜子嗑,清脆一声:“因为看上你的这个人,特别有眼光。”


  方锐:“……”


  两个人在庭前坐了一会儿,看月亮慢慢爬上来,都一直没再说别的话。就那样静静地呆着,各自想各自的事情,安静之中没有一点尴尬,相陪伴的过程也无比熟悉。


  等到月满池塘,残荷盈缺,林敬言把自己的外衫脱下来,给方锐披上。


  方锐这才发现自己坐的腰有点酸了。


  林敬言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方锐,能遇上你已经是很幸运,能和你在一起,这种幸运又多了一倍。若是能够像现在这样,触摸到你而你也一直属于我,便是我人生最好的幸事了。”


  方锐看着他站起来,顺便把自己拉起来。林敬言低头抱着他,垂着眼睛在他耳边声音轻柔:“我想要的不多,就你一个而已。”


  说着拉着他回去睡觉,时间已经不早了。


  方锐沉默了一会儿,问出了很久很久之前,在林敬言退役,在他转会霸图之前之后,在赛场相遇之时,在现实时间的时候就一直想问的一个问题。


  方锐:“我对你来说,重要么?”


  林敬言毫不犹豫:“重要。”


  方锐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无论真实还是虚假,无论是幻想还是梦境。能够确切的听到这个回答,他已经没有遗憾了。他像是得到了解脱,无论未来会是怎样的,都可以没有心结的走下去了。


  当世间荏苒,世界交替。你我陌路不相逢,相逢不相识。只要想起这个回答,就依旧可以坦然无惧没有伤痛的走下去。


  方锐如释重负,展颜一笑着看林敬言:“可以的,老哥。走吧,睡觉去。”


  “你当然重要了。”林敬言一挑眉,“你看你这么重,我也要。”


  方锐:???


  林敬言在他要骂人的时候,把人突然扛起了来,猝不及防就往房间里跑:“哇,好重!”


  方锐:“卧槽,你他妈的!”


  林敬言扛着他,抬头去找他的脸:“放心吧。锐哥,就算你这么重,也生是我的大肥猪,死是我的五花肉!”


  什么鬼!


  方锐想要给他来一套霸王连拳。但是末了没忍心下手,最后没忍住笑了,任他把自己扛起房间,并顺手把房门带上了。



评论 ( 16 )
热度 ( 195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