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16

16


  林敬言天不亮就出门了。


  走的时候方锐还在睡觉,睡得死沉死沉。林敬言看着他,伸手揉了揉他乱成鸡窝的头发。


  林敬言小声的说了句话:“如果我不在,也希望你开开心心的。山高路远,总会重逢。”


  说着,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方锐醒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他依旧挺累的,只是第一眼看到了床头那支昨晚折的花。他愣了一下,老林已经不在了。


  他也不知道人走了多久,只那种又被抛下的无奈和恐慌感,重新涌了上来。


  他下床刷牙洗脸,水洗到一般,一个丫鬟冲进来:“不好了,大奶奶!大老爷他……出事了!!”


  方锐一怔,洗脸的手就垂下了,满脸的水珠还没擦干净,和哭了似得就把衣服给打湿了。


  方锐:“啊?”


  哦……对了,都忘记自己这个人设是寡妇了。


  原来老林是在这个时候设定死翘翘的么?


  虽然理智一遍遍提醒自己,只是游戏,只是剧情,只是副本。然而那种从此再也见不到,那个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的人,这种恐慌的感觉还是一下子击垮了方锐。


  他意识到自己要告别这段剧情了。也要告别那个由他潜意识塑造,万分留恋他的人了。


  方锐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微微侧着脸,听见自己问:“老林他……出什么事了?”


  丫鬟:“老爷他下山出镖,出关的时候遇到了山贼……现在全队人都没了,大老爷也……没能幸免。”


  方锐:“……我去找他。”


  丫鬟哭喊:“不用找了……唐大少爷,带着大老爷的遗物回来了。大老爷掉落山崖,尸骨无存……”


  方锐也没听她说话,推开门,跑去马房矫健翻身上马,十分熟练地骑马崩腾。


  然而路跑到一半,却下起了大雨。突如其来的大雨伴随着电闪雷鸣,震耳欲聋的雷响方锐充耳未闻。这要是以前,他还能赞叹一下游戏环境的真实性体验。可是现在他什么都没想。


  雷电把山下一条渡河的长桥给劈垮了,方锐全身湿透,骑着的马焦躁难安,不愿意再前进。他看着断桥对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于是他用力揉了一把脸,把脸上的雨水给甩了,拉着马后退,随即用马鞭狠狠抽了一记。


  马惨痛大叫,发狂一样跑。


  助跑——起跳——跳跃——


  然而很可惜,没跳过去。马倒霉至极,带着可恶的人类直接在半空中掉下去,直接摔进暴雨中湍急的河流里。


  ……


  随着水呛入肺部,方锐猛地一下睁开眼睛咳嗽,呕出一口胸腔里的水来。


  面前,阮永彬一脸悲伤的看着他:“锐儿。大家都知道你是冤枉的,和管家并没有私情。你又何必自寻短见?”


  方锐躺在一张卧榻上,窗外阴沉灰暗,正下着大雨,他知道自己又回来了。他身上盖着一张毯子,周围除了阮永彬一个看望的人没有。


  方锐微微喘息着,仿佛经历一次轮回生死。像是看了别人的一世。他全身脱力,应该是因为掉入河中溺水所致。但是更加发堵的,是胸腔里面那颗原本百折不弯的直男心。


  他侧过头,闭上眼好累好累了:“我没能追回他。”


  阮永彬:“啊?谁啊?”


  方锐听着窗外的大雨声,寂寥道:“老林。我也知道,就算我追上他,我也找不回他了。”


  阮永彬看着他,找了张椅子坐下:“当年大老爷出事,你什么也不顾,骑着马去找他,结果跌落山崖。我们以为你死了,后来是给山庄送鱼的一个女孩子发现的你,趴在岸边的石头上。我们都说是大老爷让老天保佑你,你醒过来之后,也答应要好好活着的,怎么现在又不算数了。”


  方锐:“我是不小心摔下河的好吧?”


  阮永彬:“好好好。”


  方锐:“山庄里怎么这么安静?”


  阮永彬:“山下在闹土匪。大少爷带着人下山剿匪,大少奶奶和太奶奶,已经躲起来避难了。”


  土匪?


  方锐一头雾水:“……所以,我俩是被抛弃了么?”


  阮永彬:“是你被抛弃了。”


  方锐:“啊?”


  阮永彬:“我是来和你道别的,结果没想到正好撞上你醒了。现在你没事了,我下山去找大少爷帮他剿匪去了。你就好好待在这里吧,别乱跑就是了。”


  方锐:“???”


  阮永彬:“我走了,如果有土匪要非礼你。你就咬舌自尽吓死他们。”


  方锐坐起来一要打他,阮永彬慌忙跑了。


  回归正常世界线,系统给出久违的选项了:


  【1,求他带你一起走。】


  【2,哭着和他告别。】


  方锐想了想,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求人是不可能求人的,拉又拉不下脸,山庄里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


  选2.


  方锐声音空灵,一瞬间顺从系统,眼眶泛红,闭着眼仿佛打湿了一些眼帘:“阮哥,谢谢你一直照顾我。你已经为我做的够多了,珍重。”


  屁


  阮永彬他做了个屁。


  阮永彬叹口气,听了这番话以后折回头,给方锐塞了一个布包,深深看了他一眼,还是走了。


  方锐打开了那个布包,是一叠馅饼。白菜猪肉馅的。


  他翻了个白眼,叼了一个吃,然后穿鞋子下床边吃馅饼边到处走走看看。偌大的山庄,因为闹土匪居然撤得空空荡荡,连个丫鬟都没有。他到是乐得清静,至少没人烦了。


  山庄里被大雨冲刷,山雨总是来得浩浩荡荡。


  方锐看着这雨,觉得像多年前依萍找她爸要钱那一天一样大。


  突然,一个阴测测一听就很有计谋但是语气又懒散的声音,在背后低沉响起。由于雨声,方锐一时之间还没听出来是谁:“你就是方锐?”


  方锐摇头晃脑边转身边下意识回答:“不错。小男子不才,就是呼啸山庄大寡妇。哦不,大奶奶。”


  眼前,一个手拿烟袋的男人,身边跟着一流里流气头发半长不短的高个子小伙子,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看。


  方锐:“卧槽?包子?叶不修??”


  叶修挑眉,咬着烟管吸了一口:“哦?你怎么认识我的?”


  包荣兴替他回答:“老大,我们可是声名远扬的大土匪啊?名声可响了。”


  “哦,是么。”叶修想了想,“我们是趁着没人抄后路上来搜刮的。本分点,包子,不要那么嚣张,做土匪要低调。”


  包荣兴哦了一下O0O:“那,我们都要搜刮走什么东西呢?”


  叶修耸了耸肩:“小件货揣包里,大件货扛车上。分类一下吧。”


  包荣兴指着目瞪口呆看他俩的方锐:“那老大,这个怎么算?”


  叶修瞟了一眼方锐:“他是大件货,直接扛走吧。”


  方锐:“………………”你他妈才大贱货,混蛋叶不修。


  


评论 ( 23 )
热度 ( 200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