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20

企图用更新的方法来掩盖害羞。

————————————————


20


  清汤锅那边打的风生水起。红油锅这边倒是十分平静。


  张新杰面无改色吃下一片重辣的白菜,问方锐:“你认识林敬言?”


  方锐皱眉,挺不开心的:“嗯。他是……我额嗯额。”


  张佳乐吃红油肚片吃的嘴巴都红了,吧唧吧唧含糊不清:“你说啥呢?”


  方锐一脸麻木:“他是我老公。”


  二张同时停下手,转过头惊讶地看他。


  方锐放下筷子,胖胖不乐的说:“我俩三年前结的婚。结果创业未半,中道崩殂。本以为他出意外死了,我就在家里……替他守了一段时间的寡。后来家里实在欺负人,我就干脆不呆了。好吧算我傻,还居然真的为他伤心了一下。”


  张佳乐往嘴里塞了个牛肉丸子,脸鼓起来一块,看起来像个小青蛙:“我没记错的话,老林好像是霸图山寨在关外捡到的吧?新杰?”


  方锐:“嗯?”


  张新杰喝了口,发现居然是烧刀子,烈得他顿时皱了一下眉:“嗯。当时我们往关外销货,看到有个人躺在山崖边上挂着半死不活。我们当家的让我过去看看死没死,我发现还有一口气,就带回寨子里了。亏他运气好,我会点医术,不然伤得太重他在路上就死了。”


  方锐一怔,突然有点心疼了:“啊……?”


  张佳乐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哇了一声,感觉喝下去的酒像吞了个火球,顿时喜欢上了这个味道:“后来他醒了以后就啥也不记得了。好像是被打坏了脑子,就记得自己叫林敬言。”


  方锐心里难受了,放下筷子了。不吃了。


  老林把他给忘了,不开心。


  张佳乐是云南人,从小喝山林果酒长大的,酒量其实相当不错。他搬过酒坛子给自己倒酒,一碗一碗烧刀子不间断的喝。


  清汤锅那边抢肉抢的不亦乐乎,林敬言抢累了放下筷子不吃了,下意识往红油锅这边看了一眼。


  结果恰好,就这么和方锐的眼睛对视了。两个人隔着大半张桌子目光相接,似乎擦出了一些火花。


  【系统:你选择:】


  【1,哭着和他相认。】


  【2,哭着和他诀别。】


  【3,把桌子掀了。】


  为啥把桌子掀了,火锅和菜有什么错?选1!


  于是演技就位——


  汪!


  兔!


  思瑞!


  action!


  方锐真诚的大眼睛里有一些水汽,吸了一下鼻子。


  张佳乐以为他要擤鼻涕,恶心的别过胳膊坐过去了一些。


  张佳乐:“噫额。”


  方锐叹了口气倾诉:“老林,其实离了你之后,我过得……并不好。”


  张佳乐坐远了一些,抖着鸡皮疙瘩大口大口喝酒:“噫唔!”


  方锐:“你走之后的呼啸山庄,我不是我。有你在的地方我才是方锐。”


  林敬言:“……”


  张佳乐做干呕状。


  方锐捂脸做作:“我后来想开了,没有谁离开谁过不去。谁都有自己必须要走的人生。我一个人也可以活下去,只是离开了你……我此生再也没可能和谁那般好了……你把我的快乐带走了,我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我了。”


  张佳乐再也忍不住,飞奔跑到门口哇的一下吐了。


  方锐眼泪一缩,大怒:“干什么玩意儿啊张佳乐前辈!还能不能好了!”


  张新杰冷静道:“抱歉。”说着起身去看张佳乐。


  张佳乐喝完整整一大坛子酒彻底晕圈了,烧刀子烈得很,酒精上头,他吐完了还靠着门框在那里傻笑,看得方锐一愣一愣的。


  张新杰大夫拿出帕子给他擦了一下脸,给他按着了一个醒酒的穴位。


  张佳乐喝多了口齿不清:“新新杰我没醉我没醉!”


  新新杰:“……”


  “啊……我真没醉。”


  张新杰冷静点头:“嗯。我知道了。”


  张佳乐蹲在那里摇头晃脑笑嘻嘻的,“哈哈哈我和你说,新新杰……上一次我在山下喝多了酒从酒馆出来,那才是真醉了。结果一出门碰上一个捕快。他看我长得像土匪,就怀疑我……还问我叫什么名……”


  张新杰&方锐:“……”


  张佳乐:“我说我叫第一名哈哈哈哈哈嘻嘻嘻。”


  方锐目瞪口呆围观了一阵子,见到张新杰把张佳乐强硬的拖去休息。心里觉得那个问张佳乐的捕快,大概是看着家伙披头散发酒糊眼瘸的样子,以为张佳乐是个失足寡妇。


  一回头,发现林敬言坐在远处,依旧在那里是一瞬不瞬打量着自己。仿佛想说些什么。顿时,方锐心里那种复杂的情绪,就又升起来了。


  戏是不是还要继续演下去?这是一个问题。




评论 ( 19 )
热度 ( 200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