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21

  21


  其实进门相遇到现在,方锐还是蛮想和林敬言好好说说话的。


  林敬言从见他开始,就说了两句话,一句“你是谁”,一句“我们认识么”。这个搞得方锐很尴尬啊,感觉自己要是对着他喋喋不休不是很像痴汉么?


  方锐拿起筷子,低头吃火锅。烫了片火腿,往碗里一放,吹了口热气就着红油要往嘴巴里塞。


  然后身边坐下了一个人。


  方锐抬眼随便一瞄,发现居然林敬言,顿时烫的腮帮子一阵乱抖。


  “哎哟妈呀。”方锐烫的眼泪都出来了。


  林敬言赶紧给他拿了个碗倒了点凉水。方锐一喝,高浓度烧刀子,顿时被辣的一口酒喷出去。


  酒呈放射状撒进火锅里,还在抢东西吃的各位一愣,顿时都被恶心得丢了筷子。


  魏琛:“妈的,这还吃个屁!”


  叶修一抹嘴:“算了,我吃饱了。反正本来就不是很饿。”


  说着起身,和几个小辈一起去后院澡堂子打算洗澡睡觉。


  韩文清一行人也撤了,都吃的差不多了。这么一来,整个饭堂一大张桌子一口火锅,就剩下林敬言和方锐两个人。


  方锐捂着嗓子轻微咳嗽:“你故意的吧?”


  林敬言没说话,也倒了一盏酒,不说话喝完。然后拿起一双筷子一个碗,也不嫌弃,居然就这么接着吃那口火锅。


  方锐看呆了,问:“你干什么啊?”


  林敬言理所当然的说:“没饱。”


  火锅咕噜噜冒红油,方锐看他夹了一筷子羊肉,就这么往辣锅里丢,喊了一下阻止他,把林敬言筷子收了:“你不是不能吃辣的么?”


  林敬言被缴械了,没说什么,眼神没有波动的看着方锐。


  方锐自言自语,不经意纳闷着,很小声说道:“记得有次你和我出去半夜撸串,不过就多放了点辣椒粉你都受不了不吃。搞得那把烤肉都被我一个人吃完了,撑的我记仇。搞得以后队里一起出去吃饭都不敢点辣菜了。这事儿我记得可清楚了。”


  林敬言看他用白水给自己洗了一道肉,重新放回自己眼前。


  碗里肉是好肉,可惜洗干净了花椒辣椒红油,白白净净如同一位良家妇女。


  林敬言夹着那块肉吃了,入口索然无味,但是他却吃的像模像样。 


  方锐叹息,重新给自己倒了一碗烧刀子,他以前不喝酒,但是现在却想尝尝。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一整大碗一口气喝下去,方锐差点没被辣哭哭。


  林敬言莫名其妙看着他,取过他的酒碗问他:“你不会喝酒?”


  方锐抢过碗,又倒了一碗喝下:“没事,老哥,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男人总要学会成熟的滋味。”


  他不胜酒力,头有点晕,趴在桌子上吸了一下被辣出鼻涕泡的鼻子。恍惚间感觉有人揉了一下他头发,力度不重,但是充满亲昵。


  方锐拍开那只手:“滚开。你都不记得老子了……离我远点!”


  林敬言语气没什么起伏的说:“都这么大的人了,真幼稚。别和个小孩子一样。”


  方锐头也不抬伸手去给他一拳。


   林敬言轻而易举的接住了,想还手,却发现人已经彻底醉倒不省人事了。他有些莫名其妙,试探性的摇了摇他的手臂,却丝毫不见动静。


  方锐醉倒的样子挺乖得,不吵不闹不发酒疯。就和普通睡着了差不多。


  林敬言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没忍住,伸手在他脸上掐了一把。拉年糕似得拉长了点脸皮,再放手,满意的看见方锐脸上多了个红印子。


 “和个傻子一样。”他说。


  然后没忍住,就这么低头在那个红印子上亲了一下。


  就一下,再没多做什么小动作。亲完以后林敬言摸了一摸傻子的头发,知道方锐听不见,小声道:“但是在我这儿,你可以一直做小孩子。”


  ……


  方锐陷入酒醉昏迷,意识迷离间,听到一个系统声音问自己。


  【系统:是否进入副本找回重要NPC丢失的记忆?】

  

  方锐一愣,想也没想就选了是。


  瞬间,醉意和眩晕如潮水般退去,他整个人像是被浇了一头冷水。回过神来,自己已经不在火锅前唰肉,而是一身白衣短打,坐在了一个练功场的青石板上。


  他一愣,上下一摸,摸过自己的平胸,有点害怕又有个人蹦出来喊自己大奶奶。


  果不其然,有一个人就那样蹦蹦跳跳跑过来了。


  方锐看着那个人一愣,见他身上穿着和自己差不多的一身短打,满满的都是少年意气和熟悉的感觉。


  方锐:“卧槽?黄少天??”


  黄少天匪夷所思:“拜托老兄,你应该还是训练营的兄弟吧?大清早不去练功坐在地上干什么?怎么?来大姨妈了吗你?”


  方锐一怔,回头一看,发现自己背后房子上高悬着一条横幅。


  《蓝雨连环霹雳无敌乾坤大法打遍天下无敌手名声响彻十四州全胜武馆》


  超长一条,从左边挂到右边。


  字迹龙飞凤舞。题字者:黄少天。



评论 ( 21 )
热度 ( 169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