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潜龙在野 2

❤️❤️Attention❤️❤️

试阅

1,谨慎阅读,讲述轮回很久最终在一起的故事。

2,突然来了的脑洞。慢热。

3,先放一些,要是觉得不能接受我就删掉。

4,凡人周x龙王叶

如果做好了准备====》GO!!

————————————


2


  在一片慌乱之中,总算有一个男人镇定的开口了。用着一口声调不地道的中文。


  局长:“……叶、修?”


  那语调古怪的汉话,让呼风唤雨的龙王动作一顿。叶修的衣袍在水中漂浮,神性的光辉让他的面容也染上一层漠然。


  叶修隔着玻璃,打量这个异族凡人的容貌。视线从男人乌黑的发梢经过,对视进他漆黑的眼睛里。


  叶修:“这不是有人能说人话么?”


  年轻的局长眼睛像是凛冬的寒鸦,萧瑟得让生活在碧水蓝天里的龙王有了些兴趣。


  龙王询问:“蛮夷凡人,你的名字?”


  有些女巫的咒术是通过知晓名字下达的,不交出真名是异端审判局的常识。


  然而局长却只沉默了一会儿,就说出口了:“Gaius·  Iulius · Diui ·filius · Ceasar · Octauianus.”


  叶修:“……”


  叶修愣了:“什么什么什么?”


  异端审判局局长胎从罗马天主教,和教皇关系匪浅,教皇亲赐其姓名。罗马名就相当于一个古代中国人,他的墓碑上刻的那一长串名字,把氏族名,姓,这一支的分支名,本名,官职,地位,字,号等等都罗列其中,自然就又长又难认。


  局长没有重复第二遍,盯着东方龙沉默着。


  “……随便了。”龙王眼神淡漠,“既然你能听懂我的话,现在,放我离开。”


  局长:“……不。”


  叶修:“囚龙者,必有天谴。再不放我离开,就算我不降下惩罚,你们在场每一个人也必将死于非命。若你一手促成此事,惩罚更加严酷,三生三世都不得好死。”


  他说出这话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龙王自己都没有察觉,当他看向青年漆黑漂亮的眼睛,说出来的话已经有了些为神的慈悲和温和。


  局长:“不。”


 龙王垂下眼睛,再次抬起来的时候纯净琉璃色的龙瞳威严而冰凉:“为何?”


  局长看着龙王尊贵的眼睛,对视之时,连他自己漆黑的瞳仁也像燃起了金色的火焰。


  局长:“你是我的。不能走。”


  龙似乎感觉到荒谬至极,他手上出现龙鳞,指尖利爪轻而易举在玻璃上划出白痕。他厌倦了和人类交谈,转头看向窗外,天空乌云密布地更加浓密,一道天罚一般的闪电劈了下来,巨大的雷声响彻旷野。


  雷暴即将摧毁一切,异端审判局之中的所有人,都将像是汪洋中的一片叶子,即将被毁灭。


  在建筑物濒临崩溃的剧烈抖动中,局长拿过桌边的一个水晶酒瓶,用高脚杯给自己倒了一点鲜红的酒液。


  东方龙王大抵没有喝过西方那种如血一般的葡萄美酒,稍微好奇了一瞬。下一刻,整个水箱里被注入了新的水流。


  混杂在水中的高浓度酒精尽数涌入,让龙王当即有了反应,他还来不及反应就彻底醉过去。威严的人身重新化为了长长的龙体,闭上眼安静地圈旋在了水族箱之中。


  窗外当即乌云潇洒,整片天空回归风平浪静,阳光普照在翡冷翠的大地上。


  局长看着水箱中的巨龙,盯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抬手撤走了异端审判局所有的人。


  叶修不会喝酒,这点和他双胞胎弟弟是一样的。


  当时他离家出走,顺着水流游进大海,后来又遇到不知道哪个龙王在施暴风雨,就往海心里呆了一段时间。


  等到风平浪静,叶修浮上水面在浅海晒太阳,恰好碰到一群长相古怪的番邦人,乘着船唱歌出海。


  叶修觉得有趣,就缓缓跟着。谁知道被一桶葡萄酒给灌倒了,真是可悲可泣。如今他身陷囹圄,也不以为意。因为龙行天下,无处不可去。他现在被暂时囚禁在这方寸大小的水晶缸中,只要他想,就能脱离。


  嗯,他是这样想的。


  叶修懒洋洋趴在水族箱的一块大假山石头上,脸色因为醉酒而有些嫣红。


  他有些不稳地抬起手,阻止那个在往水里倒酒的金发年轻人:“我不胜酒力,但处置你还是绰绰有余。速速停手,不然尔等必将自食其恶果……”


  话没说话,又倒了。


  懒趴趴的龙吐着舌头变回原身,趴在石头上睡觉。


  身为龙王,叶修不用进食,也从不吃那些凡人丢进水中的生肉。他反而皱眉挥挥手,将那污染水源之物传出水缸,摔回凡人的脸上。


  他不吃饭,也不通语言。异端审判局的人给他找了个秘密兽医,兽医隔着玻璃诊断了好一会儿,勉强推断这条东方龙是得了抑郁症,可能在进行自杀行为。



  一群穿着黑色军服的年轻人,围着龙王看,都以为这条龙要死了。


  叶修的不配合,终于第二次引来了异端审判局局长的光临。


  叶修隔着玻璃,看着黑发的局长,这个在这片土地唯二会说汉话的人类,眼里却满是惫懒之色。


  局长看着他,放轻了声音,仿佛是在笨拙地哄小孩子:“你……不吃?”


  叶修坐在假山上,龙尾拨动水流,看着那一片水域无动于衷:“我无需进食,已经几千年没吃过东西了。”


  局长看着他,用着不地道的汉话道:“吃,是幸福的事。”


  “非我族类,不可同类而语。千年的长生对我来说也不过就是尘埃般渺小,然而在你们这种凡人眼里,连不进食这件事都是无法想象的。夏虫不可语冰,你又懂些什么?”叶修的袖子在水中微微浮动,看也不看这个凡人一眼。


  局长看着他,不说话了。


  局长:“爱吃,甜么?”


  叶修没理他,他对于口腹之欲没有太大的感触,所以自然无从答话。


  一边一位职员小心翼翼接近局长,看到他漆黑的眼睛浮动着昏暗的情绪,咽了咽口水,用希伯来语问道:“长官,兽医说,这条龙得了精神抑郁症,他会死么?”


  局长沉默一会儿,用希伯来语回答:“不会。”


  职员:“?”


  局长看着水中的龙:“他是我的,不会死。”



评论 ( 13 )
热度 ( 342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