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25

低估了自己流水账的能力。这片本以为是短篇,写来调剂一下的小沙雕文。

十几章完结的

结果硬是拖到了二十五章……成了中篇

我也是为林方产过粮的人了(……)

下章完结。

————————————————

25


  方锐被这句话说愣了。他也不傻,缓缓醒了酒,说:“老林……?”


  林敬言,怎么也记得现实世界发生过什么?


  林敬言放下筷子,看着他,叹了口气。


  方锐愣住了,若有所感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林敬言没说话,只是沉默,然后勾起唇角似是而非笑了笑。他的笑容里有无奈,有温柔,有不得已,有……


  “卧槽!你还有碧莲笑!笑个屁!”方锐扑上去挠他,“你今天他妈的必须把话给老子说清楚!”


  林敬言猝不及防,差点被他媳妇儿把英俊的帅脸给刮了。手忙脚乱招架,几乎拿出了和木桩打霸王连拳的架势。


  突然,兴欣山寨外面传来一阵嚷嚷声。


  林敬言看了方锐一眼,赶紧脱身,一眨眼就飞出去了。方锐一肚子话憋在心里,要找林敬言算账。也气鼓鼓跟着走了。


  皓月当空,山寨下面好多人。黑压压的,貌似来者不善。


  方锐怒喊:“怎么!都是来参加贼王争霸赛的么?滚滚滚!山寨打烊了今天!”


  “争你妈!”一个人打头叫到,站了出来,“我们是来剿匪的!”


  方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借着月色和火把勉强看清楚,恩,是赵禹哲。


  方锐:“哟!好久不见!”


  赵禹哲眼神犀利:“是你?”


  方锐大大方方:“正是呼啸大奶奶在下本奶。”


  赵禹哲呸了一口:“你都被土匪抢走了,还不知道被干了些什么?你已经自甘堕落,不贞不洁,不干不净,还敢自称大奶奶?你早就和呼啸没有一丝一毫关系了!”


  突然,一快板砖砸上他的脸。赵禹哲险些避过,脸却被刮花了。他怒目转头看去,心想谁敢打他。


  然后立刻和看到鬼一样了。


  林敬言皱眉,把方锐挡了,心情不善:“你是谁?当着我的面敢这么说我媳妇儿?当我是死人么!”


  赵禹哲傻了:“卧槽?林大当家的,您不是死了么?”


  方锐嘀咕:“死个屁死。会不会说话,我往山寨门口撒把米,鸡叫的都比你好听。”


  林敬言盯着赵禹哲皱眉:“你是不是……方锐家里嫡亲的妹妹?”


  “……”方锐伸手掐了一把林敬言的腰,“少他妈放屁!”


  林敬言面不改色看着赵禹哲,腰都被掐变形了,还从容往后抓住方锐的黑手,仿佛NPC一般严肃念台词:“我当年上门提亲的时候还见过你,你当年还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凉,如今这么长成了这副鬼样子了?你去东瀛整容失败了么?”


  赵禹哲:“……”

  

  这时候叶修洗完澡出来了,脖子上还挂了条毛巾。看他们一群人聚在那里,走过去凑热闹:“哟,都在呢?”


  方锐应了声:“嗯。老叶!有人来踢馆了,咱哥俩一起把他们打回去!”


  叶修打量了一下赵禹哲:“这是来参加贼王争霸赛的一号种子选手么?”


  赵禹哲:“我不是!”


  叶修冷漠看了他一眼,赶人:“那闲杂人等快些离开。不然先喂猪再喂狗。”


  方锐毛骨悚然:“我们不是正经山寨么老叶?”怎么还有人肉饲料呢?


  叶修皱眉:“那本来是你的工作!新来的土匪要帮陈老板娘一个月农活的。我帮你抓壮丁减轻负担你还怪我?”


  方锐低头认错。死不悔改。


  方锐见叶修都出来了,黑山老妖都在这了,凭赵禹哲一个嫩苗苗绝对在他面前翻不出什么幺蛾子。于是他想起自己还有事要和林敬言问,拉着老林要走。


  他俩举止亲密,赵禹哲看不过去了:“林大老爷!当初要不是方锐,嫁入山庄当大奶奶的可就是我。他一个庶出的,我明明才是呼啸未来的希望!”


  林敬言回头看了他一眼。


  赵禹哲瞎喊:“你们不能在一起啊!他又穷又穷,你俩狼狈为奸,在一起就是祸害!”


  叶修想都没想,抬起脚就是一下踹过去。猝不及防一脚把赵禹哲踢下山坡,还滚了一圈。


  叶修手里抓着洗澡毛巾,见有人还要冲上来反抗,扇耳光似得,用力一个圆舞巾,把人都给抽飞出去。


  “他俩男才男貌金童玉童天生一对,容的到你这个丑八怪来多管闲事?”


  叶修皱眉道,“没事的赶早给我滚,少在我的地盘丢人现眼碍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方锐给他加油:“老叶干得漂亮!”


  叶修白他一眼:“你没事回去洗澡睡觉,这里暂时没你的事儿。若真有事儿我撑腰,放心便是。”


  方锐一怔,感受到了叶修对他的维护。这感觉十分熟悉,让他一下子回到了现实的记忆。当年老林退役,自己被呼啸嫌弃,在家整日坐立不安,频遭白眼。当时他几乎都考虑和老林一样退役休养了。是一穷二白的叶修找到自己,土匪般拉自己入兴欣,从此便是云霄飞车一般的高速进展。


  要不是叶修,他似乎会在呼啸耽误他人生最好的几年,然后再去几个三流队伍,接着退役流浪,并且终其一生都拿不到冠军。


  方锐也私下里想过,为什么叶修当初会对他的处境这么敏感?


  其实也不难理解。当初嘉世战况不佳,身为队长的叶修恐怕是遭到了比他还要严重的冷遇和白眼。当时叶修估计是最明白个中滋味的。


  ——“我已经受尽苦难,怎好再让你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方锐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看着叶修的背影点了点头:“老叶。”


  叶修:“干嘛?”


  方锐:“晚饭抢了你一个鸡腿。对不起。”


  叶修一怔,没反应过来,晚饭吃的是火锅啊?他回过头和他真诚的大眼睛对视了一眼。突然笑了:“少他妈废话,滚!”


  方锐拉着林敬言跑了。跑得飞快。


  林敬言被他扯着差点摔跤:“怎么了?”


  两人跑出去了老远,在月色下找了个荒凉无人的地方。方锐一转身,把林敬言强行按住了,并且保证他逃脱不了。


  方锐:“林敬言!”


  林敬言悚然,一听到他叫自己全名,有一种藏私房钱被老婆抓到了的恐惧感:“到!”


  “我觉得你有事瞒着我。你肯定背着我做了些什么事情。我想要听你给我讲清楚。”方锐深深地看他,皱眉道。


  林敬言:“嗯……唔”


  方锐:“男子汉大丈夫大大方方的,干什么支支吾吾你?”


  林敬言沉默一秒,然后装无辜道:“你说什么,我不懂啊。”


  方锐被气到了,叉着腰站了一会儿,四下看了几眼,然后抬头:“……我也没别的意思,你不必糊弄我,我也不傻。我这么直截了当的询问,不过就是希望你对我,是真实的感情。”


  林敬言眨了一下眼,应话道:“嗯。”


  方锐叉着腰沉着声音,眼神很深,声音语调缓慢的说:“真实的,真诚的,不是虚构的。我希望你真的喜欢我,那样我会告诉自己,你的存在不是我的自欺欺人。虽然很贪心,但我……希望得到你的全部。”


  林敬言很少看到这么严肃正经的方锐,心里疼了一下。他的方锐本来就该是猥琐的,不正经的,快快乐乐地。但是这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他好像把心中自由自在的那个人给禁锢了。


  ——从他离开呼啸的那一刻起。从他自己,真心实意的喜欢上方锐那一刻起。他就变得不是那么自由了。


  林敬言心疼了,他想抱抱方锐。


  方锐眼睛似乎想笑,但是嘴里却无可奈何地叹气了。


  方锐无奈笑道:“老公。”


  林敬言愣在那里。


  虽然口里没遮拦的开玩笑似得乱叫他媳妇儿,虽然推崇逼迫威逼利诱他好几次。但是这的确是方锐第一次这样面对面喊他。


  方锐用力揉了把脸:“老公,我爱你。我不玩了。我们回去吧。”


  他转身离去拉了林敬言一下,可是居然没拉动。方锐愣住了,下意识转身用力扯了扯,可是被他抓住的男人却坚如磐石站在那里。


  方锐回头看他,只见林敬言眼神温和地看着他,像是一座有感情的雕像,许久,他轻轻笑了一下。


  方锐看到在他的背景里,世界像是开始分崩离析。耳边的系统音嘈杂,连系统哥说什么都听不见了。他只看着林敬言,那个无论怎样总是笑着的老林,站在整个分崩离析的土地上,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


  方锐:“老林?”


  他看见林敬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最后像是全盘认输了。那个男人抬手将袖口从他手中抽离,像是拨开了他俩之间所有蛛丝马迹,从此再无可寻。


  林敬言柔声道:“媳妇儿,我也爱你。早点回去吧,锐哥乖乖,快些醒来。”


  一切的景象如潮水一般褪去,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话,就坠入了更深的黑暗之中,像是梦境走到了最后。


  


评论 ( 27 )
热度 ( 189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