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潜龙在野 5

5


  周泽楷回到家中,把花插在水瓶里,放到一块放有黑白照片的案几上。


  照片上的女人是他的母亲,听他爸说,他妈身体不好,在生下他没多久以后就去世了。他对母亲没有什么感觉,只不过偶尔能明白到父母的感情应该十分深厚。


  据说母亲喜欢百合和白芍药,灵前的花就从来没断过。


  周泽楷给净水瓶里加了点水,又在厨房里找了一个青花瓷的小鱼缸换好水,打开塑料袋,把刚买来的鱼放了进去。


  那尾丑的要死的泥巴鱼入了水,稍微动了一下,像是懒得不得了又不肯游了,只要死不死的吐了一个泡泡。


  周泽楷看着这条鱼,将它端进了自己的房间里,放在了床头柜上。


  经过他爸书房的时候,看门还关着,大概知道他爸在忙正事,就没有去打扰。


  周父是一位大学历史系的教授,热爱考古,经常能对着一些文物古迹欣赏考究半天。周泽楷习以为常,心想等到傍晚要是父亲没出来,就自己做好饭叫他。


  青年回到自己房间里,没有开空调。或许是觉得太过闷热,只打开了房间的窗户。他脱掉了上衣和外裤,躺在床上准备睡一觉。


  窗子外面的天阴阴的,弄得整个房间里像是黑白老电影里的画面。安静又炎热的午后,空气也像是凝固了一般。床头的青瓷鱼缸里,肚皮朝上的泥巴鱼翻了一个身,尾巴在水面拨出一点涟漪,游入缸底不动了。


  周泽楷以为他会热的睡不着,然而事实上,他一沾上枕头就陷入了沉睡。


  他甚至还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像是换了一个壳子,穿着有肩章的立领军服,骑着骏马走在陌生的大街上。他应该是身份高贵之人,因为无数沿途摊贩路人见了他都纷纷停下手上的活,向他毕恭毕敬,低头弯腰问好行礼。但是他没有理睬,似乎前方的家中,还有个极为重要的人在等他回去。


  于是周泽楷谁也没有看,一抽马鞭,马蹄声声乱,奔走无影。


  一转眼,梦里场景如水墨消散。他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的他有些许挑食,把碗里讨厌的菜偷偷丢了。如此小孩儿气的举动,引来了他爸的大发雷霆。


  周教授最不能忍受小孩子浪费食物,让他跪在他妈照片面前认错。


  他不跪。


  周教授气极了,问他为什么不跪。


  周泽楷听见小小的自己说:“我、和她,不像。”


  小周泽楷看着他爸爸震怒的眼睛,咽了咽喉咙,嗫嚅小声道:“她不是,我妈妈。”


  这句话像是雷声一样在耳边炸开,梦里突然下起了暴风雨,把屋子里的窗户给吹开了。周教授急着去关窗户,却被直接吹倒。灵位上的黑白照片和花瓶乒铃乓啷地倒了一地,白芍药和百合花砸在地上,玻璃花瓶啪啦一声碎了。


  周泽楷立刻惊醒,背上的汗水把床铺都给濡湿了。他坐了起来,微微喘气。床头边的那条小鱼游了一圈,肚皮朝上浮起来,继续装死。


  周泽楷呼吸不稳,记不起来自己刚才梦到了什么。想了好半天,心里涌起了一些感觉——他想去客厅关一下窗户。


  于是周泽楷起床,直接推开门走出去了。然而下一刻他就后悔了,因为家里这时候来了客人。


  沙发上坐着一个短发的男人,面容清秀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出世淡漠感。看上去比自己大几岁,正在小声地和周教授交谈,两人举止融洽,那人似乎是周教授的朋友。


  叶修看到周泽楷房间门开了,下意识抬头去看。看到他上半身赤裸,居然只穿了一条短裤子出来。顿时觉得有点窘迫,别开目光,把那眼里丁点不自在给遮起来了。


  周教授看到周泽楷,也是有些惊讶:“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家里还有客人,快去穿件衣服。”


  叶修摇摇手:“没事。不用太拘谨的。”


  周教授看着周泽楷:“本来来了客人是要让你泡茶的,但是客人说不想打扰你……你刚才是在睡觉么?”


  周泽楷点了点头,看了叶修一眼,重新回头进房间里去了。


  再次出来的时候,他套了件黑色的T恤,俊俏出色的五官上毫无表情,黑发黑眼配着雪白的皮肤,看上去颜色对比十分强烈。


  不用他爸说,他就去厨房烧水泡茶了,却略微带了个耳朵听客厅的谈话。


  叶修皱眉看着厨房里,周泽楷的背影,话语有些疑惑:“你居然,让他做事?”


  周教授顺其自然:“对啊,我有的时候很忙,在家里有些家务活一直是我儿子做。请问怎么了?”


  叶修:“……没什么。”


  周泽楷泡了茶出来,给叶修一杯。叶修接过道了谢,却并不喝,只是眼睛留在他身上,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想从他身上看出点什么。


  那目光有些灼灼,周泽楷刚迎着看回去,叶修把眼神转开了。


  他有些疑惑,又直觉上感到他爸挺尊敬眼前这个男人的,莫名其妙有些搞不懂。


  周父是个大名鼎鼎的文化人,为国家考古都做出过贡献,文人总有点脾气,平日里就算是那些大官也是不屑理睬。很少看他这样和颜悦色的去和一个人说话,甚至态度还是极度放低的。


  周教授小心翼翼地问叶修:“请问您今天要留下来吃晚饭么?我儿子做饭很好吃的。若是有合口味的,我让他现在就出门买菜。”


  叶修闻言看了周泽楷一眼,突然笑了笑,摇头:“我不用。”


  周教授哦了一声,想起来些什么:“忘了介绍,小周,这位是……叶先生。”


  周泽楷礼貌叫了声:“叶先生。”


  叶修看着他,点了点头:“你的话,只叫我叶修就可以。多余的不说了,我这次来,是想来要回一样东西的。”


  周教授立刻有些紧张,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眼神扫过周泽楷,看着叶修脸有些发白,手有些颤抖却不敢乱说出话。


  叶修看着周教授,声音很轻:“你别怕。我前几天丢失了一尾鱼,一路查过来知道那条小鱼被一家花鸟市场的店主捡走了。好不容易查到那里,却发现已经被令公子买走。那条小鱼对我很重要,所以我想要回来。”


  周父立刻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看向周泽楷:“有这回事儿么?”


  周泽楷:“……”


  周教授看他表情就明白了:“既然鱼是叶先生的,快还给人家。”


  周泽楷:“不是。”


  叶修:“?”


  周泽楷看着叶修,眼神执着:“是我的。”东西只要是他的,那他就绝不会放手。


  叶修:“……”


  叶修看着眼前的青年,心里有些惊讶,原来凡人某些性格是不会因为轮回转生而变化的。本来性格深处的固执专注,随着转世也会一直保留么?


  叶修哑口无言,有点没辙。他不擅长和凡人交流。想了想,只能像和哄小孩似得:“你把小鱼还给我,我请你吃糖。你爱吃甜的么?”


  周泽楷看着他,目光诡异,大概是觉得眼前这个人失了智。





评论 ( 10 )
热度 ( 278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