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潜龙在野 9

9


  周泽楷在学校遇到了一个实习机会。虽然还是在校毕业生,但是据说这一次考究可以增加学分,在学期素质测评中也会留下不错的履历。


  最近西山据说出土了一个古墓,考古学家正在对出土文物进行识别和勘察。就目前为止,还没有勘测到主墓室,就已经在墓中发现了至少秦汉时期的文物。


  这些天西山的好消息不断传来,墓中不停出现价值连城的文物。既有西汉的金缕玉衣,唐朝的夜光杯,又有宋朝的开封府金刻文书和清朝的彩瓷。没有一个人能够说清墓主人是谁,后来只能勉强辨别,这位可能是个富可敌国并热爱搜刮财宝的一方民国军阀。因为目前为止,出土的文物中已经发现了一些银元。


  没有谁知道谁可以这般富有。像是有一位拥有天下的君主,在墓主人去世以后将无尽的宝物伴随他同眠。


  ——金银玉石,铺满其轮回之路,锦绣丝帛,换他来生衣食无忧。


  因为周教授是考古学,周泽楷也顺其自然念了历史。他在校学习优异,这次可以跟随导师和研究小组去西山古镇,进行一些文物的修缮和记录。


  周泽楷近日来都有些心事重重,他跟着老师同学前往远乡的火车,他从窗户倒影里看到自己姣好俊美的脸,一路上不言不语,满心都是想着别人的样子。


  下车以后坐了一段时间的汽车和巴士,又接着走了一段不短的山路,总算到达了西山古墓。导师和同学们都有些气喘吁吁,古墓前已经有着许多的勘测仪器和专家,来来往往的人将山上的泥土都踩硬了不少。


  但是很明显,在场所有专业人士,眼中都有些无奈和焦急。


  周泽楷见到他的导师找到了一位考古学教授,向他询问了现在的勘测进度和古墓情况。


  周泽楷在边上听着他们对话,大致明白了内容:眼前这位不明主人的墓地,许多人动员了无数力量找了很多天,也进行了不少尝试。但无论如何,就算用尽了办法都无法深入其中,更别提找到墓主人的下葬主室了。


  墓主人的身份至今成迷,没人知道最里面到底是什么。像是有人,用着诡异的阵法和精妙的机关,把那一层身份给藏了起来。


  那问题来了,既然下葬之人这般神通广大,精通古代文学风水阵法。那这个西山古墓,又是如何被发现的呢?谁也说不出个缘由,这座宝藏一般的墓葬凭空出现,此前无人知晓探究,更无传说。就好像是时候到了,自己对外敞开了一样。


  一个同学举手提问专家:“试过炸开大门么?”


  专家立刻瞪过去:“那会伤到里面的文物,绝对不可以!”


  周泽楷没说话,站在那里看周围忙碌的人,有时候把视线略微的扫过一些还沾着泥土的文物上。他并没有任何触动,似乎都无法激起他的任何情绪反应。


  但所有人都在想,只是外面的空间,就有这样多价值连城的宝物。那么在墓的最里面到底埋藏着什么宝藏和秘密呢?


  勘察工作正在紧密进行,学生们只是帮忙整理一些资料和进行工作记录。


  在太阳下山以后,大学生们和导师在离古墓不远的一户当地人家中住下。在支付了一些租金以后,他们将在这里渡过夜晚。


  农户给学生们做了一些粗茶淡饭。没有人抱怨,辛苦工作以后的食物总是特别宝贵。


  第二天还有更多的工作要进行。周泽楷草草吃了一些东西,简单洗漱了一下以后就上床睡觉了。他和一个男同学一间屋子,所幸临时室友睡着以后很安静,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困扰。


  但饶是这样,周泽楷也做梦了。


  梦境不算好,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很小的时候,或许那时刚上幼儿园,顶多四岁左右。他坐在医院的长廊上,他爸爸在儿科诊室里面,和医生讨论着些什么。


  周教授的声音模糊又充满担忧:“我儿子到现在都不怎么说话,要说话也发音不准……”


  医生安慰他:“别担心,周先生。小孩子天生说话不清楚很正常。只要做一个小手术,剪掉舌系带就可以了。现在发现的正是时候,不会对他以后有什么影响的……”


  小周泽楷静静听着,隔壁儿科手术室正好哭着被抱出来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那个小孩子哭的撕心裂肺,满口鲜血淋漓十分吓人,应该是刚做完手术。


  周教授出来的时候,小儿子已经不见了。


  周泽楷梦见小小的自己跑下了医院大楼,也不知道要逃去哪里,就是不停地跑着。孩子也不知道什么危险,居然就这样一路无人阻拦的跑出医院大门,要跑上马路。


  路上车水马龙,来往车辆就像一个个庞然怪物,危险又可怕。他无知无觉地走上马路,迎面一辆私家车就要撞上他。正当千钧一发的时候,有一只手在背后突然拉回了他。


  周泽楷刹那回头,因为太矮,只看到了那个人的腿,紧接着就被拉进了一个陌生气息又熟悉的怀抱里。


  “区区凡人,居然这么小就知道闯祸了么?”


  那个声音温柔,令人安心,说不出的熟悉。


  梦里的小孩子口齿不清,勉强说了几个字:“我……不……要……”

  

  那个人把他放开,伸手掐了一把小孩子软乎乎的脸:“不要?什么你不要?”


  周泽楷愣了,这个人居然是叶修。


  柔和的东方五官,棕黑色似乎可以看到几缕金丝的眼睛,清秀干净的面容,微微上扬的温柔唇角,正蹲下看着自己。一切一切,都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样子。


  梦中的小孩想起自己之前看到的术后鲜血淋漓,皱眉低头:“不要……舌、头……”


  叶修笑了几声:“连舌头你都不要?那你要什么啊这位小兄弟?”


  小孩子似乎很委屈,见到这位陌生人也不害怕,上前一步用小手抱住叶修的脖子,棉花一般软的身体就这样抱着青年,口齿不清:“…我想,要……你……”


  叶修被突如其来的拥抱愣住了一秒,转而也垂下眼把他紧紧抱了一下。他忍不住决堤的感情,把头埋在他小小肩膀上,用力的呼吸了一下孩子温热柔软的气息。


  龙王抬起手,放在自己唇上轻微叹气。灵力在指尖浮动。然后如飞吻一般,他转手把手指贴在了孩子的唇上,神的力量流入孩子的身体里,将他驽钝的舌头无痛无息的温柔治愈。


  叶修笑了:“好啊。那我等你长大。”



  ……



  周泽楷醒了,他在黑暗中睁开眼睛,轻微喘息。他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唇,感受着那根无端被治愈过的舌线,在黑暗中紧紧皱眉。


  他睡不着了,有些东西在摩挲着他的心。


  凌晨两点,周泽楷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以后从农户家中离开。


  他好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向着古墓方向走去。


  沿途都是山路,漆黑的视线看不清道路。周泽楷只找了一个看似对的方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往正确的道路上走。


  然而就是这样的暗夜前行,似乎让道路越来越长。他好像走进了一处从来没见过的隧道里,连风声都没有。漫长的道路像是轮回里必经的转生,不知前方有什么,也不明白自己走过的路即将被洗去。


  鞋子突然间踩中的质感不同了,周泽楷意识到自己走到了尽头。


  眼前是一个天坑,从没人想过,山的深处会有这样宛如奇迹一般的景色。从现代科技的卫星和仪器里探测里,多年来从没有被发现提及过,西山山脉中有一处这样的地方。


  这里像是一个被精心挖空的空间,天坑中像是空气不流通根本不透风,但却有着足够可以览尽清月星云的天顶视野。


  除非神明降临,否则没有人可以解释这一切了。


  周泽楷缓缓走进天坑里,事实真相在他眼中呈现。


  一条有着碧绿色鳞片的巨龙沉睡着圈旋着一处小小的坟墓。坟墓无碑,无声无息。月光从天空洒下,落在龙鳞上仿若为其镀上了水银般的边。


  坟墓普普通通,龙身周围有一些花。那些花有些已经干枯成梗,有些还依旧萎靡绽放。还有几朵白色的百合,还沾着新摘的露珠。时间的流逝在此间之中似乎变得缓慢,连坟前祭拜的花朵都变得难以凋零。


  月光流泻,安静如水。周泽楷盯着那条碧龙看了一会儿,他感觉自己的舌头有些麻痹了,半天却叫出了一个名字:“……叶、修?”


  龙缓缓睁开了眼睛,充满了威严和高贵,那颜色像是最剔透的翡翠,冷冷的反映月色的光泽。 


  周泽楷本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高贵的生物,但是那一瞬间,他有了种深爱般的错觉。他无法从龙的身上移开眼睛。


  那条龙吐息了一瞬,宛若叹息,那声音在整个空间之中嗡鸣。忽而巨龙动了,在飞起圈旋一圈,仙光乍破后居然化出长袍衣袖。一位身着古装汉服的男人,他眉目如画,头生龙角身垂龙尾,踏着虚空遥遥望向周泽楷。


  周泽楷看着那张脸,吐字有些颤抖道:“叶修!”


  龙王看着他,对他伸出手去,广袖锦袍翻涌,仿佛在邀请他请入一个从未接触过的世界。 


  周泽楷在这时,总算意识到了,他可能不止一次的认识过、执着过、迷恋过眼前的这位高贵的神明。


  世界像是隔着一块巨大的玻璃,孤独的神明在墙一般厚的玻璃那边,须臾的旧年和回忆彷如月光一般温柔地存在。而玻璃这一边,则是凡尘如铁的现实,记忆的潮汐冰凉打来令人浑身颤抖。


  时光回溯,岁月荏苒。


  叶修却一尘不染站在那里,声音温柔地说:“小周先生,你好啊。”


评论 ( 21 )
热度 ( 328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