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潜龙在野 10

10

 

  

  【1920年·华夏·东南地区】


  若是时间再往前推一会儿,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清朝末年,八旗子弟军和绿营战斗力底下,在征讨太平天国势力时不得不依靠敌方军团。随着清廷没落,地方团练势力日渐扩大。


  民国成立后,推派各省都督进行自治。护国之争后,更是再无人有足够力量支配整个华夏,加上北洋内斗,各地军阀正式成型。


  1920年初夏,钱塘江连下了一个月大雨。决堤的河流由西往东注入杭州湾。


  每年的农历八月十五,都是观潮最好的时候。东南形胜,三五都会,钱塘自古繁华。观潮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可是今年,从唐宋祖上传下来的这份习俗怕是履行不了了。


  连绵的雨雾将凤凰山笼罩,滔天大浪将岸边的一切冲毁的干干净净,万马奔腾的海浪遇到河床沙坎受阻,扬起十几米的大浪,已经要形成灾害。


  官家早就开始派兵遣散沿岸百姓,争取将伤害减少到最低。


  在狂风暴雨之中,一个身着军服的男人骑着黑马,于高处监督着百姓避难的活动。所有的官兵在他的简单指挥下有条不紊,力求带走每一个人。


  大雨倾盆,如刀子一般的雨滴打在男人身上,将其雨衣砸的贴在身上,映出一身绝好的身材来。垮下的黑马被雨淋得不耐烦,发出阵阵嘶鸣。男人伸出戴皮手套的手,在马鬃上摸了几把安抚,视线却依旧紧盯着不断撤离的百姓。


  有个副官忍不住了,上前劝谏:“少帅,您还是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不能让您亲自看着。”


  身着军服的少帅看了他一眼:“因为危险,我才在这里。”


  副官:“可是少帅……”


  少帅声音平淡的训斥:“做你的工作。”


  手下副官只好无奈的领命离开,只希望这些平民能够快点撤离,好让少帅也早点回去。


  男人骑马在高坡之上凝视钱塘江岸一波比一波高的浪潮,眼神晦涩深谙,在心里估计损失。


  他是华夏东南这片的军阀子弟,打从一出生就拥有着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地位和权利。虽然地位高绝,但权力越大责任越大,管辖之下有地方受灾害,他是一定要维稳的。


  忽然间,少帅视线凝固,视力极好的看到大浪滔天中,有一个人居然出现在岸边不躲不闪,宛若自杀一般走向海潮。


  百姓们和官兵已经撤离的差不多了,少帅盯着那个人心里一紧,难以想象远处那人到底要干什么。


  隔得再远,也可以看到那人穿着一身青色衣衫,单薄的身影在大浪之中无比渺小,下一秒似乎就要被浪潮卷走。


  一个十几米的大浪汹涌的拍上岸,青衫人抬手,在少帅的凝视中他将手猛地按下。瞬间,那如野兽一般的巨浪像是被镇服的猛虎,不甘的低下了头颅。


  整个水域似乎都被震荡了一下,仿佛惊雷一般发出闷响。


  青衫人抬起一双漂亮的素手,十指直伸,像是撕裂布料一般分开。刹那间天龙定水,整个钱塘巨浪为之战栗,滔天的大浪被轻易撕碎,在江河中分出一条道路。


  污浊的江水似有不服,又卷起大浪袭向青衫人。


  “我乃四海之主,西海龙王,天下水灵供养之尊。”


  青年皱眉,居高临下,睥睨嘲讽:“孽畜,我已至此,区区鼠辈还不速来送死?”


  少帅盯着此番神迹移不开眼,就算隔得再远,也可以感觉到那人身上的威严与高贵。然而下一瞬间,更加令人震惊的景象就出现了。


  青衫人走入水中,下一秒被反击的浪潮吞噬。本以为他就此丧生,暴雨的天空中却突然雷鸣电闪,钱塘江中似有巨物游过。


  一条青龙破浪而出,少帅瞳孔收缩,见那飞龙破浪,龙爪似乎在水中抓住了一样隐约有人型的东西,强行扯出,瞬间怒龙穿心,斗破山河。


  巨大的白雷砸入江面,雷柱把龙和妖物一起笼罩,拍入水中。顿时,钱塘江泛滥的潮水急剧后退,水位线退缩,河面炸起十数道水柱,将整个水域的波澜全部炸碎。


  一切发生在分秒之间,然而少帅立于高处,把这威严震撼的一幕悉数看尽。也不知道结果,就看着水面在通天混乱之后逐渐平静,钱塘浪潮也恢复正常。


  片刻后,暴雨居然停了。连绵多日的乌云开始有了消散的迹象,河清海晏,天下太平。


  少帅呼吸有些微震惊的颤抖,回过神来,看到江潮拍岸卷起白色的泡沫。而海浪中,隐约可以看到被席卷的一角青色衣袍。


  他毫不犹豫,一把拉过马绳,驾马跳下高坡,用最快的速度来到岸边。他从马上跳下来,跑入江中笃定地往水里走着。江水逐渐漫过他的膝盖、胸膛,最后将少帅整个人吞噬。


  片刻后,他从水中冒出头,微微喘息换气,将一个人抱上岸。


  在他怀里,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男人。只是轻微的闭上眼睛,像是溺水昏过去了一般。


  ……一般凡人溺水,少帅是知道怎么救的。无非是把人放平,按压胸腔,在往嘴里灌气通息。


  但是面对怀里这位,男人少有的犹豫了起来。他低头盯着怀里人清秀的轮廓看了一会儿,湿透的额发上滴下水,打在怀中人脸上。


  最后,少帅还是决定试一试。


  他把青衫人在岸边放下,抬高他冰凉的下巴,贴着他冰凉的唇吻了下去。


  一口人气还没灌下去,唇与唇堪堪相贴,溺水的人就醒了。青衫人疲惫的睁开棕黑色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一瞬间没反应过来。


  少帅见他醒了,皱了一下眉,将头抬起来,把人抱在怀里带着询问看他。


  叶修感觉自己脑子里一片空,活得太久,有些本能的麻木,他被男人湿漉漉的怀抱拥着,觉得这人长得实在是眼熟到不行。


  从男人漆黑寂静的眼睛,看完他英俊到出奇的五官。似乎眉眼和神情,都满是似曾相识的样子。


  叶修生不起气来,只声音低哑地问:“……好大胆子啊。尔等凡人,姓甚名谁?”


  少帅把人抱起,似乎觉得他体温太低了,又抱的紧了些:“周泽楷。”


  叶修听了,点头:“这次到是个,我听得懂的名字。”


  周泽楷将他抱上马,自己也跟着上来,他在叶修耳边低声道:“你要记住。”


  叶修抬眼,疏离的视线没有感情,却根本没有正眼看他:“为什么?”


  身为龙王,凡人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


  周泽楷驾马往回走:“因为以后,你会经常喊。”




评论 ( 12 )
热度 ( 251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