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潜龙在野 13

13


  连日来的大雨和涨潮将东南省区的一些地方破坏严重,一些区域灾情还是需要人去管治。


  周泽楷年纪轻轻,精力十足,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处理着事情。他长相俊美无匹,能力十分出众,在地方军阀声望极高,东南这边,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据说周少帅还能文能武,并且至今还没有说亲。无数父老乡亲都关心周少帅的一举一动,十分爱戴他。


  回家的时间是几天以后了,当时周泽楷不眠不休在灾区监督完赈灾和修复,等到确定救援物资运送到位,施粥施药稳步进行,他才算是放下心来,准备回去了。


  周泽楷没休息,骑着他任劳任怨的黑马一路不休地赶回家。刚下马就被管家仆人大大小小的接待,只得耐着性子去好好地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没过多久,头发还在滴水的情况下,他就迫不及待去了叶修的院子里。


  他想念叶修。这种感情有点像刚得了什么宝贵礼物的小孩子,每天把礼物巴不得捧在手上吃饭睡觉都带着,就算要去上学,回家第一件事也是飞奔回去看看宝物在不在原地。


  一进院子,就见梨花树下一张躺椅,一位着天青色长衫的先生闭眼睡在那里,任由梨花簌簌落了一身,也没有伸手将其拂去。天青色衣衫上梨花点点,像是不会融化的雪。


  这一幕太美了,静好到令人不愿打扰。


  周泽楷站了一会儿,感觉全身的疲劳都被叶修安稳的睡颜治愈了。不由得走过去,喊了一下他:“叶先生?”


  叶先生并没有动静。


  周泽楷:“?”


  青年皱眉,满头问号走过去。顶着薅老龙胡须的危险,摇了摇叶修:“叶先生??”


  叶修依然毫无动静。


  周泽楷愣了,觉得有点慌,心想怎么了这是,难道有人给龙王先生下药了么?谁趁他不在家,这么大的胆子?


  他站了起来打算把找人来问问,结果脚一踢,踢飞了地上一个装着点心的小碗。


 ……那是一碗桂花酒酿小圆子。


  周泽楷觉得他好像找到原因了。青年满头问号,不相信叶修居然被个小圆子放倒了?这么可爱的么?他突然心里有点小萌,半跪在躺椅边上,伸手戳了戳叶先生熟睡烂醉的脸。


  这一戳不要紧,龙王睡得和个木头似得,这下居然被戳发了芽——他头上慢慢长出了龙角,身形慢慢变化,龙尾也出来了。尾巴从躺椅上滑落,好大一条垂在地上。

  

  周泽楷作为一个凡人突然挺好奇的,心想这龙角是个什么触感?磨砂的绒面还是丝滑的?软的还是硬的?这龙尾又从哪儿出来的?从腰带里面掉出来的么?还是裤子后面开了个洞?


  凡人的好奇心让他忍不住上前用指尖点了点叶修的角。结果才刚接触,一杯倒的龙王就发出了一些呻吟。


  周泽楷把手触电一般收回,觉得有只奇怪的手,在自己心头不可言说的地方撩了一把。他心跳加快了,轻轻吸了一口气,轻声问:“叶修?”


  龙王不说话,迷迷糊糊把脸侧了过去。


  周泽楷看着这样的神明,沉默了一会儿,又上手去摸他的龙角。这一次摸的力度大了一些,叶修直接皱眉,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不舒服的发出了些声音。


  然后,叶修把眼睛睁开了。


  和龙王对视几秒,周泽楷淡定的把手拿开:“叶修?醒了?”


  叶修眼神有些涣散:“……你……个……坏东西”


  周泽楷一愣:“嗯?”


  叶修表情有些茫然,但勉强还可以支支吾吾说话:“你,这几天,人呢?”


  周泽楷:“我,去赈灾。”


  叶修看着他,眯着眼睛似乎想把他看清楚。他似乎有些生气:“你别走啊?我需要你在啊……”


  他想说他需要靠近龙气足的人,才可以快速恢复干涸的灵力。但是酒后大舌头,怎么也说不清楚。


  叶修感觉晕晕乎乎,想睡觉。


  周泽楷耐心听他说完,点头:“我错了。对不起。”


  叶修:“……嗯?”


  周泽楷:“以后,不会再离开你。”


  叶修心想凡人都不可信,就会嘴巴一闭一张说假话,于是闭上眼,低声道:“真的……?”


  ”嗯,”周泽楷抓着他的手,感觉龙王醉的差不多了,于是握紧了一些,小小心心的发誓,“无论多远,都会回到你身边。”


  叶修又醉过去了,不知道听到了没有。


  若是清醒,他一定会对此报之以嘲笑。世上一切语言都是有言灵在的,出口成谶并不是传说,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只要说出口的话,就有很大几率成真。所以诺不轻信,故人不负我。诺不轻许,故我不负人。


  周泽楷,实在不该随随便便对他说出这样重的话。冥冥之中,自有命数会当真。


  龙王闭着眼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人类青年。虽然长相不是凡人定义中一等一的倾国绝世美人,但是却属于那种越看越英俊悦目的清秀。


  长着这张脸的叶修,任凭沧海桑田,千年万岁,四国八代,他柔和的面容落在别人眼中永远是顺眼舒心的。既没有锐利和惊艳,也绝不会因为时代的变迁审美的变化而被说一个不字。


  周泽楷在叶修身上,闻到一些清甜的桂花酒味。他突然有些渴了,盯着叶修,也想尝尝那份甜点的味道。


  这一次,龙王闭着眼睛睡着了,没有拒绝和疏离。凡人什么也没想,也没有考虑过不敬的神罚,试探一般微微低下头,舌尖顺利地尝到了桂花的香气。


  这份触碰像是时隔百年,在曾经轮回尽头留下的遗憾,跨越过时间的距离,在不经意间的梨花树下悄悄实现了。而当事人没有感觉,当时只道是寻常。


  周泽楷抬起头,微微松了口气。心里默默想着些事情:


  ——果然是甜的。以及,就算是神,唇也果然是柔软的。


  ……


  第二天,龙王醒酒了,从床上起来的时候依旧恢复了人型。叶修有点不记得自己之前说了什么,总感觉睡了一觉,已经从屋子外面转移到屋子里面了。


  叶修走出去,看到庭下梨花树下,坐了一个人。


  青年身着宽松衫子,舒适随便,可能是晨练过了或者运动过,额头上的汗水贴着些漆黑的额发。周泽楷手里捧着杯清茶,抬头看随风落下的梨花,像是在安静赏雪。


  叶修看着他,觉得凡人皆大同小异,似乎这一个有点不一样。至少,周泽楷长得真的是很好看的。


  周泽楷回头,肤白胜雪,眼瞳漆黑却柔如黑玉,鼻梁笔挺,五官生的精致却没有丝毫女气,他声音干净清澈,道:“叶先生,早。”


  他手中的茶杯里,飘落进一瓣雪白的梨花。在碧绿的茶面上,荡漾开一点点小小的涟漪。


  叶修看着那瓣梨花,感觉万年没有波澜的心,稍稍的也跟着起伏了些许。


  叶修:“嗯。早,小周先生。”


  他跟着走下庭院,坐在周泽楷身边,不用自己动手,茶壶便飘着给他沏了一杯早茶。他也不喝,就是捧着暖手。


  看着他这分样子,周泽楷嘴角小小的勾起一个弧度,然后又不动声色的放下。年轻的少帅喝了一口茶,想起来一件事,不由得提问:“叶先生……有件事,想问?”


  叶修心情不错,勾了一下唇角:“问吧?”


  周泽楷:“要是……唔,有人碰你龙角,会怎么样?”


  叶修看着梨花顿时没什么表情了。他沉默一会儿,冷静道:“最好别。”


  周泽楷:“嗯?”


  “若是有人触碰龙角。对于龙族来说……”叶修淡定的喝了口茶,“就是在求欢。”


  


评论 ( 32 )
热度 ( 337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