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闪咕哒♂】新宿街头事件簿(上)

❤️Attention❤️

1,未成年小少年御主,本章清水,后续有肉。

2,新宿特异点发生的事件

3,万事不决,先舔闪闪,所以卡文只要先吸一点闪闪就会通顺(嗯)!

————————————



1


  藤丸立香从高空摔下来,然而身边没有一个从者。


  拯救人理之后的小特异点分外奇怪,1999年的日本新宿似乎从本该发生的历史里出现了岔道口,据说成为了一个新的人间地狱。此处无太阳升起,永恒的夜里都是罪恶。藤丸立香不得不担起责任,前往他还为出生时候的日本,去解决特殊事件。


  然而小御主已经没空想这些了,谁也没想到小少年灵子转移的地方居然是半空中。从天空掉下的样子,像是一只即死的飞鸟。


  耳边是达芬奇的紧急的声音:“抱歉,立香!从者的量子转移失败了!过于强大的魔法存在被禁止了,似乎那个地方在排斥其他英灵的存在……只能接受活人的身体!”


  立香在空中说不出话来,马修魔力低落没跟来,其他从者又被弹出世界,这次他感觉自己可能真的要死了。


  “……什么?……认真的么……没错,哦还有这一招啊!”那边达芬奇声音顿了顿,似乎发现了什么事情,“立香,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立香:“我都快摔死啦!”还能有比这更坏的消息么?


  达芬奇:“是这样的!我们的确无法传送从者了,这次你可能没有迦勒底的英灵帮助你了!”


  立香心想,好的,谢谢,GG。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高楼天台,觉得自己一会儿掉下去的样子,应该不怎么好看。十五岁的孩子人生不长,就算此刻走马灯似得回想,也没有什么太长的回忆。


  至少没白活。死前拯救过世界,还挺好的。


  正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耳边达芬奇声音又响起来:“但是还有一个好消息!我们这边迦勒底还有备用的试验用亚从者灵基基底,具体原理和马修的身体差不多,可以接受灵基召唤降临!现在已经传送成功!新·人工生命体的身手比你好多了,先一步已经到达特异点!”


  立香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在落地前突然被猛地抓住了。他被老鹰掐住的小鸡似得,整个人被抓着了领子,一条有力的胳膊掐着他的腰,因为地心引力的关系,差点被那条胳膊卡得胃出血。


  立香用力咳嗽几声,感觉腹部被人打了似得。一抬头,愣住了,他对上了一双冷漠高傲,看不起人且爱嘲讽的红色眼睛。真是熟悉极了。


  小少年差点没梗死。


  吉尔伽美什感受了一下灵基降临获得的暂时身体,感觉有点像都市传说里的鬼上身。但是比起灵子化的英灵身体,现在的身体有血有肉,会疼痛和饥饿,更像是真的活着。


  只不过亚从者的身体比真的从者要弱很多,活动时间也不长,几天就会报废。不过现阶段也足够用了。


  吉尔伽美什面无表情握拳活动了一下手腕,皱了皱眉,一抬头更是不开心:“你看着我干什么?杂种。”


  眼前的男人金发红眼,身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服装,若是不说出来真像,谁也不知道这是一位名垂青史的神王。


  立香笑了,扑上去拉着他胳膊:“您好看,我就爱多看会儿。”


  吉尔伽美什把人一脚踹开:“也不知道是那个杂碎害的本王屈尊降贵。少废话!活动起来,干完活立刻回去!”


  他俩在这边打打闹闹,角落里本来想冲出来接人刷刷好感度的莫里亚蒂等了好半天,一下子觉得有点茫然,都不知道该不该出去接着刷存在感了。




  2



  1999年的日本新宿,比起过去那些上古特异点更令人觉得熟悉亲切。


  小御主年纪轻轻被骗入迦勒底,已经很久没有在大城市逛过了。永夜的新宿光怪陆离,到处都有小混混站街女和酒吧客穿梭。虽然是世界末日的特异点,但是乱归乱,人口依旧不少。


  日本只是一个岛国,却有一亿多人口。立香走过一个落地橱窗,发现里面在发售一款sony的随身听。他盯着那个小黑盒子看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好奇。


  他在看橱窗,不知道,身边有个男人正冷漠的看他橱窗玻璃上的影子。


  少年冰蓝色的瞳仁在镫亮的玻璃上剔透的不像是真人,像个宝石玻璃做成的人偶。十几岁的男孩子正是调皮贪玩的时候,藤丸立香却整日忙于拯救人理,出生入死挣扎在各种危险中。看着明显有些开心的男孩子,勉强获得肉身的神王皱了皱眉,也不是不明白他在开心什么。


  吉尔伽美什:“快走,不许浪费时间。”


  立香把眼神从耳机随身听上移开,回头笑了:“好的,我只是有些开心而已。毕竟和您一起走在这样热闹的大街上,曾经一度是我最想做的事情之一。”


  吉尔伽美什眼睛顿了一下,嘲讽道:“小杂种就是浅薄,真是容易满足。”


  立香伸手笑道:“您不拉着我的手么?”


  吉尔伽美什不屑反问:“你自己不会走么?”


  下一刻,对面绿灯亮了。马路对面横穿过来一批人,大多看起来都是小混混,手上拿着武器且来者不善。金发的男人瞬间有些防备,皱着眉把小御主用力拉过,微微护在身后。


  为首的混混恰巧和吉尔伽美什对上一眼,立刻被这个男人睥睨冰冷的眼神冻到了灵魂深处。哪怕新宿此时只剩下恶人,混混头子也没有见过这样冰凉到骨子里的眼睛。仿佛下一刻不开心就可以取他性命。


  小混混不敢惹他,收回目光不作声的和他擦肩而过走了。反正他们今晚的目标不是他。


  立香看着那群小混混完美错开他们走向身后,然后进入一个小巷子里。他有些好奇,伸出头去看他们往哪里走。


  不一会儿,小巷子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


  立香:“……”


  少年愣了一秒,然后十分讨好的,眼神有些调皮看向自己的监护人:“王,您在此处等我,不要走动。我前去拯救个凡人就回来。”


  吉尔伽美什抓着他胳膊,和老鹰抓小鸡似得,语气嫌弃极了:“你去?你救个鬼救。好好跟着本王!”说着也没和他多计较什么,步子轻松地跟着走进那个巷子里。他明白自己的御主是个什么样的人,立香那显而易见拯救世界的正义感,让他绝不会对眼前的事情漠视不管。


  虽然很不屑。但是不过是个女人而已,他懒得和这个小怪胎争。


  立香眨眨眼,笑嘻嘻跟着他背后走:“王最好了!”


  黑暗的小巷子里,一群小混混围绕着一个黑色的年轻女人,似乎要对她做些什么事情。黑衣的男人插着口袋走进去,高大而英俊,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散发着猩红残忍的光。


  巷子里传出一声声惨叫,不一会儿,意图对女人不轨的人统统都被打趴下了。人类当然没办法和从者打,王可以以一敌千,收拾小人如同整治蝼蚁。


  等一切妥当了,小少年轻巧走进来,想去问问遇难女士的情况。然而当他在昏暗的光线中,看清那个女人的脸时,脸上调皮的笑容陡然之间僵硬在那里,然后眼神逐渐有些沉着下去。


  吉尔伽美什随意打量了一眼那个女人。她很漂亮,看起来只有20几岁。她有着漆黑及腰的柔顺黑发,性感到衣服都无法遮住的身材,雪白的皮肤在黑暗中也可以看出细腻的感觉。更令人在意的,不像一般日本人,女人有一双天生深蓝色的眼睛。


  英雄王心里一动,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御主。


  立香愣了很久,最后缓缓蹲下,声音很轻,对着女人说话声音很温柔:“……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您。”



3


  女人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姓名,她站了起来,靠着墙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冷静下来以后,设想自己今天要是没有这两个人救自己,会有怎样可怕的下场。


  女人站起来,说了声谢谢。


  立香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情绪稳定:“您怎么会在这里?新宿现在很危险。”


  女人:“我怎么知道……真见鬼。早知道新宿会变成这个鬼样子,我就好好待在东京了……”


  她浑身颤抖,手不稳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手不稳的掏出打火机,准备点燃。


  立香伸出手,轻轻地搭在女人手背上,微微有些阻止的意味。女人有些惊讶,抬头看向这个孩子。立香垂下眼睛,避开了两双蓝眼睛同时对视的局面。


  立香:“虽然我不知道吸烟是什么感觉,但是这是确切对您有害的。如果可能的话,还是请您不要抽了。”


  女人想了想,还是把烟收起来了:“新宿已经是人间地狱了,抽烟而已,我连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谁会在意这点事情。”


  “我会在意。”立香沉默一秒,真诚道,“很在意。虽然很失礼,但是我冒昧的求求您,请您要一定好好地活着。”


  女人不知道这个陌生的男孩为什么这么说话。但是莫名从这个素未谋面的人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男孩身上有一种温柔的悲伤。她突然对这个孩子有了些柔和的情感,想要摸摸他昏暗中轮廓不清晰的脸,告诉他别难过了。


  然而还没摸到,男孩身后的金发男人突然伸手,把孩子拉向了他身边。


  吉尔伽美什仿佛隔绝梦境的冰冷现实,声音不带起伏道:“走了,master。”


  藤丸立香背对着他,两秒以后,僵硬的肩膀缓缓松下。他转头,眼神清澈:“好的,王。”


 女人在背后看着男人直起身和少年站在一起,虽然不言不语,但是举手投足对立香都有种近乎占有的保护感。女人想到了什么笑了。她本就很漂亮,举止都有种如水般的从容和魅力。


  “谢谢你,这位金发的先生。”女人对着吉尔伽美什说,“谢谢你救了我,看起来你真的很可靠啊,很且很帅气。我要是个小姑娘,一定会对你动心的。”


  吉尔伽美什扫了一眼女人就转开了视线,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道:“哼。不用了。”


  “本来英雄救美是要以身相许的。”女人笑起来很好看,笑容有些天生的俏皮和精致,她开玩笑道,“可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啦。要是以后有缘遇上,我再生个女儿嫁给你。”


  说完这句话,她潇洒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漆黑的小巷子里。直到身影完全消失,立香才把眼睛收回,去牵自家从者的衣角。


  少年声音清脆:“我们走吧。”


——————————

新宿,秩序崩坏,无尽永夜,恶欲横流,女装大佬……

这他妈不写爆???是人么???脑子里飞出无数黄色废料


评论 ( 13 )
热度 ( 277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