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潜龙在野 15

  15


  周泽楷一鞭子抽翻了道士,打的那个人一身坑蒙拐骗的黄色道袍破破烂烂。道士怕死,在武力和权利面前没有还手能力,不停叫饶认错。


  其余的人本来就敬畏周家少帅,面前这位可是东南地区最厉害的人,没有谁敢上来帮忙。


  领头道士一散,接下来的人几乎没人敢再造次。


  周泽楷把龙王头上的红盖头扯下来,看到神像恢复原样,知道叶修应该是回去了。他盯着手里那块红布,突然有些不舍得松手。


  少帅抬头,目光寒冷:“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百姓顿时被吓得不行,跪下一片求饶。


  “不知死活。”男人把那块红布抓在手里,皱眉道:“若有下次,你们,人神共灭。”


  周泽楷跨上马,一抽鞭子,打了个响亮的声音。他指了指远处龙王庙所在之地:“放回去,好好供养。”


  一个百姓大着胆子问:“周少帅,这次龙王降罪,害我们有这么大的灾情。如果不把龙王丢海里毁掉,我们……以后没有好日子过啊。”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吓得他立刻缩了回去。


  少帅牵过缰绳,高声警告道:“龙是我的。谁若害他,就是与我为敌。”


  神像被回归原位,叶修也懒得再在上面附加神识,统统全部收回。从此摆放在龙王庙中的不过是泥塑一具,以后这地方的凡人诉求谁爱听谁去听,他也不稀罕这点香火了。


  龙王在梨花树下睁开眼,起身拂去身上花瓣,他沉默一会儿,突然心神一动,将收回的那缕神念重新放出。这次,那神识落在了一个活人身上。


  神的魂魄哪怕只有一丝一缕,也是凡人无法抗拒的。龙的神魂融进人的身体里,消融在血脉中,与凡人原本的三魂六婆化为一体。


  周泽楷对这一切浑然不知,他抬头看着龙王庙的穹顶,眼神有着些温柔的眷恋。庙宇的横梁朱红,瓦檐黛青,沉默的神像没有感情的立在那里,就只是一个象征罢了。


  少帅站在那里沉默的想事情,一时之间不觉出了神。这世间,江南有桃花杨柳,塞外白雪黄沙,如果要去更远的地方一路往西,传闻直到那传说中的不列颠和翡冷翠,还有时代中最先进的思想存在。这世界很大,一切都是很好,可是周泽楷想,这些他以前看来普普通通,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自从见了那个人,周遭的一切都像是失去了颜色一般乏味。


  想起那翱翔于擎天之上的巨龙,世上还有什么,能够比得上那种神迹?


  周泽楷想,哪怕轮回过三生三世,无论什么时候,他对那样伟大的存在,都会报以崇敬般的爱慕。


  青年人在混沌中看清了自己的心。他不管其他阻碍,也没有想过太多困难的未来。只抬手把那块一直握在手中的红盖头,放在神像前供奉的案几上,然后诚信诚意的看着那神像,双手合十,闭上眼一瞬,唇间浮动,告知了一个愿望。


  神像若有灵,当知晓他心意。


  叶修在院子里打了个哈欠,什么都没听到。心想周泽楷那小伙子怎么还没回来?


  周泽楷此时料理完事情,心里总算放下来心。来的时候奔走一路急速前行,没花多久时间。然而回去的时候没什么挂件,已经是傍晚了。他没有骑马,只牵着马绳走在回家的路上,到了晚上,街上人居然反而多了起来。


  周泽楷后知后觉,才记起来今天还是个特殊的日子。钱塘江自古有在端午之后放灯的节日,花灯节之夜,无数百姓会在就近水流放灯,寄托情思。


  他回家的时候,管家牵走黑马,周泽楷随口问了一句叶先生,才得知先生在府上呆的懒了,傍晚时间听说街上热闹,上街去走了走。


  周泽楷一愣,心里漏了一拍:“独自?”


  管家一傻了,心想这先生大男人一个,又不是大家小姐,难道还要丫鬟跟着啊?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终究放心不下。他连家门都没来的进,转身往街市走了。


  ……


  话说这边,叶修一下午左等右等见人没来,心里无聊,听小丫鬟说街上有灯海,好奇之下就打算出门走走。


  他以前只是远远观望人间烟火,还没有亲自参与过。如今暂居人间,去看看这天下,也不失为一种消遣。叶修这么想着独自走在夜色中,抬头看街上挂起一排排的灯笼,觉得那像是一个个海中的小气泡儿。


  又有一队在游街的卖艺人,不时抓起一个金色的小球,用木板用力击飞向天空。其中一人艺高人胆大,立刻弯弓用无头的木箭去射。小金球收到震动,在天空炸出一段金色的芙蓉烟花。光点细细碎碎缱倦飘落,宛如金色的流星。


  每射中一朵烟花,人群便大声喝彩。其中又以女子居多,很多闺阁女眷都是仗着这个花灯节日,平时晚上不怎么出门的都来凑热闹了。一时之间街上莺语晏晏,欢歌不断。龙王盯着那金光四射花红柳绿看了一会儿,不由得微笑了一下,观望了一会儿后转身离去。


  他走近漆黑的巷子中,碧光灵力浮动,待他再次出来,已化为一位橙色衣裙的少女。叶修化身的女孩生的极为漂亮,现身出现的一瞬间,便有人侧目注视,倒吸一口凉气移不开眼睛。


  绝色的橙衣少女一路走过灯市,卖花的姑娘送他露草,卖点心的婆婆送他桂花糕,这些他都不要,一一摇头婉拒。


  直到最后,巷尾有一位尼姑在给孩子们发免费的手扎莲花灯。那莲花灯上画了佛经,叶修慧眼识珠,一眼就看出了那上面隐约的灵力,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那尼姑并无来头,只不过她出生不久就被父母送进佛门,得一位善良师父教养并苦心教诲传授佛经,人生已过六十载,尼姑就虔诚吃斋念佛六十年。这样的信徒,折出的莲花灯,写下的祈祷经文,自然会有些不同。


  那老尼姑看着周围的孩子,目光慈祥,一一抚慰。一抬头看着灯火阑珊处有一位橙衣少女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尼姑对其一笑,抬手伸手送了他一盏金色的莲花灯。


  叶修伸手接过,听到尼姑“阿弥陀佛”念了一声,对他说慈悲道:“许个愿望吧?”


  叶修点头,慷慨道:“恩,没事,你说就是了。”


  尼姑:“……”


  叶修见她不说话了,以为她许不出。想了想,念了一个诀,许了她些许财富。等到这尼姑今晚回家上床睡觉,大概掀开被子会发现许多黄金。


  想到凡人到那时候失措的样子,叶修笑了一下。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美,尼姑看到少女手捧莲花灯,恍然间便联想起“如来佛祖拈花一笑”的典故。不觉得心下一阵畏惧,低头双手合十,又念了个阿弥陀佛。


  橙衣少女捧着莲花灯,跟着其他人来到河边。见别人将灯放于河面,他有样学样,眨眼间手中的莲花灯燃气,少女素手如玉,把灯放出。转眼间,水波微微荡漾,推着那灯远行,


  至于愿望……


  龙王呼风唤雨,本犯不着向一盏小小的佛家纸灯许愿。他盯着那逐渐渺小的烛火,笑了一声:“要不我就许,盼望小周那小傻子,早些回来吧。我一个人呆着,也实在挺无聊的。”


  龙王坐在岸边,撑着身子,看了一眼自己水里的样子,盯着那张脸,心里突然有点想龙宫了。他并非没有亲人,此番出来,家里弟妹说不定也正在挂念自己。


  叶修转身起来,却突然在身后看到了一个人。周泽楷站在那里盯着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了。


  叶修愣了,看到他目光灼灼一瞬不瞬的样子,心里想着可能变成这样子他没认出来。


  怎么?难道是这混小子看眼前少女长得太漂亮,失了魂不成?


  哎,年轻人啊……


  叶修故意装蒜,心里好笑,故意戏弄他道:“这位公子,你这么盯着不放,可是看上了我不成?”


  周泽楷沉默了良久,眼前的橙衣少女姿容气质和声音都是极为出众,完全是陌生人的样子。可他站了一会儿,突然轻轻叹出一口气。


  叶修:“公子怎么不说话……”


  周泽楷:“叶修,我喜欢你。”


  橙衣女子一瞬间止住了所有话语,她静静站在满天星河下与璀璨灯海旁,星光烛火将他一双漆黑的眼睛点缀的像是世间罕有的明珠。


  点点星火褪去,少女不动声色还原成一位青衫男子。一切都变了样,唯独他的那双眼睛,依旧明亮如是。



评论 ( 32 )
热度 ( 331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