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潜龙在野 16

老陈放暑假忙着到处玩

晒黑了一大圈……皮肤如同被晒干的橘子皮。丑得一批。

我朋友都笑话我以后不叫老陈,叫陈皮阿四。  

…我觉得ok(╥﹏╥)。

————————————


16


  叶修本想,这世上大概没有什么让他动心的事物。谁知道,一个黄口小儿凡人,盯着自己目光灼灼的一声喜欢,像是瞬间洗了自己千年道行。


  周泽楷像是下定了决心,话既出口,他已经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一时之间,叶修也说不清他这算不算渎神。若是爱慕敬仰神明,这也就罢了。可看到他那副样子,却像是个渴望心爱玩具的小孩子,执拗认真又不肯罢休。


  叶修冷静了一会儿,用着上位者的慈悲,去轻声地训问。每一个字都直击心灵:“你喜欢我什么?若只是周公好龙,我弟弟妹妹也是龙,你要是第一次见得不是我,是我弟,你也打算这么和他说?”


  这误会有些大。周泽楷想了两秒,说:“我是人。”


  叶修:“嗯?”不然呢?


  周泽楷抬头看着他:“我爹娘,也是人。这街上……全是人。你若第一次见,也会喜欢上?”

  

  “……”叶修被怼了一下,立刻怼回去,“我又没见过你爹娘,我怎么知道喜不喜欢?”

  

  周泽楷微微笑了一下:“我娘,一定很喜欢你。”


  ……这种对话走向有点奇怪,本来都正在好好问话呢,怎么连见父母都说出来了。


  周少帅上前一步,却没什么侵略性。夜风微凉,将满河的莲花灯吹走,岸边的光微弱下来。临水的一对影子变得缥缈纤长,风将水吹老,皱得微微荡漾。


  周泽楷脱了身上的外套,带着体温的衣服轻轻罩在龙王不瘦削的肩膀上。


  叶修皱眉:“我不冷。”


  ……有一种冷叫做你对象觉得你冷。周泽楷少年郎初尝情愫滋味,那情感来的如同疾风骤雨令人毫无准备。他巴不得把人碰在心尖上保护宠着,连吹来阵风,下了阵雨,都在心底隐约将其当做敌人。


  周泽楷:“回去吧。”


  叶修侧头看他,被他弄得满头雾水:“你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他侧过头来的样子太过顺其自然,周泽楷心里泛起一阵柔情,仗着自己稍高一些,微微颔首在他额角落下了一个吻。


  叶修一怔,额头柔软的湿润感让他万年来冰凉无动的心突然摇晃了一下。


  周泽楷亲完,微微勾了一下嘴角,还抵赖:“……你撞的。”


  老子撞你个萝卜皮。龙王想要开口训斥,却小伙子被牵住了手,拉着他缓缓回家走。两个人一时之间突然无了声息,两人都各怀心思,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走路间帅府隐隐就在前面,隔得老远都能看见灯火。


  这时候,街道上过去一队送亲的队伍。那队伍抬着个不算华丽的轿子,没有敲锣打鼓,也没有什么鞭炮喧天。


  夜间送亲,大抵是些不能大肆喧哗的亲事。不是大户人家纳妾,就是有些忌讳。


  骑马的新郎面上没有多少喜气,看上去更多是些无可奈何。一队人抬着新娘轿子过去拦了路,两个人只好站在夜色中观望。


  周泽楷突然道:“在人间……”


  叶修眼睛中倒映着一些灯火,心不在焉地随口应了声:“嗯?”


  周泽楷眼神看着那轿子,道:“男子若是……伤了女子清白,就要负责。”


  叶修点头作乖巧状赞赏:“嗯,挺好的。”不过这还是要尊重人家姑娘的意思。


  周少帅沉吟了片刻,转头眼看着那轿子快要离开了,突然道:“我摸了你龙角。”


  “嗯,好……”叶修点头动作一顿,从始至终的淡漠在脸上凝固了一瞬,然后突然破碎,“啊?什么!?”


  周泽楷诚实得很,这下轮到他乖巧了:“嗯。”


  叶修耳朵红了:“你什么时候摸了?少说胡话!”这摸龙角对龙族来说意义非凡,只要摸了,就是求换的意思。要是成年人之间故意去摸了龙族的龙角……就和摸了人家龙如没什么两样,简直是比非礼还非礼,比流氓还流氓。


  周泽楷幽幽道:“丝绒的。”


  叶修僵硬了。


  周泽楷回忆了一下:“尖上,有个疤。”平时看是看不出来的,除非上手仔细摸过。


 ……叶修当然知道,那是他小时候和他弟弟双龙戏珠被龙珠砸的。


  送亲的队伍走了,家门口就在眼前。但是叶修一下子没有了走进去的欲望。


  叶修突然间想明白了。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转身离开,化为应天的飞龙,不再管凡世间的尘埃。神明无爱,只观景,那些短暂的感情本应该如同沧海一粟。只要他就此离去,就可以轻易脱身。


  周泽楷拉住了他的手:“你的清白,我负责。”


  年轻英俊的少帅胸腔里是活人的一腔温热,他看着眼前的清秀面容的先生,轻而易举道:“你要不要嫁我?”


  龙王刚想化身,鳞片在袖口下已经到了手腕,被他一句话突然吓得如影消散,手臂立刻化为柔软的皮肤。


  叶修:“……”


  “不用急着回复。”周泽楷的态度就像是温柔的夜风,不逼人,但是却可以吹进人心里,“我等你。”


  夜间送亲的队伍彻底走开,少帅拉着他的心上人,往家门口走。


  周泽楷:“先回家。”



  叶修沉默了片刻,用最后的理智去拒绝,冷漠道:“不。我已经不想再走进你家门了。”


  周泽楷愕然,仿佛有些诧异。随后他觉得自己懂了,嘴角微微浮起一丝笑意。他拉起叶先生的手将其放在自己一边肩膀上,然后微微弯腰,穿过膝盖手臂一用力,居然把人瞬间整个打横抱了起来。


  周泽楷:“那就不走。”


  他抱着龙王,恍惚之间对抱着叶修走路的感觉似乎略有熟悉,好像曾经做过一般。他没多想,把说不出话只能板着张脸的龙王抱进了周家大院里。


  门轻轻地在他们背后合上了。


  


评论 ( 21 )
热度 ( 241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