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金鳞台1

重新整合一下开始写这篇文!

戏子周x土匪叶

乱七八糟的背景偏民国

沉默寡言周x痞气不羞叶

要是能够接受——go!~

————————————


1

 叶修:“我最近看上了一个人。”


  魏琛一边抽烟一边数银元:“看上看上,看有什么用,你直接上啊。”


  叶修:“此话当真?”


  魏琛:“当真。”


  叶修看着他凑过去:“那么我就对你不客气……”


  魏琛:“我去你妈了个大傻逼!”然后拿烟斗抽了他一脸。


  两个人打了一架。


  过会儿,叶修叼着烟,两个人蹲在那里互相瞪。


  魏琛:“你到底看上谁了?”


  叶修说正话:“山下来了个戏班子,说是要定点了。我那天下山打秋风,看到一个小孩儿在栓马,见到我,给我的马喂了一把马草。”


  魏琛:“那是给你喂了一把草吧,瞧瞧你这草包样儿!”


  叶修:“那孩子皮肤好,腕子白,眼睛水亮亮。”


  叶修比了个宽度:“他长得有这么俊。”


  魏琛:“我们是强盗,看上的就去抢啊。”


  叶修:“这不是跟你打商量么?你说我带多少人手下山抢他比较好?”


  魏琛:“大佬你一骑当千,就你一个吧,多半个都算多。”


  叶修:“好嘞。”


  一个强盗头子骑着马跑下山,恰逢暴雨,山石崩塌,叶修也是不惧怕。马蹄飞溅。泥沙四走,他一身风尘从远而入镇子。


  时局大乱,王不为王。百姓落魄,后来新政旧政相加,逼得人民不聊生。最后一帮子人上山落草为寇,不说劫富济贫,也坚决不受乱世摆布。


  叶修勒马,站在一处深宅大院边上,看着里面灯火通明。


  抬头,这处荒废已久的深宅已经被一个戏班子买下,如今一块巨大的匾额悬在门上。


  【金鳞台】


  ——【金鳞本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叶修侧耳,可以听见戏班子里小生清亮干净的戏腔,以及众人热络的鼓掌。在暴雨中,叶修把雨毡兜帽拉下,雨水在脸上横行。


  他弯腰摸了摸马匹的鬃毛,被暴雨淋了一会儿。


  意志更强了!


  他要打劫,他要掳人!


  叶修没下马,直接冲开门跑进去。在现场所有人惊慌失措的时候,叶修直接冲上台,撸起那个唱小生男孩子就拽上马,他一马鞭子捆了那人的双手,按死了他所有反抗动作。


  叶修掏出枪,空放了几下恐吓别人,他对着台上那个漂亮花旦一笑:“姑娘,你们这个人,我就带走了。”


  那漂亮花旦一双黑乎乎的眼睛盯着他,和吓呆了一样,就看着张扬放肆的人,一勒马,转身跑了。


  过了好一会儿,戏班子老板才安排残局,走上来安抚他们的名角儿花旦。


  老板:“小周,你没被吓到吧?”


  周泽楷用大拇指揩去了唇角残红,露出纤薄漂亮的唇角:“他……把杜明,抢走了。”




评论 ( 26 )
热度 ( 350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