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1

❤️ATTENTION❤️

天雷滚滚!!!不能接受被雷的不要看!

1,方锐穿越宅斗向

2,写文写卡了周叶,写林方调剂一下

3,神经病系统,神经病文风,不能接受的不要看

4,试阅一下,要是觉得不行,我就不往下写了,删档逃跑。

要是都可以接受==========》GO!!!

————————————————————


1


  方锐半夜一觉睡醒,砸吧砸吧嘴,觉得又渴又想尿。没办法,只好起身出房间门,结果一翻身,从床上滚了下来。


  地板不见了,只剩下又冷又硬的地砖。


  方锐满头问号,抹了抹嘴边睡出的口水,抹黑去开门。


  结果门锁了。


  方锐顿时差点尿裤子上,一脚踹在门上,木门发出一声嘎吱大响。他破口大骂:“叶修!你个混蛋!我不就是晚饭多抢了你一条鸡腿么!犯得着反锁我门这么阴我?快点把门给打开,我要憋不住了!”


  喊了也没人理他,于是方锐开始对着门拳打脚踢。


  过了一会儿和门斗智斗勇打累了,方锐在黑暗的房间里还不解气,伸手去摸灯开关,结果一抹没摸着,这才发现不对经了。这好像不是他房间。


  难道是……这难道是……


  难道他睡到了魏琛房间里?不会啊?虽然只隔了一扇门,但是他不至于走错吧?


  方锐:“来人啊!!救命啊!!!!”


  外面传来一个尖声细语的男声,听上去像是被人夹门缝里才能发出来的声音:“大奶奶,这么晚了您就别叫唤了。大少爷说了,您做错了事,要在柴房里关您一天一夜。本分做人吧,大奶奶。”


  大奶奶……?


  方锐摸了摸自己的胸,也没有多大啊。还有,外面那个是谁啊?


  什么玩意儿啊这是!


  外面又传来另一个尖声细语宛如太监一般的声音:“哎,瞧这吃白饭的,一天到晚就是不省心。”


  “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大少爷心善没赶他出门,他还是我们家的大奶奶?”


  “我们呼啸山庄不养闲人。当了寡妇还不本分,等着被休回老家吧。”


  方锐听懂了,这他妈的是在说他。他直接盘腿在地上坐了下来,心思转来转去。呼啸山庄?所以他这是在呼啸?寡妇又是怎么回事?谁她吗是寡妇!


  他一坐下,借着门缝里的月光,就看见自己身上穿着个白缎面儿裤子,伸手一看,一水儿的白衣服。还别说,真像个死了老公的寡妇。


  方锐眼皮直跳,抬高声音:“老子要上厕所,憋不住了!”


  外面的人听着他一喊,一愣,回答道:“角落里不有壶么?自己解决。”


  ……好歹解决了个人问题。方锐躺回床上,床又硬又冷,盯着天花板,心想:都什么玩意?我是做梦还是干嘛?今晚我还怎么睡得着啊?


  五分钟过后,柴房里传来通天的打鼾声。


  门外的人一听,纷纷唾弃,心想被罚了还睡得这么香,真是猥琐不要脸。


  第二天,柴房的门被踹开,门外站着一个锦衣马褂的小少爷。


  那少爷生的俏,眼皮往上吊,一身绫罗金玉腰间挂,还不把人正眼儿瞧。


  方锐睡得鼻涕泡都出来了。


  小少爷怒道:“你这不要脸的,来人,把他弄起来!”


  方锐鼻涕泡破了,差点卡到痰,在人来揪自己之前,先一步醒了。他揉揉眼睛,被晨光刺的有点眼瘸。看了看来人,愣到:“赵禹哲?”


  赵禹哲眉毛一竖:“怎么?不认得我了?”


  方锐坐起来,揉了揉脸:“啊不不,你我还是认得的。”一揉,往眼睛里揉进了一点眼屎,刺得眼睛嗷嗷痛。


  赵禹哲:“那你还……”


  他话说不下去了。只见方锐被自己眼屎扎地满眼通红,就要落下泪来。一双眼睛盈盈欲泪,配上淡薄的白衣褂子,简直如同柳叶风中飘,细雪水中融。


  真真的是看起来太令人怜惜了。哪怕是赵禹哲,一瞬间也说不出重话来。


  方锐:“哲啊。告诉你前辈我这是在哪儿啊?”


  赵禹哲:“你又哭!你一副娇弱的样子干什么?演给谁看呢!”


  方锐:?


  你脑子里进旺仔牛奶了么?


  赵禹哲气不打一出来,见了他就不顺眼:“来人啊!给我打!”说着还走过去想优秀地给一个耳光。


  方锐一怔,反了天了你还?你个未来之星蛇皮怪!


  他伸脚一踹,正中赵禹哲的肚子。把人踢飞出去!


  突然,从四面八方出现了各种老妈子小丫头家丁,把锦衣小少爷包围起来。其中一个疑似奶娘的角色,抱着赵禹哲心痛道:“大奶奶!你这是干什么啊?就算你不念着大少奶奶他是你嫡亲的妹子,你也要想着他肚子里怀着我们呼啸的孩子啊!”


  ……方锐站在那里。一时之间槽点太多,不知道往哪里吐了。


评论 ( 9 )
热度 ( 235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