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7

  7


【系统:您已触发支线剧情——梦回旧乡。】


  【是否选择进入?】


  眼前一片雾色,方锐拖着下巴看了看,副本啊这是?进吧进吧。


  选了是。


  【系统:您已经回到三年前。】


  方锐一怔,就看着眼前画面一转,自己睡在了一张大木床上,木床大红帐子上绣着俩划水的公鸳鸯。


  他坐起来,赤脚踩在地上,发现自己就穿了件红色的亵衣:“?”


  这又是哪儿啊妈的。


  方锐心里好烦,叉着腰一脚踹开门往外面走。房间外面有个池塘,略眼熟,只不过看起来比他失足落水那个浅了很多。池塘里正站着个人,挽着裤腿和袖子,去摘池塘中心的那两支刚开的莲花。


  方锐一愣,站在那里不会说话了。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摘莲花的人转过头来看人。那人带着一副没有度数只为了纯装比的金丝边眼镜,眉目乍一看过去十分温柔,脸上还带着笑:“你怎么就醒了?我还以为你会多睡一会儿的?”


  方锐顿时心潮澎湃,跑过去——爱的抱抱❤️!


  方锐:“卧槽老林!老林老林老林!!”妈的,总算见到个好人了!


  经历多日来有了上顿没下顿的委屈,方锐在见到林敬言的一刻感觉像是雏鸟找到了老母鸡,蝌蚪找到了青蛙,小兔子找到了大白兔,地下人员找到了组织。


  方锐跳着搂着林敬言欢呼:“老林哈哈哈哈哈!”


  林敬言怕他赤脚踩池塘里着凉,下意识惊讶的把人接着,抱住了,听他这么欢脱也是笑了:“干什么!”


  方锐:“没事!我就叫叫!”说着搂着他脖子头埋在他肩膀上,特亲热的哥俩好。


  哎,真好。


  他要和老林天下第一好。


  林敬言把他放在池塘边上,拿了岸边自己的一双鞋子给他穿上:“昨晚还不够累么?怎么起这么早?一会儿打瞌睡我可不管。”


  “?”方锐没咋听懂OvO,“你不也起很早?林大哥哥你大清早往水里趟啥呢?晨练么?”


  林敬言看着他,眼睛下面一双眼睛含着笑意,看着他如早晨的初阳一般笑了:“不。昨晚看到庭下两支并蒂莲花要开了。本来早上想偷偷摘了,放在床头让你一起来就可以看到。”


  方锐莫名其妙:“?”


  林敬言笑了,因为站在水池子里,比岸边的方锐要矮一截。他伸出手搂住方锐的腰,头埋在他胸前说:“却被方锐大大发现了。啊,好丢人。”


  方锐一愣,林敬言的头埋在他胸前,下巴差点儿就可以碰上他的头发。林敬言搂着他腰的手却没有放开,当他说话的时候,嗡嗡的声音就在自己身上震动。


  方锐有些脸红推开他:“快吃早饭吧您呐!废话什么呢!”


  林敬言一愣,全当他在不好意思:“成,拉我上去。”


  方锐对他伸出手,把人拉上来的瞬间,被林敬言搂着腰直接扛棍儿似得扛抱起。


  “!”方锐一怔,“卧槽,放老子下来!”


  林敬言火力全开,仰头看他:“可以,亲我一下再说。”


  方锐一向猥琐流,此刻被一套连招套路打得猝不及防,脸都红透了,手扒在他大脸上:“我不!”


  林敬言叹息:“你还这么脸皮薄呢?”


  说着没再为难他,把方锐人给放下来了。方小哥才刚松了口气,脚着地的瞬间,被人拉着肩膀在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特流氓,特猝不及防。


  方锐又傻了,张着个嘴巴反应不过来,机械性地转头看他的昔日兄弟。


  大哥……你这样……不好吧?


  林敬言挑眉,笑容仍是儒雅,但是你从他没有度数的眼镜背后却可以看到一些老流氓的从容来:“早饭想吃什么?”


  方锐麻木:“……都成吧……想吃……鸡腿……”他机械性回答。


  林敬言搂着他肩膀,看上去挺哥俩好地往屋子里走。大方道:“可以——叫句老公来听听看。”


  方锐:“……”


  林敬言笑了:“呵呵。和你开玩笑呢,方锐大大。害羞什么。”


  方锐:我他妈笑不出来!


  这个世界还会好么!虽然他早就知道了设定!但是这种火力全开的臭牛忙老林他从没见过啊!原来老林泡妞是这个样子的么!他为什么要体会到这些啊!


  他转头,眼神极为怀疑人生的去看林敬言。心想,这不是他认识的队长!这绝不是他认识的老林!


  林敬言见方锐悄悄看他,眉眼顿时带了温柔的感情,垂着点眼眸回看他。一下子,对于方锐那张熟悉到不行,曾经朝夕相处,一起努力奋斗过的脸,满满的都是喜欢的意味。只见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方锐又被看脸红了。


  架不住架不住……!


  算了算了,先别想那么多。还是先吃早饭吧……这毕竟是个支线,别饿死在副本里。方锐死了心地想。


  然而天不遂人愿,作为刚嫁入山庄的新娘子,新婚第二天是需要空腹去祭祖的。一早上都不可以吃东西,以免坏了规矩。


  方锐早上受了一波冲击,又没吃早饭,饿得头晕眼花在祠堂里面对着一排灵位木板板上香。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看着一抹一样的木板板,不停行礼,又是太爷爷,太奶奶,太祖爷爷,太祖奶奶……


  饿都饿虚脱了,脑细胞都死了很多。


  正当方锐低着头沮丧着呢,手突然被一个人牵住了。方锐抬起头,发现林敬言目不斜视,偷偷往他手里塞了一个青团。


  方锐:“!”


  林敬言不动声色上前两步,挡在他面前,替他遮挡别人的目光,一脸正直地用气音道:“快吃!”


  方锐顿时被好兄弟感动的不行,蜷缩躲在老林背后,把青团往嘴里一咬要掉大半个。


  卧槽!蛋黄肉松馅的!


  哈哈哈好好吃!他要和老林天下第一好!



评论 ( 15 )
热度 ( 211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