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9

  9


  晚饭是在画舫上吃的。


  一条龙船靠岸,林大老爷包了,带着方锐上船吃饭。


  画舫上厨子手艺很不错,还有乐姬弹琵琶唱小曲儿。桌上的河鲜都是现捞的,鲜得很。几道面点都是特色菜,长得好看不说,还超级好吃。


  吃了一块做成莲花状的冰芯绿豆糕,入口即化,香浓清甜。方锐这才觉得,这个全息游戏玩到此时才是享受。和对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是在过美食节。


  乐姬在珠帘背后弹小曲,方锐竖着耳朵去听,想看看那乐姬长啥样。


  林敬言撑着脸吩咐:“可以了,我们这里不需要奏曲了,你先下去吧。”


  乐姬弯腰鞠了一躬,跑了。


  方锐:“??我还想接着听呢?”


  林敬言看他一眼:“之前说好了一餐吃三碗的人呢,方锐大大?饭我给你用桶装好了,请你加急开始兑现你的表演。不吃完今天不许走。”


  方锐:“……”


  老林以前就这样。督促队友训练的时候也爱这样,言语不算犀利,但总是说了就要做到。


  方锐:“哇,不要欺负我啊!言哥哥!”


  林敬言一愣,转眼满是笑意:“就欺负你,怎么了?”


  方锐脸皮一厚,直接不要脸没下限地质问:“我不是你媳妇么?”


  林敬言:“是媳妇才能放心欺负啊?反正都跑不掉了。”


  方锐:“你怎么知道我跑不掉。”


  林敬言被他说得一顿,立刻点头:“说的也是,那你现在跑吧。就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


  那你这画舫都开到湖中心了,现在让我跑你也是很厉害。方锐一脸麻木。


  林敬言:“方锐大大不跑啊?”


  方锐翻白眼:“我跟个锤子跑。”


  林敬言严肃:“那我以后得把家里所有锤子收起来。”


  方锐嘲讽:“成成成,收你就收你,你就是个实实在在的大棒锤。”

 

  林敬言给他夹了一片鲈鱼,从容自在面带腼腆地耍流氓:“夸我下面大,不要这么直接,我会害羞。”


  方锐:“……”


  大多数时候,老林其实都是很儒雅的。但是人模人样的人,一旦人面兽心起来,简直不是人啊。


  方锐心想:还好这里就他们俩个人,这被别人听了怎么得了?……不对,说给他听也很不妙!这什么跟什么啊!


  林敬言:“怎么了?锐哥?怎么不说话了?”


  方锐如鲠在喉,只得扯了个屁话:“饭、饭吃不完。”


  林敬言从容自得:“叫句老公,帮你。”


  方锐:“放屁。”


  林敬言笑的发抖,帮他把碗里饭捡了一半,用筷子冲他划了两下:“吃饭吃饭。不说了啊,乖。”


  湖面逐渐黑下去。画舫依旧灯火通明,穿上有歌姬,在往水里放灯。一盏一盏的各色纸花灯,顺着水流飘开,随着船的不断前进,留下了一条星河般的轨迹。


  方锐站在船沿边上,被风吹得舒服极了。他看着那些花灯说:“挺好看的。是莲花灯么?”


  林敬言轻轻喝着茶,看似不经意道:“是啊?早上没给你看到的,晚上怎么也得补给你。”


  方锐一怔,感觉有一种酥麻的感觉,从背上蔓延起来。心里像是融化了一样,逐渐把胸腔都给填满温暖。


  他趴在一张茶几上,脑子里一片空,只感觉自己莫名有点开始贪恋这种感觉。无法形容,但是已经开始割舍不掉。


  林敬言瞅了瞅他这副没骨头似得样子,问道:“想睡觉睡呗。一会儿船到岸了喊你。”


  方锐:“哦。那你记得喊啊。”


  “也许不会喊。”林敬言说实话,低头喝着茶,“我喜欢你睡着的样子。乖得很,又不吵废话。我可能舍不得你醒。”


  “……”那种酥麻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他坐起来,靠着船舱:“老林,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林敬言把茶杯放茶几上:“哇,这就觉得我好啊?那以后那么久在一起,你不是每天都要幸福到飞起?”


  方锐笑出声:“……妈诶。”


  林敬言:“哎,这个是脏话,小锐哥不可以讲。”


  林敬言眉毛一挑,推了推金丝眼镜:“要叫,就叫爸爸。” 


  “……”方锐竖大拇指:“奈斯兄弟,垃圾话奈斯。”


  林敬言:“那你到底要不要睡会儿?”


  方锐:“要的。”


  林敬言无奈伸手,一副拿他很没有办法的样子。


  方锐:“干嘛?”


  林敬言像是委屈自己一样道:“抱着你睡。”


  呸。


  方锐翻了个白眼,耳尖有点红,懒得理他自己趴茶几上合上了眼睛。船的晃动有些催眠,身边的人实在是太过令人安心。方锐本来只是想不聊天安静会儿,结果趴着趴着,居然真的睡着了。


  林敬言在船里的光线中,眼神有些晦暗。他伸出手,摸了摸方锐的头发:“方锐大大……”


  摸了摸手感挺好,笑着又揉了揉。


  船很快到岸了,无声无息。林敬言果然没有叫醒方锐,虽然抱个男的比女的困难,但是对开镖局的前流氓来说努力一下也不是难事儿。


  回山庄的马车已经等好了,他抱着人坐上去。无声无息,让人靠着自己,马车里漆黑一片也没点灯,似乎不想惊扰方锐的睡眠。


  然后在一片黑暗中,一声清晰的叹息,就那样长长得响了起来。


  


评论 ( 12 )
热度 ( 173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