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昨晚做了一个很激烈很长的梦。

我梦见我是一位驱魔师,十五岁入教会,虽然没多大业绩,但因为我母亲是前代圣女,苍穹的执杖者,银星的法师。她和怪物战之最后,沧蓝之海的天涯海角死去,身体化为巨大的雕像镇守海界,灵魂一直不肯离去。


我被看作有一样的潜质,被引入教会斩妖除魔。但因为我的业绩并不理想,所以我有了个挺厉害的搭档。我的搭档又高又帅,一米九几还一身肌肉,淡紫色的短发有一个银色的护额,身上穿着天青色的皮夹克,不像驱魔师像社会大佬。

我小心翼翼地和他问好,他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承诺以后会罩着我。

我有点喜欢上我的搭档了。

有一次执行任务,我俩走过一个小巷子,突然听到一阵孩子的哭喊。他下意识把我护在身后,全身戒备汗毛都竖起来了。

那是一个被家暴的孩子,被母亲打的遍体鳞伤,绝望哭泣。周围邻居见怪不怪,说是经常的事情了。

我们是驱魔师,不能管这种闲事。

我搭档问我:你被你妈打过么?

我说,打是没打过,但她不怎么管我。她太伟大了,比起管我还有其他更伟大的事情要去做。

搭档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俩新任务在沧蓝之海,有魔兽越境,我的任务是绞杀它们。

我用尽全力,总算是弄死了所有魔兽。气喘吁吁,往搭档看我一眼,说幸苦了。然后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天青色皮夹克,盖在了我肩膀上。

我本想说谢谢,却在下一瞬间被变形的皮夹克窒息。那件衣服是活的!

衣服变为扭曲如泥泞的魔兽,要把我吞噬占据我的身体。

我站在圣女的雕像下,艰难地挣扎抵抗,看向我的搭档: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投敌?

我搭档说,你可以成为和你母亲一样伟大的人,只要你做出和她相反的事情。我讨厌人类,我知道你喜欢我。和我一起走吧。

我从雕像上摔入海中,感觉到窒息,又看到了幻想。有一个女人举着一把和弓一样的银色手杖,面带仁慈的看着我。她的手杖中凝聚了一些光芒,摔入了蔚蓝的海里。

我去抓拿到光,却始终抓不到。我的搭档跳下来拥抱我,被我推开,抓到了那一线光茫,在手中凝聚成了一把天青色的手杖,狠狠抽上了我搭档的脸!

我和搭档在海面上激战,什么飞过海面炸出一排浪花啦。什么召唤魔兽和海兽互相吞噬啦。

最后我把他给打败弄死了。一脸茫然的回去了。

我走之后,石雕脚边出现一个女人的虚影,举着手杖看着我的身影微微一笑。身边重新出现一个紫色头发的影子,跪在她脚边。

女人开口说:三十年前的我,居然已经这么强了么?

紫发男人说:您穿越时空,只为将自己生下来,应当有这份成果。世界需要被您一人拯救。

女人笑了说:那我还需要替“自己”再荡平一些路才行。

说着手里魔杖一甩,圣洁的光芒将整片大海的魔兽全部驱逐,再也没有了喧闹。

……

脑壳疼。

评论 ( 14 )
热度 ( 104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