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林方】方锐中心宅斗系统 23

  23


  马从山上跑下来,跑进了一家客栈驿馆。林敬言说老板开一间太后套房。


  方锐心想卧槽这也太直接了。他很正直的说:“为啥只有一间?那我住哪儿?”


  林敬言愣了一下,说:“你晚上不回家么?我先带你出去吃饭,然后你回家住啊。”


  方锐欲哭无泪:“我人都跟你走了,回哪个家去啊?”


  这私奔逃跑,事后居然还有回家睡觉这一选项的啊?没人和他讲过啊。


  林敬言顿时破功一笑,不和他开玩笑了。他把天字客房的牌子一收:“对啊,你人都和我走了,当然晚上和我睡一屋。放心,小姑娘,我睡相还可以,这家客栈床也够大,不会有什么妨碍你的。”


  ……你他妈就是那个最大的妨碍。


  方锐揉了把脸,幽怨地看了一眼他。


  林敬言让人把马拴好,看着方锐一笑,快快乐乐地牵着他出去吃饭了。


  林敬言:“你爱吃什么,小姑娘?”


  方锐气不打一处来:“老子也没比你矮啊?你这么叫我是在嘲讽我还是咋的?”


  林敬言理直气壮:“你也没告诉我你叫啥啊?”


  方锐:“啊,抱歉,本人的疏忽。我叫方锐。很高兴认识你,这位仁兄。”说着伸出手很认真的要和他握手。


  哎,都忘了,按照副本进度,这时候应该是他俩第一次见面。啧。两个人太熟悉了也不好,一些基本搭讪钓凯子的流程都忘了怎么来了。


  林敬言握上去,还很郑重的甩了两下:“你好,方锐同志,我叫韩文清。”


  方锐:“啊你他妈不就是在放屁。”


  林敬言一愣:“嗯?”


  方锐自觉失言,他俩第一次见面没多久, 咋知道他是不是在撒谎。于是他深呼吸,然后鬼扯淡:“你长得不像是姓韩的人。”


  林敬言叉腰,将信将疑:“为什么呢?”


  方锐鬼扯淡,深呼吸一口气,戏精上身:“姓韩,心寒。但你看上去挺暖心的。”


  林敬言叉着腰一愣,笑出声:“啊,是吧?”


  方锐想打他。


  林敬言拉着他上街吃饭,沿途有人卖阳春面牛肉面,也有人卖煎饺烧麦叉烧包,还有各种广式点心。香味扑鼻,弄得人心情也很好。


  林敬言温柔笑道:“那方师父能猜一下我到底姓什么吗?猜中了今天你吃什么我都请客。”


  哼,送分题。


  方锐喜笑颜开,差点没憋住笑出声,然后恢复镇定:“我十岁那年,我外婆给我算命。”


  林敬言赞美:“你外婆还有这一手呢?下次让她也给我算算看。”


  方锐:“啊你别插话。她算到我五行缺木,未来老婆应该姓杜、李、杨、朴、宋、梁、朱……”


  林敬言笑容收敛:“你外婆是想给你开后宫吧。”


  方锐煞有介事:“我看仁兄你一表人才,棍上加棍,硬的一批。想来应该是木头两根双棒槌,免贵姓林了。”


  林敬言总算是听他鬼扯完,还得夸奖他讲的有道理。皮笑肉不笑的扯出一个愉悦的表情:“厉害厉害。”


  方锐摆手谦虚:“哪里哪里,天下第一。”


  林敬言心里默默看天,说:“我叫林敬言。”


  看老林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方锐双手背在身后说老实话:“别不信啊林兄台。我外婆真给我算过这一卦的。所以她才会给我取名方锐,锐带一个金字旁,金克木,这样可以防止以后我不会怕老婆。”


  林敬言心想,没错,真没错。是我怕了你了。佛了佛了。


  方锐一笑,转头问他:“干嘛不说话了?”


  林敬言一挑眉,侧头望向方锐。看他在那儿傻笑,背景是虾饺凤爪排骨的一个个竹制小蒸笼和白色蒸汽。今天阳光正好,他眼神灵动,谁能够看到这一幕不觉得心情极好呢?


  林敬言伸出手拉着他,自然而然:“听你说话我就够开心的了,我再加入进去,我可能会笑得起飞。”


  “……”方锐问,“你本职工作是说相声的么?笑点这么足?”


  林敬言:“不,我是个流氓。”


  方锐:“看出来了。”他早就知道了。哈哈。


  林敬言:“怎么看出来的?”


  方锐:“气质像。”


  林敬言下意识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嘀咕了会儿,接受了他的说法:“但是流氓这一行是吃青春饭,我觉得还是需要找一个稳妥点儿的工作。”


  方锐不明白:“怎么?老了就不能当流氓了么?”


  “是这样的锐哥。”林敬言和他比划了一下,“若是你年纪小,被人叫小流氓,这可能是一种俏皮的爱称,还会增加一些个人魅力。但是年纪大了,被人叫老流氓,那就不怎么好听了,甚至还挺猥琐的,你说是吧?”


  方锐:“……是是是,林哥有道理。”


  林敬言一笑:“所以我打算娶个老婆,做个安稳营生,你意下如何?”


  方锐:“安稳营生是挺好的。你打算做些啥?”


  “要做啥我早就有想法了。”林敬言摇头,“我问你的是前一个问题。”


  方锐傻眼了:“啊?”


  林敬言拉着他的手,和小孩子郊游一般,前后大幅度晃了两下,把他差点甩飞出去:“我打算娶个老婆。你意下如何?”


  方锐傻了好半天,然后用手指着自己:“啊……?”


  两个人走过一个巷口,林敬言看他和个傻子似得,笑出声两下。然后突然把人一扯,压倒了巷子口墙边上。


  林敬言:“方师傅。我觉得你说我看得出来像流氓,特别的有眼光。”


  方锐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一个笑着的老流氓亲上了。

  

  ……救命啊。


  ……非礼啦。


  方锐心理说着不要,嘴上却很诚实。他抱着老林,欢快的加深了这个“初次见面没多久”的吻。



评论 ( 21 )
热度 ( 182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