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闪咕哒♂】苏美尔宠妃 (上)

❤️Attention❤️

在不知道写什么的时候,抛弃犹豫和烦恼,愉快的扑向了金闪闪……并开起他的车。

在个人空间的双人大床欢快上翻滚庆祝自己抽到他!🎉

1,未成年御主

2,本章清水下章车。未成年御主

3,金闪闪x咕哒♂

————————————


1


  小御主刚满十六岁,按说还没到可以日本规定的可以喝酒的年纪。但是在凯尔特人的规矩里,无酒不成宴席,等到被自家中意从者发现的时候,藤丸立香已经被库丘林大狗哥三杯两盏淡酒灌得倒下了。


  库丘林拿着酒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眼前喜怒不行于色的吉尔伽美什,问道:“生气了么?”


  吉尔伽美什把醉晕过去的少年随手卡怀里,也跟着坐下:“若有下次,就是你的死期。”


  看他并不想和自己计较的样子,库丘林一笑。库兰的猛犬在酒后眼神也有些弥散,坐在地上向后用撑着身体:“喂喂,我们的御主再小也好歹也是男人啊。总有一天还是要尝到酒和欲望的滋味的。不然这辈子怎么算活过?”


  吉尔伽美什拿起藤丸立香喝过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嘲讽道:“真敢说啊,caster。”


  酒是真的好酒。入口香醇,回味甜蜜绵柔。


  怀里的男孩睡得极沉,像是一个木偶娃娃。他平日里有睡眠障碍,这几乎第一次,从者们见他睡得这么安稳。


  库丘林一讪,问道:“那么这位王,死后自然不必说,难道你生前就没有过那种存在么?”


  吉尔伽美什不为所动:“呵。什么?”


  “就是那种对象啊……”凯尔特人形自走炮笑的荡漾,一手比了一个1一手比了一个OK圈,然后捅在了一起,“宠妃?情人?不可能没有吧?”


  吉尔伽美什出乎意料的没有发怒,可能是酒比较满意,让他心情不错。他冷哼了一声:“关你什么事?多管闲事的猛犬。”


  “好奇啊,好奇啊。”库丘林不以为意地挥挥手,“御主也和我谈过,好奇你到底喜欢怎样的类型呢?”


  吉尔伽美什低头看了一下烂醉的藤蔓立香,道:“他才不会管这种事。少废话了,杂种。”


  库丘林:“不说算了。”


  片刻以后,英雄王沉吟了两秒,喝了一口酒居然真的皱眉吐露道:“……有到是有过,身为王,天下财宝都是我的。有个……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库丘林:“真的假的?是什么样的美人?可爱么?”


  吉尔伽美什冷笑一声,勉强回忆道:“那是个身带残疾的孩子。长得无可挑剔,本王也很欣赏。只不过可惜了,那孩子没活多久就英年早逝。亡魂冥府无可寻,神脉之血无法救,甚为遗憾。至此以后本王也不再上心此类事情,因为天下共主,无所不有,不必执着。”


  这是史书上没有记载过的事情。毕竟神代太过久远,


  库丘林听完,沉默一会儿,看着金发男人轻描淡写说话,抱着少年说话的样子。他也恍然道:“我也眼睁睁看过自己的孩子死在怀里。只不过那时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清楚他和我的缘分。我不知道他对我的重要。”


  吉尔伽美什抱起御主,打算带他回房间:“你我都已经是英灵,既来到这里,有些事情则无需计较太多。”


  库丘林耸肩:“御主醒了明天让他记得来演武场,我的魔法课可不能偷懒哦。”


  吉尔伽美什冷笑:“他不用你惦记。滚吧。”


  


  2


 


  

 

  藤丸立香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在金碧辉煌的房间里,身上没穿什么衣服,只有和遮羞布似的宽松布料,勉强遮挡住一小块身体。


  他手脚都有金色的镣铐,脖子上还牵着一条锁链,链接在一块墙上,让他可以在房间里活动却不可以逃走。


  房间很陌生,很豪华,看上去像个不得了的地方。


  藤丸立香抓头,他之前还在迦勒底和库丘林喝酒,发生什么了,就来到了这里……所以这里是哪个特异点的时空么?


  还是说,这又是一场梦?梅林又拿他寻开心了么?


  少年试着叫一叫梅林:“——”


  藤丸立香一愣,张开嘴巴喊:“————————”


  他不能说话了。少年摸了一下自己的喉咙,勉强摸到了如刚咽下的青苹果般的凸起喉结。但无论他如何开口,就是无法发出声音。皮肤下没有任何震动,像是天生就没有声带。


  他没有慌乱,下床以后伴随着脚链叮当的响声,房间里没有镜子,立香找到了一碗干净的水。水面倒映着一个黑发蓝眼的男孩子,但是面容没有历经过战斗的坚韧,皮肤过于苍白,头发也如黑缎子一般太过光滑柔软。


  那是一张和自己分明一模一样,却又大不相同的脸。


  这时候房门开了,进来一位巫女。似乎是来给奴隶送食物的。


  食物很简单,一些清水和一些肉类。巫女看着不能言语身带残疾的少年,眼中出现一些怜悯:“……若是你再不能得到王的垂帘,你就要被送走了。那位王很任性,乌鲁克的王宫中只收藏珍宝。你的异邦人长相为你加分,可你天生残疾,也无可奈何。”


  立香:“……”少年看着她心想,哦吼,这里乌鲁克。他有关系户啊。


  所以,他是来到乌鲁克特异点了么?


  巫女:“如果有一天你不得宠爱离开皇宫,我也会找巫女给你介绍一份工作,不用担心生计就是了。你是人贩子从底格里斯河里意外捞出的人,没有户籍,所以工作会比较辛苦,要有心理准备。你还小,未来路还很长。”


  立香点了点头,勉强表达了谢意。


  巫女放下食物就走了。立香哪都不能去,干脆躺在床上休息。


  他有睡眠障碍,怎么都睡不着。还没成为御主前,小时候的经历对他影响很大,特别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立香起身,找到床脚,抱起膝盖埋住头,蜷缩成一团。


  良久,房间里才响起男孩极其微弱的呼吸声,像只失去庇护的奶猫。


  要说这位御主,并不是天才,也不是什么强者。但是令人一直惊叹的,是他面对危险的淡漠程度以及对凶险情况的接受能力,这已经算的上是勇敢了。饶是如此被囚禁的陌生境地,藤丸立香也没有片刻慌乱,照样吃饱喝足睡得香。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只手猛然抬起他的下巴,把他的头从膝盖上拽起。


  猛然被惊醒的立香看到面前的人,脑子当机了一瞬,想惊叫,却发不出声。


  金发的男人赤裸着上身,乌鲁克特殊的红色纹身在其结实的身体肌肉上宛如战纹。神代的王眼中毫无温情,双眼像是冰凉的红宝石,看着立香的眼睛宛如在看一只即食的羔羊。


  ——王!


  吉尔伽美什看着少年迷糊没睡醒的脸,居高零下嘲笑道:“怎么?今天不想方设法的讨好我了?小杂种。或许你跪下来求饶,我还能宽恕你怠慢之罪。”


  太好了……立香松了一口气。这果然是他熟悉的那个人。



  3


  立香是被奴隶主在底格里斯河岸拍卖的货物。


  当时那卑劣的大胡子男人扯着一条锁链,大声在市集上喧哗兜售:“走一走看一看!今天新到的货物!从未见过的异邦人种!各位老爷夫人停下来看一看。”


  当时王巡视乌鲁克,恰巧经过。隔得老远就听见了奴隶主的吆喝。


  “这是世上罕见的珍宝啊!”奴隶主的一句话让王微微侧目,“诸位看看!这如牛奶一般仿佛从没经过风沙吹打的皮肤,柔软乌黑如丝绸一般的头发,根本没见过的柔和五官,还有这双如同蓝天一般干净的眼睛……这无疑是上等的货色,光是仅供享乐,就足够奢侈!”


  吉尔伽美什从来不买奴隶,他是天下共主,所有的人和财宝都是他的。只不过,在看到那个少年的时候,眼神还是微微停驻了。


  正如人贩子所说,那的确是个很好看的孩子。很符合他胃口,只不过,那是一个男孩。


  人贩子还在说:“虽然他略有缺陷,无法说话。在欢好中确实会缺少一些乐趣,但是无论如何折磨都不会发声,他是上好的调教品。”


  百分之八十的人买奴隶是为了满足欲望。吉尔伽美什本没有兴趣,正要移开目光,就看那个孩子抬起头,无声的朝他那里看了一眼。


  吉尔伽美什罕见的愣住了。


  碧蓝的瞳仁和鲜红的眼眸交接,像是天空和红海的碰撞。吉尔伽美什被迷住了,像是看到了不得了的漂亮宝石。很快,少年又把头低下去了,但方才的一瞬,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勾引了。


  一小袋巫女银币,王让西杜丽巫女长把人买回了家。


  可在那之后,任性的王又像是腻味了,连看都不愿意看廉价的小奴隶一眼,更别说肌肤相亲了。


  直到今晚。


  英雄王享用了早春的清泉与葡萄酿成的美酒,微醺之时返回寝宫路过小奴隶的居所,却看到里面一片漆黑。


  往日里,这个房间总是会不知浪费的点着油灯,似乎在等待宠幸。少年原本远远看还耀眼澄澈的眼睛,在油灯下总是黯淡无神。


  吉尔伽美什今天却无意识的走了进去,黑暗中,视线良好的看到床脚有一个人蜷缩着安睡,像是一个小小的蘑菇。


  又孤单又坚强,看上去又有点小小的可怜。


  立香被惊醒以后,看着英雄王,仿佛小鸡找到了母鸡。他想要抱抱自己的从者,然而金发的男人眼里却没多少感情。


  手中的少年还是个孩子,骨骼都没发育完全,像是羽翼还未丰满的雏鹰。过于瘦削的身材没有什么肉,但是却白的可怕,像是专门为留下什么印记而生的。被掐住下巴。少年抬起脖子,在男人面前被迫暴露出纤细的锁骨和青涩的喉结。


  月光朦胧撒进室内,收到逼迫的少年,一双蓝色眼睛像是流光水银的苍蓝宝石,看着自己的目光依旧满是憧憬和信赖,像是全心全意的依赖着自己。


  这个小奴隶,今晚似乎不一样了……?


  王心中像是被挠了一把,细密的发痒。片刻后,他笑出了声:“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是今天你可能要成功了,小杂修。”

  藤丸立香:“?”


  立香伸出双手,把男人掐在自己脸上的手背覆盖住,笑了一下。


  ——虽然不知道您在干啥,但是觉得您今晚真的很帅;找到办法就一起回迦勒底吧。我想打游戏了,还有个没通关呢。


 吉尔伽美什成功接收到了少年渴望(游戏)的眼神,轻蔑一笑。盯着男孩子的唇看了一眼,抓着立香的下巴突然吻了上去。




评论 ( 6 )
热度 ( 352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