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潜龙在野11

11


  上古时期,水神共工怒触不周山。天下大乱,洪水泛滥。后来女娲补天,折神鳖之足撑四极,平洪水杀猛兽,人类才始得以安居。


  水神灭亡以后,魂魄融入水灵,化为精怪。振滔洪水,以薄空桑。龙神族不得已分化四部,几千年来以神力镇压东西南北四海。


  叶修刚杀了一只引发洪水的精怪,修为散了不少,正是灵力空虚龙身虚弱的时候,不想被一个奇怪地人类捡了便宜,真是可悲可泣。


  想到自己百年前,也曾在异国他乡流浪过。那里的水缺乏故土的气息,有一个混血的男人,格格不入的走在世间,接受着他人异样的目光,眼神和气质里满满都是渴望同类的孤独。


  叶修想到远方的雨水和乌云,想到那个已经转生的凡人,转头抬眼间,已是周泽楷那张英俊鲜活的活人面容。


  那一刻,少帅和局长的两张脸突然重叠在一起了。叶修心下恍然,听见自己问:“方才在江面上发生的一切,你都看到了?”


  周泽楷:“嗯。”


  叶修不说话了。


  周泽楷问:“要灭口么?”


  叶修哭笑不得:“你看到就看到了,又没有什么干系。我杀你做什么?”


  看来这是一位讲道理的神。周泽楷想。他牵着马慢慢走,他的副官已经安置了难民,钱塘江岸不再发洪水,这里已经不危险了,虽然后续还有很多安抚工作,但是这里暂时不需要他亲自看着。


  周泽楷:“那个,洪水,是什么?”


  叶修全身脱力,觉得自己要过段时间才能恢复全部灵力:“共工氏。水神残魂后裔。魃至旱,共工雨。这些都是厉害极了的家伙。”


  周泽楷不再问了,只环抱着他骑马,既像是在保护他,又像是在怕他跑掉。


  叶修感觉到了:“你带我去哪?”


  周泽楷:“我家。”


  叶修疑惑:“你家?”龙族对家的概念没那么强,他们一出生就是神,有各自居住的仙所行宫。那些地方只是停留舒适的居所,并不是什么家的存在。

 

 周泽楷答非所问:“饿么?”


  叶修摇头:“我无需进食。你既然已目睹我为何方神圣,就无须再用凡人的习性来推及我。”


  周泽楷接着问:“冷么?”


  叶修冷漠的目光没什么波动:“不。你若是无话可说,闭嘴就是了。”


  他说话虽然不好听,但其实没有敌意,也没有排斥。只是在不通人情的拒绝别人的关心,情理之中的没有什么人类感情。那是一种高高在上冷漠,虽然同乘一骑,但是龙王并没有把别人放在眼里。


  骑马经过闹市,沿途百姓似乎都认识周泽楷是谁,纷纷停下手中的事情为其让出一条道来。尊敬的称他为少帅。


  路过一个卖衣服的小摊,周泽楷下马了,他牵着马绳,在小摊贩慌忙不迭的奉承中,仔细挑了一条干燥柔软的红色斗篷,抬手递给叶修。


  叶修声音清冷告诉他:“我已说过不冷,你别再多此一举了。”


  周泽楷还是维持着动作:“我知道。”


  叶修坐在马上垂眸俯视:“那你这是在干什么?”


  周泽楷将斗篷扬成一片风色,准确的披在叶修肩上。他伸出手,为他把绳子系好。这才道:“因为,你穿红好看。”


  叶修:“……”


  ?

  周泽楷重新上马,把他圈在怀中。明明他也浑身湿透,但是触及叶修身上鲜红干燥的斗篷,像是浑身都温暖了起来。他呼吸了一下叶修后颈的气息,感觉像是贴近了一块染着金风晨露的稀世宝玉。君子如玉,既不会变化温度,又矜贵到无价比拟。


  他怀中圈着的这位,大概是天下最难寻的宝物了。


  叶修被他抱着,丝毫不差他人心动,只无情地问:“凡人都像你这样多管闲事么?明明毫无瓜葛的事情,硬要扯在一起。明明尔等生命短的譬如朝露,却还总是把心思浪费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周泽楷听他说完,反驳:“我不多管闲事。”


  叶修用手指捻起斗篷一角:“你这还不叫多管闲事?”


“你,不是闲事。”周泽楷轻轻地说,“心思花给你,不是浪费。”


  叶修:“……”


  ?


  人真是一种很难懂得生物,龙王理解不来。一举一动都看不懂,讲的话也没头没尾毫无道理。


  十九世纪末的华夏还在新思想文化萌芽阶段。曾经在庚子年遭遇过重创的土地如今残破不堪,在内部动荡和外部打压中,艰难成长。


  而欧洲,在十六世纪宗教改革以后,就奠定了自由的思想。十九世纪的欧洲,从意大利到英国,都是一派蓬勃发展的样子。


  凡人自有天命。神明无处不在,去过大雨的翡冷翠见过那里的风景,也降落在钱塘江的江畔。他们各司其职,却无法涉及凡人群体的命运。


  叶修沉吟:“你叫周楷?”


  周泽楷纠正:“泽。”


  叶修:“周泽?”


  “……”你就不能往全了喊。周泽楷点头,“你喜欢,就好。”


  叶修好笑:“我才不喜欢。”


  周泽楷沉默了一秒:“你,叫什么?”


  “吾名叶修。”龙王很随意的阐述事实,“但此为神名,若不想遭天谴,最好不要直呼。”


  周泽楷很听话:“叶先生。你好。”


  叶修对这个称呼表示有些新奇,他还是第一次听,品味了一下凡人对于问候多样性,也学着说:“小周先生。你好?”


  周泽楷眼里有了一些笑意,没忍住,笑了一声。


  叶修无法理解这小伙子为什么傻乐,问:“你在开心什么?” 


  周泽楷带着他回家,远远地看见自家宅子的大门,心里安定下来:“听你和我说话,就很开心。”




评论 ( 9 )
热度 ( 268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