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

哈哈哈!

【周叶】潜龙在野 17

17


  夜间的周泽楷随便吃了几口饭,叶修手里捧着杯热茶,不喝就只是暖手,眼神一直盯着他看。


  周泽楷给自己添了点汤,喝了一口说:“我会害羞。”


  叶修:“嗯?”


  周泽楷移开眼,似乎脸上真的有些不好意思:“……别看了。”


  叶修突然心里有些促狭。他伸出手掐了一下周泽楷的凡人脸皮:“看你是给你面子,你以为随便拉个凡人过来就配我横加青眼的?”


  周泽楷猛不丁被掐了一下,脸上有些疼。他喝了一口汤,没咽下去反而鼓起了一小块脸皮,英俊的少帅立刻看起来有点像是只仓鼠。


  叶修被看笑了,拿起金丝楠木的筷子,此生头一次的替人夹了块鱼片,放进周泽楷碗里。


  但周泽楷盯着那鱼看了一会儿……他不爱吃鱼。


  周少帅小时候有一次吃了厨房没有治理干净的鱼,上吐下泻。此后只要一尝到鱼腥味就有些反胃感。本来厨房是从不给他上鱼肉菜的,但他叮嘱下人,今后只要叶先生在一起用饭,就无论什么都做一些。


  他想,不管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长得。无论是什么都放在他眼前,也许哪天叶修看了新奇,会愿意试着尝上一些。


  这时候大厅里来了个当值的兵,穿着军服,看上去是周少帅的下属。看到叶先生在,那下属不好说什么,只说有些要紧的事情从周泽楷他爹周大帅那边发了过来,要少帅着急去处理。


  周泽楷点点头,把碗里的东西包括那片鱼干干净净吃完了。冲着叶修眨了一下眼睛表示歉意,叶修点点头表示理解,就看着这小伙子起身离开了。


  周泽楷人高腿长,几步就走得老远。叶修用筷子拨了一下菜,也放下手,突然抬头看向外面的天色,皱起眉来似乎有些凝重。


  周泽楷回了书房,接过手下递过来的加密文件。


  东南这边省会太大,又是自古繁盛之地。如今四处军阀都各自为地方霸主,旗下又有无数官职和统领士兵。若要管的顺顺服服,上下一心,当然是没那么容易。


  信函主要告诉了一件事情——南方烟瘴之地,有人故意用这次钱塘大水做文章,说是上位的官府治理不足,没有做好防范,才引发了各种天灾人祸。

 

  许多流离失所的百姓听信了这些流言,把怨念发泄到了东南省这边的首长大帅头上。再加上各种不服气周家一方独大的外来势力暗中帮助,反抗军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周泽楷把信函看完,直接说:“我亲自去。”


  他的手下愣了一下:“少帅您说什么?要去哪儿?”


  “前线,镇乱。”周泽楷把那封信封好,提起笔写信回复自己亲爹,告知他放心便是。


  信写好以后,直接交给手下去送出。随后,执行力行动力一流的青年,立刻开始着手安排一应兵力和打压安抚政策。


  写信的时候,他感觉到桌子前有了个黑影。抬头一看,叶修盯着他案几上的纸,脸上没什么表情。


  周泽楷:“叶先生?”


  叶修似乎早已经看透他所忙之事的前因后果,被他叫了一下,声音平静的说:“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你大可以告诉天下,你家有真龙。这样没有人会不服你,也没有人敢反你。”


  这是实话,那些南蛮之地大多都是没有见识的刁民。如果能见到真龙显灵,必然服服帖帖,省去很多事情。


  周泽楷写完了一张军令,他的字很好看,铁画银钩,在军令的最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盖上了章。


  “叶先生。”周泽楷一边思考作战的细节,一边回复他,“哪会有男人……拿自己妻子作势的?”


  叶修脸上淡漠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一下。他没谈过情爱之事,对于这种直接的说法有些不知道如何反应。


  恍惚了片刻,他不自在地换了个话题:“其实你可以不用一直叫我叶先生的。之前在河边……你不是叫的挺直接的。我宽恕你无罪,以后对我不用尊称就是了。”


  周泽楷抬头看了他一眼:“那……叶叶?”


  叶修:“……”


  这天收的混蛋到底要做什么!


  周泽楷翻过一张纸,把一丝笑意偷偷藏起来:“你,脸红了。”


  龙王爷脸红,真的是天上下红雨,今天头一遭。


  叶龙王矢口否认:“我没有。”


  周泽楷:“有。”


  叶修立刻报复回去,声音柔软:“我没有,楷楷。”


  周泽楷:“……”


  叶修:“你脸红了。”


  周泽楷低眉顺眼:“没有。”


  叶修笑了,移开眼睛转了一圈。只觉得似乎从没有这么开心果。随后他想起自己这趟应该是要说正事,随即收敛了笑容:“你要出去多久?”


  周泽楷:“……少则十日。”


  那多就到数月了。叶修心里有数,于是点头道:“你不在的时候我也要出门一趟,家中有事,我就去几日。回来以后,我在家等你。”


  这句“我在家等你”每一个字都撞进了人家的心坎儿里,周泽楷手里拿着一张信纸,动作停在那里迟迟没有翻过去。


  许久之后,少帅温柔的笑了,似乎心情极好:“好。一言为定。”


  ……

  周泽楷第二天清早就从家中离开了,前线紧急,容不得他多耽搁。


  再他走了不久以后,叶修坐在房间里破天荒喝空了一杯清茶。不进油盐的神明对于有味道的水露不是很适应,只是在心里记住这是周泽楷家里的味道。这样无论龙行千里走了多远,都可以记得如何回来。


  他从院子里走出去,一身长衫变为金线滚边碧色衣袍。龙角在头上长出来,身后化为碧鳞龙尾。


  行走之间云雾缭绕,仙气逡巡。隐约有腾云驾雾之势。


  而院子里此时也蓦然间出现了一位不得了的人。那人穿着比叶修更加整齐得体华贵的衣衫,头顶的龙角身后的龙尾看上去也更加整洁,透着一股子自律的味道。


  那居然也是一位龙神,在梨花树下的簌簌落花里,一片也不沾身。仿佛是有无形的微风吹走了尘土和落英。龙神转过头来,是一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清秀面孔。


  叶修:“哟,你居然还来接我啊。”


  叶秋瞪着眼睛,棕黑色的眼睛隐约有金丝流动:“混蛋哥哥!你可算找死我了!”



评论 ( 12 )
热度 ( 265 )

© 陈情 | Powered by LOFTER